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蘇格蘭「獨立公投」,只是不爽英國沒有「拚經濟」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蘇格蘭「獨立公投」,只是不爽英國沒有「拚經濟」

尊嚴與麵包的代價
尊嚴與麵包的代價 (攝影者:駱裕隆)
撰文者:Robert Skidelsky
大師開講 2014.09.18 11,215

我相信蘇格蘭人是明智的,因此我認為他們會在本週的獨立公投中說「不」。但是,不管公投結果如何,民族主義的崛起已成為蘇格蘭和歐洲其他地區的一個壯觀景象,這是政治主流「微恙」的一個病症。

許多人現在認為,組織我們事務的當前方​​式不值得絕對的忠誠;政治制度導致關於經濟和社會替代方案的嚴肅討論無從進行;銀行和寡頭統治著國家;民主只是掛羊頭賣狗肉。民族主義許下一個擺脫根本不是替代方案的「明智」替代方案的辦法。

民族主義者可以分為兩大類:真正相信獨立能擺脫行不通政治制度的人;以及利用獨立威脅迫使現有政治體制讓步的人。無論如何,民族主義政客都有一個巨大的優勢,他們必須要務實的計劃:所有好東西都會隨著主權的到來而到來。

廣告

儘管自二戰以來,民族主義政治就一直被經濟繁榮和戰前恐怖的記憶所壓制,但歐洲為其復甦提供了溫床。這不僅是因為歐洲經濟的長期萎靡。這是因為,幾乎所有現有歐洲民族國家都有在地理上集中分佈的種族、宗教或語言少數群體。此外,這些國家融入歐盟——一種自願加入的帝國——這對其公民的忠誠構成挑戰。因此,民族主義者要嘛打著歐洲的旗號反對祖國,要嘛打著祖國的旗號反對歐洲帝國。

英國也因此同時產生了兩種民族主義。民粹主義者尼格爾·法拉奇(Nigel Farage)領導的聯合王國獨立黨(United Kingdom Independence Party,UKIP)要求倫敦保護英國獨立於歐盟官僚體制。詭計多端的阿萊士·薩爾蒙德(Alex Salmond)領導的蘇格蘭國家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SNP)要求布魯塞爾保護蘇格蘭獨立於西敏寺的「帝國」議會。在條件合適時,民族主義總是能找到「其他人」,而他們本身的意義,就是作為「其他人」的對立面。

蘇格蘭民族主義不是由最近的經濟危機帶來的,但蘇格蘭公投是。1999年,蘇格蘭首次召開了下放議會(devolved parliament),SNP因此有了在愛丁堡的政治平台,宣傳其獨立運動。2010年倫敦工黨政府的下台是選民懲罰其在2008—2009年經濟崩潰中的責任的方式。但是,儘管工黨受到懲罰讓保守黨在倫敦上台,但也導致2011年SNP在愛丁堡贏得多數勝利。為了維持在蘇格蘭的執政地位,英國首相卡麥隆被迫允許獨立公投。

獨立的蘇格蘭政府將面臨巨大的經濟成本。它將繼承其在英國公共部門債務的相應部分以及未來負債,並且再也不能獲得目前英國財政部所給予的巨額補貼。SNP宣稱北海石油所帶來的額外收入將能抵消補貼減少。但這些收入天然具有時間局限性,SNP也沒有提到石油開採殆盡時的巨大報廢成本。因此,幾乎可以肯定地說,蘇格蘭稅收負擔將會高於英國。此外,位於蘇格蘭的主要銀行和許多大企業都表示它們會將一些業務遷移到倫敦。蘇格蘭還將遭到英國防務合同的損失。

廣告

根據SNP的說法,獨立的蘇格蘭不會導致英國內部市場分裂,因為它將維持與英國的貨幣聯盟。但英國三大政黨和英格蘭銀行都拒絕了這一點。如果蘇格蘭人希望獲得主權,他們就需要自己的貨幣——以及自己的中央銀行:蘇格蘭銀行將無法求助於英國最後貸款人。

蘇格蘭也許會試圖保持其自身貨幣與英鎊的平價,但這需要比蘇格蘭中央銀行所能擁有的更大的儲備量,至少在一開始是如此。而浮動於英鎊的蘇格蘭貨幣意味著巨大的交易成本,將有礙兩國之間的貿易。

至少從短期看,加入歐盟也不是容易的辦法,這要求獨立的蘇格蘭申請入盟資格。

簡言之,SNP的一國社會民主之夢與將英國的各部分、英國與歐盟、以及歐盟與全球化世界的其他部分聯繫起來的互相依存性相衝突。所有這些都沒有讓蘇格蘭民族主義者退縮。

在後崩潰時代歐洲民族主義的發展中,其標準制定者常常利用移民激發危機前針對全球化的不滿情緒——尤其是文化與身份的喪失、社會意識的下降、工資停滯、不平等性加劇、不受控制的銀行以及高失業。他們質疑承擔了全球化成本的窮人是否能從中獲益。

在這樣的情緒下,人們更願意將堅持民族主義需付出的代價打折扣,因為他們已開始懷疑自由資本主義對手的好處。比如,俄羅斯老百姓拒絕面對俄政府烏克蘭政策的成本,這不僅是因為他們低估了這一成本,也是因為與該政策所帶來的巨大的心理提振作用相比,這一成本顯得不再重要。

今天的民族主義沒有20世紀30年代那麼危險,因為經濟困境遠沒有當時嚴峻。但民族主義的「死灰復燃」是一個徵兆,預示著某種政治形式宣稱能滿足除集體歸屬的安逸感之外的所有人類需要——然後讓人民失望時會發生什麼。

羅伯特·斯基德爾斯基(Robert Skidelsky)是英國上議院議員,華威大學政治經濟學榮譽教授

作者簡介_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大師開講」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公投 蘇格蘭 英國 拚經濟
大師開講
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