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楊瑞仁與宋美齡,放在同一篇文章裡撰文,是弔詭。

最近一週,一百零六歲的蔣宋美齡過世了;本週,引起紐約時報等美國三大媒體推薦的行銷鉅著《紫牛》中文版將出刊;下個月,台灣金融史上最大盜領案元兇楊瑞仁能申請假釋出獄。這三件事似乎不相關,卻有著高關連度:獨特。

我談獨特,源自於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尋找紫牛」的觀點。「紫牛」作者賽斯‧高汀(Seth Godin)呼籲:「紫牛不需要人見人愛,只要卓越不凡」。也就是,廣告氾濫時代,回歸商品獨特與創新,這才是根本。企業需要紫牛,個人也需要有紫牛觀點。

在中國近代史,蔣宋美齡絕對是獨特的。一百零六年前,她誕生於宋家,似乎就注定了不平凡的一生。她是中國非常早期的小小女留學生,很小就有國際視野。她毀婚並改嫁給蔣介石先生,也代表她特立於當代的作風。曾經,她對中國的影響超過半世紀,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超越。以致於到今日,這位對世界再無影響力的老人過世了,她在台灣,乃至美國仍能引起如此大的關注。

在台灣金融犯罪史,楊瑞仁也是獨特的。他是國票前營業員、百億大盜,但外人很難想像,他在服刑期間,既不必下工場,又可獨居牢房看書、打坐。原因是他太獨特了,獄中行政人員怕他與人接觸頻繁,又牽扯出收買獄卒事件。不僅如此,他盜走的錢,還無法全數追回來,今年年底前已經符合假釋條件,可以申請出獄。

楊瑞仁的際遇,告訴了社會什麼?做壞事,要做到極致,就能有不同的待遇嗎?我其實很不想如此說,卻又覺得,如今的社會正義未得到適當的伸張。

這個社會,如果有許多的「宋美齡」,以家國為使命的卓越女性,它是有希望的;反之,如果教育出許多的「楊瑞仁」,它就完蛋了。然而,企業紫牛,有董事長們來掌舵,有市場機制作為淘汰。社會紫牛呢?誰,或什麼樣的價值觀在定義這個社會的獨特價值?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32期 2003-10-30

尋找紫牛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