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的此刻,我寫下一段話「一千顆種子、一千個希望」:每年春天,我們都要播下一批綠種子,期待來年成樹、成林、成為國家棟樑。

春天又至。今年是「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系列,連續第四年的推出。從二○○三年貧富差距、二○○四年隔代教養、二○○五年湄公河畔的台灣囝仔,到今年的「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 身心障礙兒」,一晃眼,四年了。

對於「一台兩世」,說實在,我個人已不復四年前的澎湃熱情,取而代之的是沉重責任。這是我們每年想為這塊土地做的一件事。每年,《商業周刊》有一組採訪同仁要費時半年研究、採訪、調查、開會討論。工作網與地點撒得極廣,從台灣頭到台灣尾,這次甚至還飛到荷蘭,過程不敢有一絲僥倖、馬虎。參與者多壓力很大。因為每年的回響都很大,讀者的捐款、各界的重視。

身為媒體工作者,最大成就莫過於此,看到手上的筆為社會做了一些事,產生影響力;身為媒體工作者,最大的壓力也莫過於此,深怕誤判情勢,錯用社會資源。所謂沉重壓力,也源於此。

今年的「一個台灣,兩個世界」,我參與並不多。主要由副總編輯郭奕伶統籌,她同時也是第一年「一台兩世」的執筆者,該系列曾獲得吳舜文新聞獎、國際性SOPA獎的肯定。在她的協助下,主筆劉佩修挑大樑與研究員賀先蕙協同作業,我們的攝影老將「駱總」(裕隆)更是南來北往、國內外飛行。

佩修筆下的「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初稿脫手,就洛陽紙貴,讓社內同仁頻頻拭淚。佩修的詞藻不華麗,但是文字溫暖,如三月的陽光,也一如其人。我特別喜歡她的採訪後記(詳內文八十頁)。

駱總的言語木訥。在黑暗的看片室內,我們看著他以鏡頭詮釋的這群孩子,讓人心疼。燈光打亮,一片默然,我回頭一望,多位同仁眼眶已紅。這是我前所未有的經驗。

研究員先蕙首度執筆封面故事,就展開國際採訪,啼聲初試,一鳴驚人。她把一個荷蘭媽媽的寬容,寫得動容。也多虧她,協助本篇文章的數據追蹤與查證。

我總是很驕傲,能與全台灣最優秀的一群媒體工作者共事。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年度的「一個台灣,兩個世界」,與已經九六○期的《商業周刊》。謝謝,我親愛的夥伴與讀者們。有很多事,等待我們一起完成。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960期 2006-04-13

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

大象男孩,祥祥,八歲雙側唇顎裂、氣管狹窄、聽力障礙八歲的身軀,困在零歲的語言中不曾嚥過一粒米、吃過一片肉、講過一句話……

機器女孩,珊珊,八歲重度肢障、腦性麻痺八歲的靈魂,困在零歲的身軀中從小只能盯著天花板,與年過八十的阿嬤在海邊百年老屋內,相依為命……

台灣每23個人,就有1個身心障礙者他們的不幸,不止來自天生更來自延誤治療而錯過黃金期歧視的價值觀和殘缺的社福制度造成99.8%遭遺棄的障礙兒,被迫送到國外收養

幸運的人,不該忘記不幸的人誰能給正在和逆境奮鬥的孩子,一些力量?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