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前的秋天,《商業周刊》一組採訪隊伍,包括我,到洛陽採訪。那次,是由西安轉往洛陽,兩個城市的落差很大,我對洛陽失望極了,沒有西安古都的恢弘景觀,也沒有現代大城市的摩登。無法遙想,武則天當年在洛陽看牡丹的盛況。

但是,對於當地的台商倒是印象深刻。其一,當時的洛陽頭號外商亞世集團創辦人鄭周敏;其二,就是這期封面故事主角——東裕電器董事長王任生。

我沒碰到鄭周敏,訪問的是他常駐洛陽的七子鄭松林。那時候,鄭周敏是世界級的華商富豪,當他要在洛陽蓋華中第一大的五星級飯店時,當然備受官員禮遇。鄭家重排場,動土典禮冠蓋雲集不說,平日還買了一部加長型凱迪拉克招呼貴賓,車號七七七七七。

我去的時候,飯店開始整地,但蓋不成的傳言不歇,因為工程中斷,雜草叢生。後來,傳言還是成真。現在,由王永慶接手。

另一位,則是王任生。我在洛陽時,沒遇見他,當時安排我們採訪事宜的副總經理李中新現在仍在。翻出當年老照片,我想起,走入所謂的全球聖誕燈串大廠的現場畫面,很簡陋,藍白相間的大棚布,就像台灣家庭型工廠的組裝線。我無法聯想,這就是「世界第一」。

沒見到董事長,我有些失望。不過,報導刊出後,他打了一通電話給我,約了吃飯,地點在力霸飯店。他請我吃飯是要表達一件事,但見面時,他沒直說,掏出名片給我。我一看,驚呼了一聲,我的報導誤植了他的名字。我犯了一個最不該犯的錯誤,到現在,教授新進記者採訪課時,這個案仍是我常拿出來檢討之例。

另一方面,我也對這位企業家,點出別人錯誤的藝術,留下印象。

闊別多年,最近,《商業周刊》資深記者呂國禎提起王任生如今的事業規模,我很驚訝,他發展得這麼好,也很開心見證一個台灣中小企業的轉型。當年在洛陽,我有預感,鄭周敏的大飯店支票會跳票,果然如此。但我可沒想到,王任生真會深耕內地,一躍為「河南王」。

這次報導,國禎的採訪行腳從台北,飛到他深圳的工廠,再轉到鄭州與洛陽。久違十三年,《商業周刊》兩組採訪人馬見證一位企業家的奔騰。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970期 2006-06-22

烽火大亨

13歲,一場戰亂,他從地主之子變乞丐, 38歲,機會來臨,他自立門戶開始創業,如今71歲,是身價百億百貨大王、聖誕燈串製造霸王

台商「河南王」王任生,聖誕燈串製造霸王,占全美1/3市場,大陸百貨零售大王,擁有4家百貨、 10家大賣場、4戶帝寶、2座香港豪宅。

一個是勞力密集的聖誕燈串業,一個是競爭激烈的百貨業,他的成本控制最高原則:「客戶上門就得忘記成本!」

敢擔當:面對309人死亡大火,他傾家蕩產也要賠,人脈深:地方官陪他搶得中國首批百貨經營執照。

人無艱苦過,難賺世間財!路是人走出來的,找對位置,放大自己的影響力他知道如何抓住更多生存機會…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