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住在雪山的水脈,在山脈底層已經超過一萬年,學者叫我「古地下水」。一萬年,這比人類的歷史更久,當然比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任何人類都還「資深」。雪山是我的家,是我橫亙萬年的地盤。多年來,我一直沒被打擾的住在深山底。直到有一天,一條莫名其妙的隧道攔腰斬斷了我。

人類驕傲的說,征服了雪山斷層,高喊人定勝天。賽局還沒結束,我倒是要看看,最後他們勝了什麼?

過去這十多年來,我湧出超過一億噸的水。一億噸,汩汩不止的水,是我的鮮血,是我的怒吼、我的哀痛。這就是台灣人的驕傲?一萬年來,沒有人做到的事,在藍與綠兩朝政府的聯手下,完成了。

我,只是微不足道的古地下水,老矣!或許該是安息的時刻!

上述的文字,這是我想像自己是那條萬年水脈所寫下的。這主題也正是《商業周刊》主筆陳雅玲,追蹤開挖十三年的北宜高速公路多時後,完成的封面故事<政客的錯誤政策,斬斷萬年水脈>。真是一篇擲地有聲的報導,看完後,我向雅玲致敬,她做了非常深與廣的採訪,閱讀了非常大量的專業資料。我說,這輩子我大概寫不出這樣的作品了。

一萬五千字的報導,分成三大部分探討。第一篇,探討荒謬的政策付出的代價;第二篇,談萬年水脈被截斷後的衝擊;第三篇,報導在地底十三年的這群工程菁英,如今官司纏身的悲恨。

探討過雪山隧道的報導不計其數,多是皮毛之作。我沒看到,對於這件必定留名青史的工程,歷史將如何記載它?頌揚它的偉大、人定勝天,還是更深層看它的意義。從陳雅玲的筆,讓人痛心,錯誤政策的背後,躲藏的竟是一個個只會討好民意的政客。民意該尊重,我沒有否定此,但它不該被鄉愿的政客蒙蔽。我們不該愚蠢到,總要遇到重大災害後,才知道尊重大地、從長思考的真諦。

未來,還有許多公共工程要開動,還要貫穿山脈。執政者如果靜下心檢討,我們為了雪山隧道付出的昂貴代價;如果有空去走一走,幾近於荒涼的南橫公路。再重新拿出一份份的工程評估案,當會更清楚,這個國家到底需要什麼樣的公共建設。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79期 2004-09-23

萬年水脈斷流!

雪山隧道開挖後,有36處地盤湧水,經檢定,這些水是台灣的萬年「古地下水」;一個錯誤的決策,讓6年工程變13年,300億預算變600億,也讓萬年水脈硬生生被截斷。這是台灣最貴的一條路…進入車程10分鐘的長隧道,這是多少英雄,在地底13年中的心血…看到北宜高,看到了很貴的民意,是否也將看到很大的代價?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