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上海、矽谷,近年有個共同現象在發酵。

去年十一月,我去了一趟矽谷,拜訪由兩位大陸清華大學畢業生創辦的軟體公司NetScreen。這家公司成立於一九九七年,是全世界最大的防火牆軟體公司,手上有許多卓越的技術,公司的毛利將近八成,營收與獲利年成長率像噴射機一樣直衝。這兩天,我上網找資料赫然發現,二月中旬,他們被全球第二大網路設備公司以三十六億美元價格購併,創下華裔公司的購併新天價。

這樣的故事,其實你一定常在矽谷聽到。不過,過去故事的主角多半是美國人、台灣人,很少發生在大陸人身上。這兩位大陸菁英叫做柯嚴與鄧峰,年齡都不大。前者到美國後取得知名學府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電腦博士,研究學者的性格顯著。在矽谷碰面上,我聽他聊在北京讀書時,不眠不休的拚勁,大為吃驚。他與鄧峰在清大時,住同一寢室,也同為教授的子弟。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他們離開大陸,到美洲尋找新機會。鄧峰的個性比較外向,對於經營企業的企圖心也很強烈,他現在,還在華頓商學院讀EMBA。

這趟矽谷行,許多台灣人都共同感受到大陸知識分子在矽谷的崛起。秋冬的矽谷,滿樹的楓葉轉黃變紅,美麗了矽谷風情,但是帶點悲涼。一片落葉,代表的是季節的更換。

那天,我打電話回台灣給副總編輯孫秀惠,聊起這份感慨。當時,我們有一組採訪人員正在製作兩岸國際化消長的題目。矽谷的場景,讓我們看到,台灣留美學生逐漸減少,未來與國際先進觀念接不上軌的隱憂。

隱憂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台灣年輕人不再積極出國深造,因為趕快進入高科技公司卡位,對前途似乎較有利。另一方面,外商走了,跨國公司逐漸退出台灣,把重心移到中國大陸。兩者交互影響,讓台灣的國際養分快速流失,衝擊未來的競爭力。

我記得,兩年前,商周曾經製作一個封面故事〈我的老闆是大陸人〉,我們從通用汽車新任台灣分公司總經理是大陸人談起,預言大陸高階專業經理人的養成已逐漸成熟,將取代台灣人的位子。現在,從台北、上海、矽谷三地觀察,情勢似乎越來越明朗。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我們推出製作長達半年,採訪地點橫跨台北、上海、矽谷三處的越洋專題。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50期 2004-03-04

台灣國際人才 水位警戒!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