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美國馬里蘭州有一特殊的幼稚園、小學發生入學名額一位難求,家長必須排隊等候抽籤,甚至舉家遷入該學區。如果家中已經擠進一個名額,第二個抽到的還必須讓出來。這現象台北人很熟悉,很像台北家長要擠入薇閣、康橋等雙語學校的景況。不同的是,美國家長想搶入的是有中文沉浸式教學的學校。

全球中文熱不是新聞,這次我們關注於,美國如何由國防部五角大廈啟動這場語文革命。偶然間,《Smart智富》月刊雜誌總編輯朱紀中得知這場變革的參與者——美國維吉尼亞大學東亞系講師曾妙芬,來自台灣、當年以第一名成績畢業於師大英語系,而今著手規畫美國AP中文(Advanced Placement Chinese Program)課程大綱、教學法。全美一百六十四所高中的中文課程都是依照她與十五人小組所做出的規畫。

從這個線頭,《商業周刊》編輯部雙管齊下,經研室循線研究由國防部主導的「國家安全語言計畫」內容,資深撰述吳錦勳與攝影張家毓則飛往美國東岸與西岸,深入第一現場採訪。

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預估,二○一○年全球將有一億個外國人學中文。這數字的畫面化,我們可由《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想像:「到二○四○年,在世界各地召開的各類科學會議上就可以聽到中文,而美國國內音樂排行榜上的中文歌曲也比比皆是。」

學了多年的英文,中文時代終於來臨,這是很讓人振奮的。

澳洲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是西方有史以來第一位能說流利中文的國家領導人。當大陸中央電視台訪問他時,畫面有趣;主播用英語發問,他反而用道地的中文侃侃而談。他修古代漢語、中國哲學,三個孩子都能說漢語,女兒甚至嫁給香港人。

全球中文熱,衍生出經濟、政治、社會、教育廣泛問題。在這變局中,能聽、說、寫中文的我們似乎離機會很近,但又有些矛盾。

我有一位在舊金山開中文補習學校的朋友,中文系畢業的她說,早年在舊金山學中文,都是台灣人的子女,現在大陸人多了,白人也多了。生意雖然多了,只是,有些客人對她未帶捲舌音的國語有些遲疑。逐漸的,她只好隱身幕後,試圖淡化這是台灣人開設的中文學校色彩。 聽完她的話,我五味雜陳。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057期 2008-02-21

全球小菁英拚中文

美國國防部聯手百大名校,正發動一場教育革命,催生半世紀來最大語言教育計畫,中文,已進入美國教育主流系統。當全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對上未來世界最大的市場,學中文,成為全球白領父母最有遠見的教育投資。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