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稿子前,剛發完牢騷。我不只是發牢騷,而是生氣。我不知道,報紙或電視記者還要持續處理鄭余鎮與王筱嬋緋聞事件到何時?為什麼每天要給王筱嬋版面空間,講些似是而非的歪理。例如,她與鄭是「柏拉圖式的愛情」、鄭的元配是「死纏爛打」……。這個社會怎麼了?一個介入他人婚姻的掠奪者,為何如此盛氣凌人?為什麼媒體要繼續讓她大放厥詞;或者,媒體是另一個掠奪者,在旁邊冷冷的等待更精彩的下一幕?

現在的社會給予第三者比較大的寬容,這是價值觀的轉變。然而,何謂社會的價值觀?此刻,這塊土地上的人在想些什麼?一些老的價值觀都被拋棄了;或者,混亂,會讓人們重拾老價值觀?

最近,雖然美國股市低迷,但是「投資教父」華倫.巴菲特的書重新熱賣。不僅如此,《華爾街日報》與美國《商業週刊》等知名媒體,都一再以顯著版面探討巴菲特的投資觀點。

巴菲特與喬治.索羅斯是完全不同典型的股市投資者。他深入研究各股,不買自己不懂的股票、不短進短出,在變局中沉穩。這道理很簡單,但是九九%的人都做不到。

過去幾年,巴菲特的價值觀被冷落一旁,但他依然如故堅持。如今,時鐘倒轉,老價值觀成為新主流。這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我們以此為主題,探討巴菲特價值。

此外,最近這一個星期,有兩起大型金融合併案敲定,分別是國泰金控併世華銀行、富邦金控併台北銀行。兩宗合併案的主角都來自於首富家族蔡家。民國六十年代,蔡萬霖與蔡萬才兄弟分家,一個拿到國泰人壽,一個拿到富邦產險。經過多年的分頭發展,各自成就如今的金控集團版圖。在擴大自己的金控版圖過程中,他們的競爭更激烈。他們曾經是一家人,如今是競爭者,尤其在搶奪合併世華銀行案中,著墨最深。

這期《商業周刊》分別以三篇文章處理他們的競合。這包括,富邦集團的第二代企業家蔡明興在兩起合併案宣布後,接受商周獨家專訪的內容。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769期 2002-08-15

學巴菲特賺錢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