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初,我走訪北京時,順道拜訪友人開發中的農場。漫步在這座山間農場時,我在冰凍的溪流中,看到一株株好像被罰站其中的樹木;聽到野禽在高山湖泊旁放聲引吭。更讓人震撼的是,農場的「領土」還包括秦朝長城的遺跡,以及前朝駐守士兵遺留的石磨。

幾乎無人煙的山間,殘雪枯木寒風,與掛著羊皮的舊農舍。農舍前庭,主人殷勤的升起一爐炭火,熊熊地烤起全羊;農舍內的大灶,婦人則熱心的張羅北方烙餅。那一天,我真的忘了自己身處在二十一世紀。那一天,即便是一盤蔥炒蛋都吃得回味再三。

我很羨慕幫友人看農場的小平,他可以花一天翻山越嶺去摘百年茶樹,為將來訪的客人準備一壺甘甜的茶。他的時鐘比都市人慢,他的朋友不是達官顯要,盡是鄉間農夫或野山楂樹,他的生活過得如此愜意。

揮手告別這座山間農場時,萬般不捨,不知何時能重遊。這大概是都市人共有的感觸吧。從北京回到台北,第一天上班,就被捲入忙碌的會議中。其中一個會議就是,主持「二○○三年十大風雲商品」決選。這次八位評審都是各方具分量的專家,經過三個半小時,多階段的票選,最後選出包括照相手機等十大商品。二○○三年最特別的是,科技商品占六項,是歷屆之冠。評審們解讀這項意義,這是科技商品平民化的關鍵年度。

每年主持風雲商品的評選,我都收穫很大。透過激烈的辯論,回顧過去的一年風雲商品,並藉此看出未來一年的趨勢。以科技平民化為例,與會者都不約而同的察覺到科技商品開始對改變組織內的管理。相關的文章,由資深記者林亞偉與記者林孟儀執筆。

「十大風雲商品」是《商業周刊》幾乎每年歲末的重頭戲。除此之外,二○○三年歲末最後一期的《商業周刊》,我們還同時製作了兩個重點題目:〈勇者──SARS風暴下,他們帶著恐懼往前走〉、〈二○○五年後,中共有能力發動閃電戰──深度揭露台海軍力報告〉。我實在不想在歲末給讀者太沉重的知識;不過,這兩個題目值得我們深思人生或國家的下一步。既然無法隱居山中,都市人還是要回到塵世的生活步調。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40期 2003-12-25

SARS風暴下 勇者帶著恐懼往前走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