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商業周刊》的兩個重點題目:「黑金新絲路」與專訪威盛總經理陳文琦,不謀而合的都在探討:遠見。稍有差異的是,前者屬於國家格局,後者屬於公司層次。

「黑金新絲路」這是二十一世紀以油元滾出來的新商道。二千一百年前的絲路,源頭在中國,運送的是絲綢,交通工具是駱駝;新絲路的源頭在中東——波灣六國,一架架噴射飛機取代了駱駝商隊,資金與人才技術的交流。

連續兩期的《商業周刊》都以中東為題材,探討油元(阿拉伯國家賣石油賺的美元)勢力的興起。

沙漠中一群騎駱駝的遊牧民族,如何在石油致富後,布局下一步?全世界的油藏量預計四十五年後會用罄,老本用光後的日子,他們繼續回到沙漠,當遊牧民族嗎?還是,能在這之前,運用龐大的油元力量投資自己與未來?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杜拜,因為油藏量相對少,也最早有危機意識,掀起內部改革。也是目前海灣六國中,成效最卓著者,七星級的帆船飯店就是改革的地標。

未有遠慮者,必有老本用罄之日。海灣六國的覺醒,油元勢力的興起與影響,是亞洲所有國家的一堂課。

然而,遠見必須用腳實踐。

威盛陳文琦過去的視野是被肯定,顯然這是不夠的。這些年,威盛從股王跌下,市值縮水二千二百億後,他省思到做為一個有遠見者的盲點。陳文琦在接受《商業周刊》專訪中剖析過去的自己:「當我看到一的時候,同時看到十的目標,接著就會想,衝一下就會過去了。」結果沒意識到,公司扎根不深的問題,有願景卻無執行力。因此,產生研發產品線拉太廣,資源無法集中的問題。股價由高峰的六百二十九元,下跌到最近的三十一元。

經過這些年,他說:「我現在才學會從一到十,要先耐心的數完二、三、四、五、六……。」這麼聰明的人,花這麼些年,才悟出這件事的智慧。不容易,值得喝采。

國家與公司的領導者,都須遠見,都須準備未來,但這件事絕對比想像中困難。有遠見而無執行力,不算遠見,不過是一隻驕傲的公雞。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997期 2006-12-28

黑金新絲路

掌握全球40%石油的海灣六國,牽動未來亞洲經濟成長的趨勢。81兆元商機正在滾動,你不能不知道…

當全世界都往中國擠,卻有10萬大陸人跑來中東淘金,一群台灣人更樂於在當地開賓士請幫傭。在中東工作,免所得稅、實賺實拿,儼然成為白領新樂園,這裡,不缺資金,只求人才與技術,你敢來嗎?

亞洲人的淘金新天堂,一個比金磚四國還大的資金力量。《商業周刊》帶您找出台商最適合切入的4大領域,獨家專訪石油界的「葛林斯班」,暢談油元新趨勢 …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