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問我,看完本期封面故事「奢華,最賺錢」後的感想是什麼?我的回答是,很衝動想去買奢侈品股票,可惜不懂法文、膽子又小。

有兩件事引起我對奢侈品產業崛起的側目,因而製作本期封面故事。

其一,商周顧問楊耀宇對於全球股價的關注,看到近年奢侈品股價的走高,及投資奢侈品的基金問世,這引起我的好奇。

其二,有一回,邀請前LV台灣區總經理石靈彗到《商業周刊》演講而興起的讚嘆。我從來不知道,奢侈品產業絢麗的event背後,有如此前衛的科技與企業經營的深度。

她說,LV不只有辦party的專業人才,還有很多技術,像是LED燈技術等,(LV不用已被使用的技術,因為會削弱震撼感),但這不表示,他們有很多科技人才,而是善用外部資源。譬如,全球各國各店面的LV櫥窗是在巴黎做的,因為其中有些色彩、技術、材料等,就是必須在巴黎才做得好。這些不能說它是高科技,但在某些程度是很高的技術。比如說,某個櫥窗需要油漆成某個顏色,在台灣就是油漆,但在巴黎會用某種電腦的方式噴到鋼琴烤漆的效果。這是技術,也是工具,更是美感的能力,像烤漆顏色是珍珠光,是相當厚度的珍珠光,就像Mercedes和裕隆的烤漆的黑色就是不一樣。LV在歐洲有個管理系統,陳列部門很少人,但要發包給全世界三百一十八家供應商去做,做完了再出貨到全世界的店去組裝。他們科技用得很smart,但生產仍維持手工……。

聽到這段,我甚為吃驚。

用務實的眼光,你說,這些奢侈品產業的本質是什麼?脫掉絢麗與包裝後,不過就是皮件公司、成衣公司。然而,如果你還如此淺薄的看待奢侈品產業,就錯估一個正在興起的產業。

LV巴黎旗艦店重新開幕的前兩天,總量管制給全世界的一千名VIC(very important clients)進去,購買限量產品。短短兩天內,這群消費者已從口袋裡,掏出超過兩百萬歐元(約合新台幣八千多萬元)。這樣的故事,越來越高頻率在全球各地發生。

從產業的質變,從全世界越來越有錢,從新興市場(特別是中國與印度)的崛起,帶領我們以全新的思維看待變化中的地球。你與我,都正處於變化中。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946期 2006-01-05

奢華,最賺錢

2005年10月10日,路易威登總店,於巴黎香榭大道重新開幕,開幕頭兩天,從邀請的1000名重要客戶口袋中,賺走了新台幣七千多萬元……

當金磚四國消費勢力崛起,世界越來越有錢,同時有越來越多的新興國家加入奢侈品市場,投資「奢華」的趨勢,就要引爆……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