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們家後院,可以俯瞰一片原始林。層層山巒,遠觀很美,近觀則很雜亂。雜亂的原因在於雜木混生、野草張牙舞爪盤據。我請教園藝專家該如何整理,獲得的建議是除去一些雜木與野草後,新植一些冬天會有色彩的楓樹或洋溢熱帶大圓葉氣息的菇婆芋,景觀可一新。不過,園藝專家最後告訴我:「你可以試試看,但『外來者』不見得能活下來,因為大地是最自然的一個競爭生態。」

我聽了,很氣餒,也就沒積極改變原始林。

一年後,很有趣的現象發生了。有一天,我伸頭一探,原來的雜草只剩下一小撮,取而代之的是爬滿地的單瓣非洲鳳仙,好像滿鋪著有粉紅小花的綠色大地毯。我其實很不喜歡單瓣非洲鳳仙,覺得她俗麗、廉價,以前若在院子發現她一叢叢冒出時,總是除掉。不過,山上的潮濕氣候,非常適合非洲鳳仙的生長。一場大雨後,許多植物或者根部開始腐爛,或者垂頭喪氣,但非洲鳳仙戰鬥力昂然,迅速拓展地盤。接連幾場雨後,鳳仙花勝出局面已定。

從原始林的一隅,看到大自然真槍實彈的消長。不管我喜不喜歡非洲鳳仙,她已是勝利者。這次的選舉也是如此,不管你喜不喜歡陳水扁所代表的泛綠陣營,他的得票率已然過半。這數字比四年前,多了十個百分點。這是事實,也是現實。

平心而論,阿扁這四年的執政成績單,從經濟、外交到教育都不理想。多數民眾雖不滿意,但到了投票日還是支持他。他四年前高喊「換人做做看」,把國民黨換下來了。這回,國民黨也喊「換」,卻換不下他。人們底層的思維是什麼?其實,從陸委會近十二年來的一份國人角色認定調查,已可看出變化。十二年前,自認為「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占最大多數;而今「我是台灣人」已超過「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成為民眾普遍的自我定位。

這次,阿扁得票率五○.一%,是一個臨界點數字。當綠色過半後,西瓜效應會更傾斜式的發生。你再不能視民進黨是當年的街頭暴民,他們將會長久影響台灣這塊土地。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探討這個影響。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53期 2004-03-25

扁帽裡的葫蘆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