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疫情下重探人道醫療的關鍵抉擇》 臺灣人如何加入無國界醫生的國際人道救援行動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Sponsor

《疫情下重探人道醫療的關鍵抉擇》 臺灣人如何加入無國界醫生的國際人道救援行動

廣編企劃
2021.06.21
摘要

新冠疫情的爆發,讓習慣了健保資源的臺灣人,第一次面臨到疫苗缺乏、醫療量能不足的惶恐。遍佈世界各國救援前線的無國界醫生(MSF)就以20年前愛滋藥物高價壟斷而無法抑止病情在非洲蔓延的經驗為例指出,只要國際間疫苗沒有獲得公平分配,疫情就不會結束。

比起臺灣到今年才大量出現新冠肺炎確診案例,全球很多地方已經陷入這種困境長達1年,還有很多人,可能一生都活在醫療極度匱乏的處境。財團法人無國界醫生基金會執行長鄔荻芳(Ludivine Houdet)表示,MSF平均每年在全球70個國家、執行400多項救援專案,包括以天然災害72小時內為目標、搶在黃金救援時間內介入的緊急醫療應變以及傳染病防治,並為受戰亂所苦或被排拒在醫療體系之外的人們提供醫療援助。

MSF的後勤人員正緊急將醫療物資運送上飛機。Julien Dewarichet 攝影

「疫情讓原本就缺乏醫療資源的地方更加匱乏,在去年的疫情初期,全世界都缺少醫療口罩和防護裝備,封城和禁航也對我們的緊急人力佈署和物資配送造成影響。現在相關防護裝備已較充裕,但我們也看到在部分國家,例如巴西、印度,氧氣瓶正陷入嚴重缺乏,在新冠肺炎的生死一線之際,氧氣甚至比疫苗更重要。我們設法在當地或跨國進行調度,但需求仍遠遠大於所能供給的量。」鄔荻芳說。

財團法人無國界醫生基金會執行長鄔荻芳

救援前線之外的全球現場 用發聲提高國際關注

目前MSF正對國際社會發出呼籲,希望提供氧氣瓶和必要醫療物資到這些資源短缺的地方,並提倡「人人都必須有施打疫苗的權利」,與各國政府、藥廠協商放棄疫苗專利,以擴大疫苗的生產。

「對MSF而言,前線的醫療救援工作很重要,為救助對象發聲、提高國際關注,把第一線的真相帶給世界也很重要。」鄔荻芳表示,1971年MSF創立,就是由一群醫生和記者所推動,50年來MSF一直維持著醫療服務和見證發聲雙軌並進的精神,例如MSF在1999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並一路持續至今的「病者有其藥」倡議行動。她說:「有許多殘酷的現實赤裸裸呈現在MSF前線工作的現場,如果沉默坐視,就等同於默許了這些暴行。」當目睹針對MSF受助者的極端暴行發生,例如傷病者的醫療照護受阻、醫療設施受威脅、災難被忽視,或是援助短缺或遭濫用,MSF便可能會透過公開發聲的方式,尋求外界對這些地區的共同關注關注。


無國界醫生擴大在孟買的醫療工作,同時採取預防措施,以持續地為脆弱人群提供優質醫療服務。Abhinav Chatterjee攝影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中,MSF卻不時陷入勇於發聲和救人第一的兩難,在選擇揭露的同時,有時就代表必須做好無法接近病人進行救援工作的準備。為了保持絕對的中立和獨立原則,MSF鮮少接受政府機構資助,而以民間募款作為主要來源,但見證發聲的DNA仍導致有些國家或地區拒絕MSF的救援行動。

把握救援當下 每一秒、每一項資源都珍貴

MSF的另一個兩難,還有救助專案對象的決策。鄔荻芳說明:「MSF的一個重要精神是『Here and Now』,此時此刻知道哪裡有事情發生,就在當下做出回應,但我們無法拯救全世界,有時的確必須做出困難的抉擇。」MSF每年的專案數量約在400上下,有時必須選擇關閉舊的專案,將資源用來開啟新的專案,有些舊的專案可能因安全考量,或是在評估病人的治癒情形、當地醫療人員已能自行運作…等綜合考量下關閉,將資源分配到有迫切救援需求的新專案,在有限的財力、人力、物力資源下尋求平衡。每一年,MSF會根據募款單位的預估金額,以及個別專案的各種客觀狀況做出預算配置,「募得的金額越多,我們能做的事情就越多,但是永遠還是有更多人需要幫助,永遠都是選擇題。」

全球疫情大缺氧。無國界醫生發表《渴求氧氣》緊急情報指出不穩定的氧氣供應是可以殺人的。Majd Aljunaidg攝影

無國界醫生在臺灣 不是醫生也能加入拯救生命的一份子

2019年,無國界醫生台北辦事處正式登記為「財團法人無國界醫生基金會」,可以更有系統性地展開推廣和募款活動,也希望能在臺灣募集到更多服務量能。「地球上每一個地方都有不同的能量,像是臺灣就有很多應對天然災害急難和流行病的專家。這也是MSF這樣的國際組織存在的意義,串聯世界不同地方的能量,為其他角落做出貢獻。」鄔荻芳說。

為了可以快速因應全球不同地方的緊急醫療需求,MSF有著綿密完善的全球網絡和嚴謹的作業體系,除了51%的前線醫療專業人員,物流、行政、專案管理、人資、財務也都扮演重要的角色,甚至是與當地社會與政府單位協商、建立關係,確保團隊能被接納、安全進入救援的專業人才。各種專業人員有90%來自當地,只有10%的人力需要從異地派遣支援。


前線醫療人員正在為病人進行緊急手術。Albert Masias攝影

目前臺灣完成過任務的前線人員中,包含9位醫生、1位流行病學家,還有1位財務人員,在與臺灣截然不同的前線環境中,做著同樣的救死扶傷醫療工作,面對的卻是截然不同的挑戰。明明醫師在大多數國家都是高社經地位的工作,為什麼這些醫師卻自願前往貧困甚至危險戰亂的地區,走上不同於既定印象的行醫道路?鄔荻芳說,每個人加入MSF也許有不同理由,但多數人之所以選擇成為醫師,都是信奉拯救生命的價值,而在MSF,讓他們有機會用不同的方式貢獻一己之力,在更需要他們的地方發揮自己的價值。「有些人可能會覺得我們的工作帶著犧牲奉獻的光環,但對我來說,這不過是擇我所愛、順應職志。我相信對大部分MSF的成員而言,我們都很幸運有這樣的選擇。」

新冠疫情期間MSF在歐洲多國皆支援養老院建立感染防控措施,因為老年人口是出現重症的高危險群。Olmo Calvo攝影

一針一藥都需要您的支持

邀請您「立即捐款支持」成為MSF的救援夥伴。當您下次從新聞看到無國界醫生在戰火、疫情爆發、天災中救治傷者時,您會知道您也是我們的一份子,正與我們一起拯救最脆弱的生命。(服務專線:02-2709-1313)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