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這期《商業周刊》的封面:小小的人、高高的書,是否覺得反諷味濃厚?這個畫面的靈感,來自於本期封面故事「第二種學位」一段陳述。這篇文章的撰述人、副總主筆朱紀中寫道:「為了參加CFP〈認證理財規畫顧問〉考試,有人把全年特休假一次請光,有人向公司申請留職停薪,或是乾脆辭掉工作,因為要念的書堆起來大約一公尺高。」

一公尺高的書,驚人吧!

近幾年,台灣人興起考證照熱。可能你還不知道,台灣除了位於木柵的國家考試院之外,「新考試院」都誕生了,而且還有「新考試院」大樓。這全都一群「財神爺」所賜——民間瘋狂考照熱,造福金融研訓院業務蓬勃。不只金融研訓院生意興隆、蓋大樓,主辦全民英檢的「語言測驗中心」也有此打算。初步估計,台灣人一年間的考照人超過一百萬人次。考試,已經成為全民運動。

前一陣子,我帶孩子參觀一家美語學校。老師問我,是否要讓小孩參加全民英檢?我聽了甚為驚訝:「他才七歲啊!」老師不徐不疾的說,很多家長都是如此安排孩子的未來。我搖搖頭說:「我不希望搞壞孩子學語言的興趣。」

考證照熱,是如今的職場趨勢,特別在金融業。於是,有的進取的在校生,尚未畢業,就已經拿到八張執照。從證券商高級業務員、保險業務員,到期貨商業務員等,履歷上洋洋灑灑一大串。結果是,還爭取不到面試機會。問題癥結,不是出在八張證照,而是出在判斷力。擁有八張證照的他究竟想幹什麼?該到哪裡找工作?

同時也反映出,一窩蜂的考照熱,人家考,我也考。但這些證照都是基本分,亮不出一張關鍵性的證照,忙了一場,根本無法勝出。

「新考試院」現象,代表的是新時代的競爭力,也反映出盲從考照的現代焦慮風潮。

我很慶幸不是身處在需要藉考試,才能證明實力的行業。否則,以我這種討厭考試,每考必敗的程度,大概只能跑跑龍套了。我是文字工作者,總覺得應是「人讀書」,而不是「被」書讀。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905期 2005-03-24

第2種學位

台灣每年有超過100萬人在考試,有人花費百萬只為了拿到一張證照,卻也有人拿了8張證照,求職被拒。各行各業數百種證照中,你只需要關鍵的那一張。

MCSE、CCIE、CFP、CFA、GEPT¼全台陷入「證照狂風」的壟罩!從電腦網路,吹襲到金融財務、語言學習,無一行業倖免;但這麼多的證照,是否就和高薪、好工作劃上等號?如何在數百種證照中,挑選出屬於自己關鍵的那張,考驗大多數人的判斷力。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