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清早,當我從報紙頭條看到創投教父柯文昌被收押的新聞後,心頭為之一震:又一位教父鋃鐺入獄!一個小時後,商周編輯部召開臨時會議,同仁各陳己見。會議討論的重點圍繞在:檢方雷厲風行的掃蕩內線交易,分寸如何拿捏?柯文昌的錯與貪有多大?企業界的心聲……。

經濟犯罪與一般偷搶殺人等罪行,最大不同是:警戒線模糊。「紅線在哪裡?」是企業主共同的徬徨。而內線交易罪又比掏空罪,分際更模糊。內線交易是利用資訊不對稱牟利,用的是自己的錢;而掏空是拿別人的錢來玩。兩者相較,雖然掏空更可惡,但是諸多罪證在海外,證據取得更不易,也難辦。不過,兩者而今在台灣的被對待,似無很大的差別。

資深撰述曠文琪剛完成上期封面故事,臨危受命執筆這篇報導。

眾所矚目的聯電和艦案週五一審宣判,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等三人被判無罪(詳本期另文)。曹興誠、柯文昌等最近陷入泥淖的企業家們,他們內心各有看待事務的一把尺。如今這把尺在衝撞法律,輿論、檢察官、他們內心各有不同解讀。我無權置喙。

去年在包含蘋果電腦等許多矽谷企業,因為股票選擇權回溯日被調查,而焦頭爛額時,當時,巴菲特先生發給高階主管一份備忘錄,振聾發聵。這封信後來被《富比世》雜誌專文談及。

信的一開始,他就說:

在商業世界中,最危險的五個字叫做:別人都是這麼做。(The five most dangerous words in business may be“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巴菲特要員工謹記這五個字,永遠以更高的道德標準要求自己,法律只是一個開始。“Let's start with what is legal, but always go on to what we would feel comfortable about being printed on the front page of our local paper, and never proceed forward simply on the basis of the fact that other people are doing it. ”

最後,他說,企業文化勝過於一條條的規範,它決定一個組織的體現。

看這封信時,我想起今年初夏到印度訪問Infosys創辦人穆爾蒂。他是《商業周刊》六月份的客座總編輯。

當他成立這家公司時,他問自己要經營一家什麼公司?「營收最高?最賺錢?還是市值最高的公司?最後,我決定,我們要變成最受尊敬的公司。」因此,當公司還很小,一無所有時,他們就用最嚴格的標準自我要求。他認為,贏得尊敬,就贏得一切。

商人賺錢是本分,但穆爾蒂以更高標準自律,樹立企業家的全球典範,重新詮釋一個商人的影響力。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041期 2007-11-01

關鍵一擊

一個專利,讓企業付出20億元的代價!可以卡住競爭對手20年,也能讓自己獲利頓失9成,專利的力量,不容小覷!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