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從大連回來,大連通常是商人進軍東北的第一站。旅途中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拜訪一家位於市中心的蛋糕店。這家小店是台商經營的,但店舖陳舊的讓人以為是大陸人經營。蛋糕的款式喚起你對二十年前台灣的記憶,或者是斗大的奶油壽桃,或者是厚厚奶油玫瑰花帶著滾花裙襬,一個八吋的小蛋糕大約合新台幣一百六十元。

本來,我以為這就是大連人的消費水平。不過,十分鐘後,我路經另一家位於超市旁的蛋糕店,印象全然改觀。明亮的採光,皮卡丘造型的蛋糕,讓人彷彿置身台北。

同樣在大連市,同樣的蛋糕店,為什麼呈現兩樣面貌?那家台商經營的蛋糕店大約七年前進駐大連,也有過風光的日子,開設三個月就投資回本。但現在遠遠不行了。過去能夠搶先引進蛋糕店的台商,一直在原地踏步,如今面臨大連人進步得比他快速的窘境。

在大連,我聽到一位大陸民營企業家的故事。此人大字不識幾個,只會寫自己的名字,但是他經營的冷凍食品事業馳名東北。他早年以殺豬、賣豬肉起家,後來洞悉到市場機會開始經營冷凍食品。

創業初期,他經常晚上睡在貨車上東北三省跑著做生意,韌性很強。這是典型的大陸民營企業家面貌,不但拚鬥的精神讓對手不寒而顫,洞悉大時代轉變的敏銳度更遠高於台商。

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資深撰述周啟東以浙江溫州為主場景,拉出一個個大陸民營企業家崛起的故事。譬如,連續三年進入《富比世》雜誌中國富人--百大排名的大陸正泰集團總裁南存輝。

早年他只是溫州補鞋童,他的故事與許多台灣第一代企業家相仿。然而,如今聽他的事業規模讓人側目。他認為經營事業要專注:「如果你一壺水燒到九十九度,只差一度就開了,卻心血來潮覺得另一壺水可能燒得更快,跑去另起爐灶,結果原來那一壺也涼了。」他認為,他這一輩子只會燒一壺水,就好好把它燒開。雖然他做生意的經歷只有十九年,但他眼中的對手豈是台商,而是國際企業,他雄心萬丈:「把本業做好,做大,做成像美國企業一樣的百年企業。」

當一個個大陸民營企業家崛起於商場,台商的位子在哪裡?這是我們憂心也關切的課題。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820期 2003-08-07

彼得‧杜拉克談未來管理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