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趟去香港,我訪完Google CEO後,接著專訪利豐集團第三代掌門人馮國經、馮國綸兄弟。中間有一天空檔,窩在飯店讀《百年利豐》一書,愛不釋手。

這是一家百年公司的蛻變史,也是一個大時代的縮影。從清末、兩次世界大戰,廣州商人馮氏家族遷移到香港,求生存、扎根、勝利。廣東暨南大學經濟學院院長馮邦彥執筆下,雖不脫學術味,文字嚴肅,但理性中有血肉與智慧,不羶腥。

他探討利豐百年之道,也談數次危機,包括姪子政變、創始股東反目、股權集中後的親人成陌路。甚至,高薪挖角的專業經理人反過來告馮國經,馮家輸了官司,也都揭露於企業成長史。

我看到後很吃驚,為什麼這家族肯讓「家醜」外揚?馮先生回答我,作者獨立寫作,他們無法干預。我倒不只是如此看,研究素材既然由企業提供,因此,多半的被撰寫企業會高度干涉執筆。所以,千篇一律的歌功頌德,揚善隱惡。自然的,讀者的存信度也打折。

從小處,我看到百年家族的開放心態。

他們不忌諱家醜外揚,也不擔心核心能耐公開,不但讓哈佛管理學院一次次公開教案,最近,更與華頓商學院教授合作出書《在平的世界中競爭》。

我納悶,哪們子的生意人?馮國經答得很自信:「如果我們的競爭力是『別人知道我們的秘密,我們就糟了!』我們的競爭力就不是太強,應該是有一個非常健全的系統,就算透明化也無所謂。」當你聽到這段話後,也不訝異,他們會把投資網路事業失敗的慘痛也給哈佛研究。

那天傍晚,錦勳、郁怡從台北飛來香港會合,我們在小旅館中挑燈夜戰,最後確認隔天的採訪大綱,直到深夜兩點。在極為緊湊的行程中,這次封面故事的主掌鏡者文財也跟著埋首於《百年利豐》,列出想要翻拍歷史照片的清單。

從一開始,採訪小組就在探索一個答案:「為什麼利豐能百年?」在第二天的訪問,我們聽到答案:「我的爺爺那一代是這樣,我爸爸的那一代也是這樣,我們現代也是這樣,希望我們下一代也是這樣,ability to adapt to change and accept change(順應變化、擁抱變革)。」從香港回來已多日,但我仍時時想起這句話。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063期 2008-04-03

香港利豐集團百年傳奇

中國第一支原子筆,是它命名;沒有一家工廠,全世界卻有200萬人為它工作;每筆生意利潤只有3.3%,股東卻享有比鴻海還高的報酬率;它是香港利豐集團,全球最大的民生消費品貿易商。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