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要一美元。

一美元,這是把克萊斯勒從火坑裡救起來,被譽為經營之神艾科卡的年薪。

一九七八年,艾科卡離開福特汽車總裁的工作,來到克萊斯勒當救火隊。當時克萊斯勒已經是一家瀕臨破產的公司,加上石油高漲,經濟蕭條,他重整公司成功的機率和他的年薪一樣,幾乎等於零。他到任後,將所有員工減薪高達十二億美元,管理階層減薪一○%,他把自己的薪水砍到年薪只拿一美元。而他離開福特時的年薪是百萬美元。

克萊斯勒最後在艾科卡手上敗部復活,因為是傳奇,「艾科卡」三個字也成為日後經營者反敗為勝的代名詞。五年後,艾科卡在克萊斯勒的年薪是四十七萬美元,是他剛到任時第一份薪水的四十七萬倍。

一個公司負責人,敢在公司最危難的時候幾乎分文不取,這是理直;企業重新站起來,他拿該得到的獎賞,這是氣壯。因為他有自信,一美元的真正價值就會無限放大。

自信也可能是毒藥,可以讓一個經營者從高峰上滾下來。這一期我們專訪到衛道科技董事長張泰銘。衛道上櫃的時候,股價曾經飆到三百零七元,當了短暫的上櫃股王。張泰銘估計那時候他的身價有二、三十億元。而現在的他,因為被財務問題拖垮,股價只剩下一元,他自己都感嘆一覺醒來「什麼都沒有了。」

張泰銘在訪談中提到,他在得意的時候,有人稱他為「經營之神」,當時他看到股王禾伸堂飆到九百九十九元,也覺得衛道股價能夠到九百九十九元。他一直相信自己的八字很重,手風順了,五十萬、一百萬美元的投資案,有人開口,他就給錢,他相信有什麼問題到他那裡就會解決。這一切,他承認:我就是敗在相信自己命太好了。這是一篇有血有淚的失敗教訓,由本刊總主筆李美惠、科技組副召集人吳修辰聯合執筆。

這一期封面故事是金融組召集人劉佩修執筆,我們做了一個上市櫃公司董事長薪酬調查,發現有四分之一的董事長薪水增加,公司淨值報酬率卻是減少。我們不能期待每一個董事長都是艾科卡,願意把自己的薪水歸零;股東賺錢和董事長薪酬這兩件事情,放在天平上不會傾斜,其實只在一念之間。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74期 2004-08-19

大老闆 薪水現形記

據商周調查,1/4的公司去年淨值報酬率下滑,董事長薪資卻逆向成長,董事長薪酬排名前一百大的公司,竟然有四成去年淨值報酬率下跌。五家淨值報酬率為負的公司,董座薪酬卻遠高於平均數。董事長的薪酬結構,沒有一定的遊戲規則,老闆的薪水,該由誰來決定?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