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五年九月的一個夜晚,瑞典卡洛琳斯卡醫學院的實驗室裡,有幾隻癱瘓的老鼠竟然能動了。當時,在瑞典攻讀醫學博士的鄭宏志欣喜若狂,他與老師一起衝進動物房,而且不小心撞翻老鼠籠。在四竄的老鼠間,他們高興的擁抱起來。他說:「從那一刻起,一切都不一樣了。」因為這不但是全世界第一宗哺乳動物上成功的脊髓修復手術,更推翻幾百年來神經無法再生的理論。

從瑞典斯德哥爾摩回來後,鄭宏志依然埋首於實驗室─一個過去是垃圾處理間及死者遺物室的空間。他所帶領的團隊兢兢業業,要盡快把動物實驗成果,帶入人體試驗階段。

如今是榮總醫院神經再生科主任的鄭宏志,真是一個傻子。當多數人把賺錢當成醫生重要職志時,他不走臨床路線,而選擇走寂寞的學術之路。為了研究,還要四處張羅錢。這個人,不是傻子,是什麼?

另一個傻子叫馬修連恩。你可能聽過他的音樂,他在台灣發行過八張唱片,銷售達六十萬張。他擁有加拿大原住民血統,這是鄰近北極圈的原住民Iriquois,他喜歡到北極冰地中蒐集大地的聲音,也喜歡台灣的歌仔戲班、台灣原住民小朋友的笑聲。其實,我以前沒有聽過他的音樂,而是偶然的機會聽人談起他的故事而有感動。他說,他其實不算音樂家,而是一個用音樂傳遞環保理念的人。這是很多人成功前說的話,成功後就忘了。我的意思是,他應該享受唱片版稅帶來的財富與成就,何必每年的九二一都要到南投探望受災戶?何必上山下海的跑?即便只有寥寥幾個聽眾,他也熱情的唱歌。

我不懂,一個外國人為何對台灣有這麼真摯的愛?正如,我不懂,一個醫生對探索人類脊髓神經有這麼深的熱情?

人,要抗拒金錢的誘惑,不論成功與否,都堅持對生命的理想,非常不易。我很慶幸,這塊土地上有很多「我不懂的人」,因為他們的堅持,世界能夠繼續美麗。

這兩個人,都是《商業周刊》本期的焦點人物─〈垃圾房裡的大醫生〉(鄭呈皇執筆)、〈流連台灣東部曠野的馬修連恩〉(楊蕙菁執筆)。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26期 2003-09-18

垃圾房裡的大醫生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