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大陸企業家的發跡,我們常會使用到「第一桶金」形容,望文生義,指的早期賺到的錢。這句話其實有更隱晦的涵義,因為大陸不是很法治,許多人的第一桶金怎麼來的,充滿爭議,黑的錢、白的錢,說不清楚。上次,與駐上海的副總編輯張毅君聊起此事時,他以「街頭戰法」形容這批大陸企業家。

我對這個形容詞很感興趣,腦袋中立刻浮現一個人:《商業周刊》過去報導過的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他主張學歷無用,他自己與兒子都是要在街頭真槍實彈中拿本事。

所以他對於灰色邊緣,比一般人靈活、敏感,沒有太多框架。聽蔡衍明講話,草根味十足,不難理解他的價值觀。

不過,如果大前研一也有類似的觀點,就更讓人覺得有趣。你可能不知道,這位管理學大師之前是很不愛念書的,他的母親不知道落了多少眼淚,跟獨子說:「求求你上學去吧!」這種情節,很像許多流氓小時候的忤逆。因為曠課太多,他的高中畢業證書還差點拿不到,也曾經被父親趕出門睡狗屋。他認為「學校是最糟的學習機構!」從來,他都不想在標準答案中學習知識。

天生反骨的他連畢業後到進入企業工作,都還不改,罵發薪水給他的公司是一所監獄。「好像沒有人知道怎麼用腦和提高效率。」他寫信給姊姊抱怨:「日立是個故步自封的公司,霸占著四百五十個博士當員工,卻一點創新都沒有。除了說它是個老朽組織外,我實在也想不出其他適合的形容詞來了。」離職後,進入麥肯錫擔任顧問後,在不斷追根究柢的企業診斷中,找到人生的熱情。

擁有博士學位,思想卻有著小太保叛逆的大前研一,與現在堪稱世界米果大王的蔡衍明,他們的成長故事呼應美國著名心理學家史坦伯格(Robert J. Sternberg),提到人類智能之一:實用性智能(針對不同環境情勢,加以適應、塑造、選擇的直覺式決策,用以解決問題),這常指我們所說的街頭智慧(Street Smart),與學院派的「書本智慧」,剛好相反。

中國人幾千年來重視讀書、教育,街頭智慧一向難登大雅之堂。這期封面故事,我們以此為題,倒不是一面倒的鼓吹,而是開一扇窗,讓框框內的人看看不同人生路徑。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064期 2008-04-10

街頭戰法

大前研一不愛上學,他說「學校是最糟的學習機構」曠課太多,畢業證書是媽媽求來的;進大公司還罵「這是監獄」但在體制外尋求解答,成為今日管理大師。他說:你要為「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找答案!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