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跟一個十六歲的男孩說話。

今年夏天,他說,他想去學街舞。我露出狐疑的眼神,因為他的頭髮留得有些龐克,他並不愛讀書。我不知道,學了街舞之後,他會因為接觸到什麼樣的人,有何改變,而且會更晚回家。我不知道,放縱與發現自我的疆界在哪裡。

我想跟一個四十八歲的男人說話。

他做了二十多年的業務,今年秋天,他想做自己,回到文學的創作與公益活動。聽了之後,我也有些惶恐,因為這與台灣社會對男人的期待有落差。但,我知道,他有一支比我更敏銳的筆。

我是如此怯懦的母親與妻子,我是。走在傳統的軌道,評論週遭。從這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十個帶種小子的故事,我看到自己的怯懦。

報導中,有一位帶種小子鄧兆旻,是我去年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媒體實驗室認識的學生。他,建中、台大電機系畢業、如今更取得MIT環境智慧碩士學位,非常傑出而聰明,永遠是第一名,也就理所當然的就讀分數最高的科系。他有能力讀,並不等於他有興趣讀。那天下午,我到波士頓拜訪MIT媒體實驗室的代主任,碰到這位台灣來的領獎學金的學生。他說出,將到日本學設計的探險。我甚為驚訝他的膽識。他只要願意回國,就能夠躋身科技新貴之列,坐擁高薪。但是,他不盲從。何其不易。

一個手中握有鑽石的人,如果他不需要、不喜歡,鑽石之於他不過是一塊石頭。

鑽石的價值,在於主人。

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由吳錦勳策畫,在他與聯合採訪團隊的筆下,我特別對兩位「降級」者,很有感觸。一位是十九歲的大二女生李盈瑩,誠實的看到自己對於當廚子的熱情,放棄大學殿堂的文憑,跑去讀餐飲高職。另一位是台北大學合作經濟系的畢業生黃建勳,為了環遊世界的夢想,偷偷去台北海洋技術學院,學習跑船。你可以想像,留級對一般人而言,已經是很大的難堪,他們兩位勇於突破外界的眼光,探索自己。

今天的廚師、船員、電玩小子,不一定再是我們的傳統認知。然而,我們的怯懦與框架,還是很大。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1032期 2007-08-30

夠膽才會贏

最新調查:大學學歷年薪連續6年衰退,擁一技之長的職校生,年薪卻逆勢上揚!

台灣冒出一群「甩開文憑,放膽做自己」的新星,稱之「帶種小子」。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