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的「總編輯的話」,請容我,抒發憤怒。

教育部新修訂的高中課本中將大幅度刪減文言文教材,教育部長杜正勝說,古道、西風、瘦馬,與台灣無關。那天早上,我看完報紙後,氣得顫抖。一早就撥電話給長期關注教育問題的商周主筆陳雅玲。

我問她:「我們能為下一代做什麼?」

我問她:「台灣的知識分子,為什麼聲音如此零落?大家都妥協了嗎?還是放棄了?」

我問她:「為什麼知識分子不生氣?」

一個世代後,倘若我們看到今日決策種下的惡果時,選擇沉默的知識分子能免背歷史罪人之名嗎?

我沒有加入過任何政黨,我也不關心政治,聽到政治話題就想打瞌睡,但是我關心國家的競爭力!我厭惡政治,是因為多數的政治人物花太多時間在口水戰,只忙於作秀,只關心選票,不在乎台灣的百年大計。多數檯面上的人都忙於討好,都在搶位子,媚於民情。我真的不懂政治,但我痛心這裡變成粉飾太平的社會。這裡是我的家,也是我孩子在此成長的土地。

我不懂,政治為何要干預教育。我更不懂,愛台灣為何就要與中國文化斷根。中國歷史、中國古書,有深遠的文化與優美的文字。一個民族的厚度來自於此,何須畫一個小圈圈自困。回顧過往,求學時背誦文言文很苦,然而,它奠定我日後思考的縱深。我想,很多人也是如此。

近半年,《商業周刊》專訪不少國際設計大師,他們不約而同的談到,台灣設計作品中還看不到國際級水準,因為缺乏深刻的文化內涵。這裡所指,並非表象的龍鳳圖騰,而是內斂的情緒。

現在已然如此,在刪減古文後長大的新台灣人,你還能有多高的期待?古文是一座橋,一座通往優美文化的橋樑。現在有人要悄悄地摧毀它,我不想沉默。

過去,我很少對公眾議題發言,因為媒體該保持旁觀者的中立。這次,我多言了。

因為知識分子不該在這歷史的轉折點上,噤言。我們該說出憂慮,即便是狗吠火車,也要說。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89期 2004-12-02

大鱷來襲!

「大鱷」,意指國際炒家,吃人不吐骨頭,鱷魚沒有眼淚,熱錢沒有道德。貪婪、掠奪、恐懼,在亞洲股匯市輪番廝殺,這是殘酷的資本之海,誰能掌握自己命運? 看壞美元,看好人民幣,這波趨勢撼動了全球金融市場,地震的威力,從美國和中國,蔓延到全世界...一波波錢潮,更火速地從西方滾滾奔向東方。熱錢如地震具破壞效果,卻同時創造財富重分配的契機。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