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次出國,在中正機場候機時,我逛了故宮的專賣店。平心而論,我並不喜歡裡面的授權商品,覺得匠氣。後來,看到有一組「佳人有約」的杯組,眼睛頓時一亮。在寶藍色的杯子上,一幅圖畫隱約浮出。我的知識淺薄,但甚為著迷,特意問店員:「佳人有約」是一幅什麼畫嗎?出自誰手?

 這是一組兩個杯子、標價約四千五百元的商品。價格不算便宜,但是店員對於她販售的商品從材質到特色,全然不知。碰到一位全然沒有銷售專業知識的店員,我的購買興趣全失。

 事後,我一直在想這件事,被列為全球五大博物館之一的故宮,擁有非常豐富的典藏。然而,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多數人,除了翠玉白菜之外,有幾人還能說出第二樣故宮寶藏?答案恐怕不樂觀。

 這從近十年,故宮的參觀人數銳減一半,可看出。釵h人對故宮的記憶就只能連結到小學郊遊那一幕,此後再也沒踏入。近年,故宮雖然開始以商品授權方式,讓古物活在現代,但成效並不彰。一群公務員思維的人辦事,處處怕犯錯,如何開新局?商品授權是一個對的方向,美國大都會博物館一年的商品授權收入就可以超過十億台幣。問題是,商品授權進入執行面,就必須有行銷思維,一環扣一環,並非易事。上述的機場場景,只是反映外行人辦事——半調子罷了!

 未來,創意文化產業是台灣的重點,但目前公司都還很小,管理也都落伍。我們從英國或者從美國的成未狾﹛A看到一個有趣的方程式,一比二比九。一部成左漲n萊塢動畫電影,本土票房收入如果是一,海外票房收入就可達到二倍,而周邊商品利益則可達到九倍。我看到,九,簡直為它著迷不已,這是多麼神奇的一個數字。

 這是文化產品非常特殊的魅力,一部感動人的文化商品,它有神奇魔術,能打動消費者進行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消費。舉一個最簡單的道理,參觀完法國的楓丹白露宮後,你就會想到旁邊的禮品店,買一條約瑟芬皇后的仿製項鍊。可惜的是,目前台灣人只懂得賺一倍,還不熟稔「賺九倍」的學問。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主筆郭奕伶「文化新富人登場」為題,探討這項趨勢。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48期 2004-02-19

文化新富人登場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