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超級愛玩的人。

春天到了,看到路邊的紫色小野花冒出頭,會蹲下來打招呼;聽到十多年前老歌——王芷蕾的「秋潮向晚天」,有深深的悸動;即將有遠行,也會有飛離這城市的雀躍;聽到今天吃飯的地點是沒去過的餐廳,會有探險的興奮;家裡的擺飾,總像旋轉木馬般被不停的挪移。

我們的工作壓力都很大,生活若一成不變,豈不乏味至極?從某個角度看,我是一個很能自得其樂的人。我怕孤單,但也怕吵鬧與乏味。搬到山上住之後,可以玩的事情變多了,覺得生命的層次豐富許多。四季的變化、山上人家的面貌、一座座花園背後的房子故事……。週一到週五,在辦公室忙;週末假期,在家裡忙。

生命的動能,是在一次次玩耍中蓄積。

我是一個愛玩的巨蟹座,巨蟹座對房子有特別的情感,我就很受不了醜陋的空間。可是,台灣很奇特,有錢人很多,但是美麗的房子並不多。因為,台灣人定位房子為財產,而不是居住空間。從金錢的分配就可以看出。你時有所聞台灣人花數千萬、一億買一幢房子,但是,你常聽到他們花同樣的錢,或者一半的錢在裝潢嗎?答案,很少。為什麼?因為裝潢費,無助於房子的增值。即便有人花大錢裝潢,也都看不出來主人的居住主張。台北城市景觀的沒特色,其實從台北人的住家品質就可一窺究竟。

近年,《商業周刊》陸續報導過「美學經濟」、「新奢華主義」等議題,指出台灣富裕後的發展方向。我不認為,一個對美、對生活講究沒感覺的民族,在轉向高附價值產業能順利。我們富裕了,也面臨轉換價值觀的年代。轉變,該從生活開始,從有驚喜之心開始。

從本期起,《商業周刊》將隨書附增一本「生活專刊」,讓台灣的菁英在努力工作的同時,也盡情享受生活。這本刊物的總編輯孫秀惠,是一個對米食與文鳥很有研究的人。下次,如果你碰到她帶著一隻文鳥搭火車時,悄悄告訴你,那隻鳥的名字叫孫小乖。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906期 2005-03-31

關鍵牌局

事業,就像一場牌局,手握的好牌越多,可以玩的籌碼就越多。但好牌不代表贏,想獲得最後的勝利,需滲透敵手的布局,運籌帷幄,牽制不利於己的牌勢。

身為五大家族後裔,辜仲瑩天生擁有一副好牌,10年間,他購併再購併,版圖即將擴張60倍。原先期待的全勝之局,卻突然翻盤,原因何在?

問題的關鍵在辜仲瑩自己,他野心外露,急於擴張舞台,卻誤判情勢;以為自己拿到王牌,急於出手,卻不料牌局丕變;天生的老大性格,注定讓這場牌局打得辛苦。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