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剛步入社會時,媒體稱呼我們為「新人類」,還不斷有探討新人類的文章出現。沒多久,又冒出一個新名詞叫「新新人類」。再後來,X世代、Y世代、Z世代等名詞接踵而出,於是,我這個「新人類」便折舊為「老人家」。

現在,社會很關注新世代的思維,因為他們像是地球上的一個新品種。大約一、兩年前,我不斷聽到大學教授在感嘆,現在新世代不用功,講了許多光怪陸離之事,憂心國家未來的競爭力。我開始動了念頭,想製作新世代競爭力調查,不過,僅止於醞釀階段。

這個念頭擺了很久,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著手。大約在三個月前,兩岸年輕人的態度與競爭力問題不斷被提起時,我擺了許久的想法才逐漸成熟。

我們從兩方面著手了解,首先《商業周刊》主筆李采洪與資深撰述費國禎、攝影翁挺耀組成的採訪團,從台北出發,足跡到新竹,甚至跨海到北京與上海,進行調查採訪。他們採訪的人次超過一百人、直線距離達兩千公里。

采洪風塵僕僕的奔波兩個半月,嗓子都啞了。她回看這段披星戴月的採訪過程,疲累的說,彷彿一場惡夢。

過程中我們不斷越洋聯繫,針對最新狀況來調整製作方向。起初,采洪與國禎都是首度接觸教育領域,如今都已經被磨成專家。最後的趕稿階段,國禎通宵四夜趕稿,終於與采洪共同完成三十頁規模的〈勤與惰的戰爭〉,也是今年《商業周刊》的壓軸封面故事。

〈勤與惰的戰爭〉除了有規模龐大的採訪之外,《商業周刊》經研室企畫的〈大學生競爭力調查〉更為相關報導畫龍點睛。

這是台灣首見的一份調查,由於樣本的篩選嚴格,包括兩項條件,十年前就已經存在的大學院校,以及有十年任教經驗的正教授,因此採樣難度很高。儘管,難、難、難,《商業周刊》這一群可愛的工作夥伴還是不負眾望的完成任務。

除了這期封面故事外,這期還有一篇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的專訪。即將下台的她與《商業周刊》資深記者江慧真,談到目前議會的不效率與自己的疲憊,她以「松鼠爬籠子」自比,說出許多官員的無奈。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788期 2002-12-26

勤與惰的戰爭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