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年來,鄭和在中國的歷史地位是被貶抑的。因為,他是被閹割過的太監。中國人瞧不起太監,加上鄭和下西洋的史料被焚燒殆盡,以至於這位全世界的第一位航海家,比哥倫布航海歷史還早將近一個世紀的海上CEO,沒有得到應有的歷史對待。

說來慚楚A若不是台灣山河探險協會理事長徐海鵬先生要募集一億五千萬元資金,建造古帆船重遊鄭和下西洋航線,找上《商業周刊》,我是沒有知識重新看待鄭和。徐海鵬豪情萬丈的想師法古人,這於今日都是困難重重,更遑論六百年前。如果說,今天的人類對於地球以外的星球,都如此陌生。那麼讓我們想像古人,在沒有航空器、沒有機械船,連世界地圖都付諸闕如的年代,跨洲航行實無異於今日的跨星球之旅。對於未知的探索,面對的是數以萬計的變數,一個小變數都可能是付之一炬的烏有。你說,抵達成市蝏繴|是容易之事?

透過」《商業周刊》資深記者鄭呈皇與資深研究員楊少強的研究,這期,我們以CEO的角度詮釋鄭和七下西洋。我說:「鄭和,只是一個太監嗎?為何他能展現出比管理三萬人的執行長,更卓越的領導力?他怎能把上萬名罪犯組訓成』世紀之最『的船隊?」答案就在,卓越CEO的細節管理。細節管理,容易嗎?當然非常不容易。一雙鞋,可以分解成五個步驟完成,也可以分解成五百個細微的步驟完成。兩相較,自然是前者容易,只有極少數人才做得出來五百個步驟完成的鞋子。當然,兩者的被取代性,兩者的附加價值也大不相同。

偉大來自於細節,聽得懂這句話的人很少。這是我近幾年最感慨之事,台灣企業界太簡化成左犒L程。這期封面報導,我們也同步採訪了台大國企系教授湯明哲,他精闢的分析鄭和海上艦隊管理,引述MIT副院長拜訪台灣企業的觀後感:「台灣是簡單的思考、簡單的策略執行與簡單的結構(simple mind, simple strategy execution, simple structure)什麼都很簡單,國民水準到此,要國際化就會有問題。」這雖是湯教授在不同場合再三提起之事,但此時聽來,感受特別不同。

從鄭和對照現代企業家的管理,我不免要說,他之所以留名歷史,實是必然。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934期 2005-10-13

細節裡的競爭力

600年前,鄭和率領近3萬人,260艘船,七下西洋,橫跨亞、非兩洲,總航程相當繞地球三圈,比哥倫布領先近一世紀,這個史上最偉大的航行,紀錄至今無人能破。從鄭和,我們看到管理的高難度,要成就一個龐大船隊的組織,就必須用繁複的細節去堆砌出競爭力。郭台銘曾說:魔鬼都在細節裡。在產業廝殺激烈的微利時代,注重細節中的細節才有競爭力。600年後,重新看鄭和,他不只是一名太監,
更是一位卓越的執行長。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