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這件事,這半世紀有著很大的變化。

你或許聽過老一輩的知識分子們搭船,飄洋過海到美國或日本留學、秉燭讀書的辛苦故事。後來,負笈美國的台灣人越來越多了,交通工具升等為飛機,年齡也下降到十幾歲的小留學生們。台灣人半世紀以來的留學史,適可看到富裕台灣的變貌。

到美國、到歐洲、到日本留學是台灣人學習強國精神的企圖。如今日本沒落,東方霸主示弱,到日本求學的台灣人逐漸減少。反之,中國興起。這幾年到中國留學的台灣人數急速竄升,成為新留學潮。十年前,如果有人說要到中國留學,一定跌破一堆人的眼鏡,而今到中國留學者成為不少人理所當然的生涯規畫。

時代真的變了,而且變得好快。

到中國留學是這一波大陸熱下的產物,但冷靜下來,究竟它的效益有多大?風險與報酬率該如何評估?該如何選校、選科系?你適合到中國留學嗎?都值得深思。《商業周刊》資深撰述周啟東與資深記者劉志明聯手企畫了本期的封面故事,深入探討到中國留學的時代意義。

大時代,不但讓留學這件事變貌,更讓很多人物也變貌。

你還記得前總統府秘書室主任蘇志誠吧?他曾經是李登輝時代最當紅者,改朝換代、走出總統府後的他樣貌也變了,他現在的身分叫做商人、叫做董事長。只不過,蘇志誠擔任的是負債兩百億的東雲公司董事長,所以身段也不同了。他與李登輝曾經親如父子的關係也質變。這期《商業周刊》有獨家專訪。

世事紛雜,權勢與名利我們無法左右,但總有一些是能握在手上的,譬如情誼。去年《商業周刊》報導了〈移民合歡山〉專題,與這群移居者成為好朋友。過年時,熱情的他們寄來大批山上盛開的特殊品種蘭花與鬱金香,讓身處紛擾都會的我們感受到難得歡喜。謝謝,合歡山的朋友們。

本文出自

商業周刊第744期 2002-02-21

到大陸拿學位

線上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