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當過CEO,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不過,比我小將近二十歲的李巧如卻已經是CEO了。這年頭,什麼年紀作什麼事,似乎不很重要了。我不認識李巧如,但被她的新頭銜給吸引著。她是台大中文系三年級的學生,更是今年才成立的七校聯合證研社執行長。她是CEO的說法,源自於此。這期「總編輯的話」的重點不在於談李巧如,而在談她代表的一股社會現象-大學生玩股票。

談現今趨勢時,先回想你的時代。你大學時參加什麼社團?什麼樣的社團是主流?很多人,大概會想起山地服務社之類的社團。我是國樂社,學低音樂器革胡多年。革胡相當於交響樂團中的大提琴,在國樂團裡是配角。雖然是配角,我玩得很開心。憑藉著「畫眉跳架」、「松」幾首樂曲,跨校際闖蕩,接觸不同人與不同生活。

而今,十年沒拿過弓、沒碰過革胡,但是偶爾這些音符還是會跳進腦子裡,喚起年少輕狂的記憶。現在技藝生疏了,但學習音樂的過程竟然內化為日後沒想到的一種能力。我始終都是樂團中的三腳貓,樂器玩得並不好,不過因為學國樂後,啟蒙我對「美」的認識。很奇妙,包括聽覺及視覺之美,都同時被開啟。這叫做感受力吧,而且一輩子受用,包括工作與生活都受用。

這是我學生時代的歲月。我從來都不是日日夜夜尋找賺錢捷徑的人,我喜歡工作,享受其中的樂趣,從工作得到回報。如今物質與精神生活都富裕。回看此刻的大學校園,完全不同的面貌。

《商業周刊》記者盧怡安調查採訪發現,連培育未來老師與警官的大學校園裡,都有股票研習社。大學生急著賺錢。校園裡,雨後春筍般的設立股票研習社。真不知道,這背後有多少正在玩股票的大學生?

不知怎麼的,這幾年,忽然覺得自己老了。不自覺的會提起「我年輕時」的字眼。尤其,身處在一個大時代交錯的空間,看著一個個新世代、新面孔、新價值觀冒出來,複雜、矛盾的情緒油然而生。這期封面故事「校園股王」的製作,再次反映我這樣的情緒。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30期 2003-10-16

一群不怕輸光的世代!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