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的一個深夜,我在大連,聽許湘鋐講他的創業。在異鄉的夜晚,桌上的茶很甘,但他的故事很苦。他說,國父革命失敗十次,他創業也失敗十次。

他曾經是麵包學徒,夜市的香腸小販,餐廳廚師....,多次倒閉或身陷六合彩賭局,最後只好帶著妻小每天投靠親戚吃白食。走投無路時,他去當快遞。有一天大雨,他全身被淋得溼透,他恨自己敗光一切,落拓潦倒地對老天爺狂吼:「淋乎死!淋乎死!為何不好好做生意?你若有駛賓士,今天就淋未死。」

那是他人生的轉折點,後來他在勤奮跑快遞中,熟悉起台北大街小巷,培養出對於黃金店面的敏感度,而能東山再起。如今是台北縣自助餐連鎖店的一方之霸。

那趟回台北的飛機上,我坐在他旁邊。瞥見他,撕下一張綠草如茵的別墅廣告,他看了又看,嘴角泛出笑容。然後,小心翼翼地折好,收入口袋。我問他,怎麼回事?他靦腆地說,這幢別墅是他奮鬥的夢想。他與一幫哥兒們最近聯手買下一大片地,準備一同蓋別墅。在香港轉機時,一票人坐在候機室等待,他又拿出那張別墅廣告,看了又看,愛不釋手。

許湘鋐的年齡其實比六年級世代的草莓族,大不了幾歲,但是他的人生反倒像酸苦的柚子。

小木匠出身的林朝景,也有一段柚子般的苦澀人生。我簡直不敢想像,一個在賭場長大的孩子還有出頭天的機會。他的爸爸白天在葬儀社抬棺,晚上在家開賭場,這就他的童年。他們家是村子裡最矮的房子,積欠了五百斤的稻子,讓他的人生起點,在社會底層中苟延殘喘著。如今,他已經從木匠,搖身變為總經理。

他們的事業規模其實不大。一、二億年營業額的公司,連「一千大製造業排行」或者「五百大服務業排行」都入不了榜,在過去商周選材標準中,多半會被刷掉。

然而,這期我們一舉讓他們成為封面人物,關鍵在於,他們的故事煥發出渾厚的生命韌性。當台灣有這麼多高學歷者找不到工作時,為何這群低學歷者能出頭天,他們的故事給了我們哪些啟發?撞擊了知識分子的哪些冥頑?

本期封面故事的撰稿者是資深記者林亞偉。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25期 2003-09-11

草根狀元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