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辱皆忘,坐看庭前,花開花落……」這是一位科技業者辦公室的一幅字畫。下期《商業周刊》,讀者可以看到這篇報導,我先讀為快後,心有所感。他曾在集團內,主導過兩次組織變革,救活兩家面臨關門的子公司。六十二歲的他,在辦公室掛上這幅字畫,描述了內心的許多心情。

那天晚上,我看稿子,讀到「寵辱皆忘」這幾句文字時,深深被震撼,很想與讀者分享。這與商周本期的一篇文章,談國貿公司副董事長杜麗萍改造世貿聯誼社,讓這家被比擬為「小圓山」的半公家機構,轉虧為盈,觀點有互通之處。

杜麗萍也是改革者,她說:「我一點都不柔軟」。有人叫她「鐵娘子」,有人背後稱她「武則天」,她都一笑置之。她斬釘截鐵的認為,改革要成功,就要不計個人毀譽。

不計毀譽,說來輕鬆。阮玲玉為何輕生?不堪流言!言語有強大的力量。在高位者,在組織變革的過程中,能不顧毀譽直走者,是勇氣,也是境界。

組織變革是現在台灣企業共同的必修課。大環境快速轉動,過去的組織無法應變未來的局勢,這是現實。組織變革的書很多,但組織變革的成功案例不多見。我們現在看到許多組織變革的成功案例,在現實上是鳳毛麟角。

當組織紅燈亮起,改革者才進入時,能夠救起的機率都不高。我們所報導的案例代表的是,難得。從另外一個角度觀察,當組織還沒出問題時,主事者就能洞悉環境變化,提早應變,這樣的溫和性組織變革,代價相對小,成功機率大,也是每一個領導者時時該有的準備。

寵辱皆忘、不計毀譽,來自於兩位組織改革者的心得,值得讀者咀嚼再三。

這句話有其不同的境界,在人生旅途中,也有其意義。當我看完《商業周刊》記者林孟儀與前台塑少東王文洋的談話內容,看年過半百的王文洋談過往的恩與怨,有一些感觸。也再度想起,人生若能達到「寵辱皆忘」的境界,煩心的事,大概也不多了。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83期 2004-10-21

王文洋:絕對不會!

「何路我可走、何人我可愛、何事我可求‧‧‧」走進宏仁集團台北辦公室,迎面而來的,是這麼一幅醒目的匾文。文中不難看出題匾者的心情,悲壯無奈直透筆外!

台塑集團大阿哥王文洋,九年前離開父親王永慶的羽翼,從此能夠依靠的,就只有自己!何路我可走?可以肯定的是,王文洋什麼路都可以走,目前,就是不想回台塑接班‧‧‧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