劉翔退出比賽了。

這個遺憾,相信對十三億中國人來說,即使這次奧運可以拿下超過四十面金牌,都無法接受少了劉翔這一面的事實。

出於一種預感,在奧運賽前我一直擔心,劉翔這次有可能在自己家門口摔一跤。我預感的來源不在於劉翔的技不如人,而是大家給他的壓力太大,大到那塊他常常在刷新紀錄,露出陽光男孩笑容時披在肩上的五星旗,上面有四個隱形的字:「家國天下」,壓得他透不過氣。甚至在賽前傳出有人警告劉翔,如果沒有奪金,過去的紀錄,一筆勾銷。

中國人輸了一個世紀,好不容易有一些露芽的絕活,就把它提到和長城、黃河一樣的高度,上了就捧上雲端,輸了就千夫所指。這種家國大任讓選手們長期處在自我迷失的境地,分不清比賽是實踐自我,還是取悅民族情緒。

劉翔在最後關頭懂得能捨,這一關不容易過。

另外一邊,前第一家庭涉入的瑞士洗錢案越滾越大。我特地調出二○○四年總統大選前《商業周刊》專訪吳淑珍的文章。在訪談中,吳淑珍說,第一家庭的錢都是她管的,陳水扁討厭管錢,這也與外界的印象沒有太大出入。只不過,管錢和第一家庭疑似洗錢,這一字之差,真的差很多。

她形容他的老公「沒什麼情趣、沒育樂、沒私生活,」吃得也很簡單,聽起來是淡泊雲煙,但是前後涉入的密帳風波,涉案金額卻是幾輩子簡單過生活都花不完的數字。是什麼樣的心理轉折,讓一個個原本在民主運動上懷抱理想的人,在金錢這一關會過不去?

也許是看多了上台、下台,一直在思考下台的背影該如何,每個人要累積多少智慧,才能在一關一關的誘惑前一本初衷。

我想起一部電影「大河戀」,其中有一個鏡頭,主角釣到了這一生最大的一條魚,但是魚的拉扯加上激流的力量,把他扯進河裡面。這時候他該怎麼做,放棄?繼續搏鬥下去,把魚抓上來?他選擇了後者,這條魚上岸了,最後成為他的經典之作。但是之後,在一次和一些賭徒的博弈中,越陷越深,最後他卻把性命賠進去了。前面和魚搏鬥他展現了鬥志,而在賭桌上的貪婪卻又讓他無法全身而退。

很多事最難是難在恰到好處。劉翔該負傷應戰嗎,為了最後一面獎牌?還是他早就應該退出,而不是等到腳傷出現椎心之痛。第一家庭的財富,是不是也該有一個最適規模,而不是漫無止境?

背影是留在記憶裡的,最後一幕是什麼姿勢,都讓人印象深刻。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083期 2008-08-21

認清自己,機會就來

你還相信夠專業,就能遠離失業潮? 職場的競爭力,正在被重新改寫!只有專業力還不夠, 戰勝大環境,你需要終生被雇用的「就業力」。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