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聽一位幫台商建廠房的朋友說,部分前進上海的台商已有悔意。原因很多,包括大陸招商單位的承諾與實際運作有很大落差、環境不如預期…。部分台商評估後發現,後續的投資成本可能不止眼前的數字,但是「頭都剃下去,能不洗嗎?」於是只能硬著頭皮把廠房給蓋完,走一步算一步。

這段描述的背後,其實有許多故事正在發生。陸陸續續,我聽到不少類似的聲音。許多人乘興而去,敗興而歸。小則損失金錢與時間,大則難以數計。總而言之,有一些人對上海懷抱太高的憧憬、但太小的風險預估,一窩蜂的前進上海。上海確實誘惑人,確實是創業天堂,但是現在都是國際級的好手在較勁,是硬碰硬的肉搏戰。所以,任何前進上海的人都應該想清楚:「我是誰?我要什麼?我能在上海做什麼?」

否則,真的是一場恐怖的冒險。
這次《商業周刊》大陸組展開跨海採訪,包括上海的隊伍資深撰述周啟東、攝影翁挺耀,與台灣的隊伍主筆李采洪、資深撰述費國禎聯手,追蹤台商從上海撤退的故事與途徑。在採訪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經過這一年的洗禮,上海熱逐漸由瘋狂沉澱到理智,但是付出很大的代價。上海撤退的浪潮才剛開始,還會更大。剛從上海採訪回來的周啟東,完成這篇高難度的採訪心得是─「我的命只剩下半條」。

除了上述的越洋報導外,這期商周還有兩篇第二代企業家的報導。
其一是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他最近與大哥吳東進的新光金控宣布合併,而且將成為實際的掌舵者。他在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低調處理他與大哥的關係,顯然這對豪門兄弟的心結剛剛解開,仍處於敏感時期。吳東亮曾不顧父母反對選擇自己的婚姻,後來經歷過驚悚的綁票案,如今大家記得的是這位第二代企業家傑出的經營長才。不過,也正如他所說︰「合併之後,挑戰才真正開始。」

此外,「台灣首富」蔡萬霖的么子最近成為東泰產險的副董事長,這項職位的安排看來並不特出,但在蔡家的接班模式下,卻別有意義。《商業周刊》副總編輯王學呈有深入的分析。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763期 2002-07-04

上海大徹退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