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商業周刊》,除了台灣,還有來自上海、泰國、韓國等現場的內容。

三月下旬,《商業周刊》大陸組副召集人周啟東與攝影江思賢到蘇州及上海展開九天的採訪,探訪民國六十年次世代闖蕩大上海的實況,也比較這個世代兩岸年輕人的競爭力。

這篇報導,我最深刻的是六十年次的杜錦的一段談話,他說:「不論在上海混得多慘,我手中都有一張回程機票,只要再花人民幣九十元的機場稅,我就可以回家,我不要客死異鄉。」

這話聽來心酸。百年來,中國人總是漂泊。一個世紀前,我們的祖先留著長辮到美國淘金;五十年前,我們的父母因為戰局而遷移台灣;如今,我們及更年輕的世代因為事業,重回中國。

今年,我們在台灣的土地上掃祖先的墳,來年呢?

我指的「我們」,雖然泛指這塊土地上的台灣人,但我個人的經歷卻不盡如此。我出生至今,從未掃過墓,因為父母健在,而我從未謀面的爺爺、奶奶逝於彼岸。過去,我未掃過祖先的墓,因為我們在不同的土地上。未來呢?我的子孫也會因為同樣的理由,而無法掃我的墓嗎?這就是漂泊中國人的宿命嗎?或者,他們也會記得身上放一張回鄉的機票。

一次次報導台商前進大陸的故事,讓我們更清楚的看到中國經濟體的崛起,也更關心未來兩岸人的流動。

除了中國的崛起外,近年,在亞洲版圖上,韓國的復甦也成為一股新力量。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程天縱在《商業周刊》的新專欄〈IT縱橫談〉,本期有他從韓國歸來的觀感,評論這個國家的競爭力。

韓國之石,有哪些值得台灣攻錯?三月下旬才結束泰國之行(文章〈陳飛龍拿泰國米果搶台灣洋芋片市場〉刊載於本期商周)的《商業周刊》記者林亞偉目前又馬不停蹄轉往韓國,展開另一趟採訪,四月份他將帶回「漢江新精神」的專題。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751期 2002-04-11

上海創業新闖王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