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西方「默許」政變 加速埃及崩潰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國際 | 全球話題

西方「默許」政變 加速埃及崩潰

撰文者:薩克斯
大師開講 2013.08.30 14,926

埃及
埃及
來源:CNN

埃及的極端對立和流血衝突日益嚴重,釜底抽薪之法就是恢復前總統穆西(Mohamed Morsi)正式民選總統的地位。以軍事政變推翻他,並非正義之舉。的確,有數百萬示威群眾反對穆西統治,儘管選舉結果說的是另一回事,但大規模街頭抗議也不構成假「人民」之名、行軍事政變之實的充分理由。

埃及社會深受宗教派別、意識形態、階級與種族所切割,這一點無庸置疑。但自從人民在2011年2月推翻前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長達30年的統治後,這個國家已歷經多次投票選舉,結果顯示,伊斯蘭政黨與立場獲得廣大民眾支持,儘管他們也讓國家的分裂情況表露無遺。

廣告

2011年末至2012年初,埃及舉行國會選舉。穆西所屬的自由與正義黨(Freedom and Justice Party)原由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所創立,在大選中贏得相對多數,伊斯蘭陣營共同獲得三分之二的選票。

2012年6月,穆西以52%比48%的微幅差距擊敗穆巴拉克時期的最後一任總理夏費克(Ahmed Shafik),當選總統。2012年12月的公民投票,儘管投票率低落,但仍有64%選票同意由穆斯林兄弟會所支持的憲法草案。

民選總統被推翻
軍方壓制,衝擊民主萌芽

有人認為,埃及甫萌芽的民主陷入絕境得歸咎於穆西的權力欲。不過,這個世俗的觀點根本禁不起檢視。

教士、軍隊及穆巴拉克時期的穆斯林兄弟會反對者在能力可及之處,用盡一切民主與不民主的手段方法,阻止伊斯蘭政黨實現民主權力。這一點與埃及歷史上幾十年來的做法如出一轍,也就是剝奪兄弟會和普遍伊斯蘭政治勢力受法律保護的權利,他們的成員受到監禁、虐待及流放。

這波指責穆西統治不民主的聲音源自於,他一再試著讓民選國會和總統脫離軍隊設下的反民主陷阱。2011年至2012年,伊斯蘭政黨在國會選舉大勝後,軍隊領導人和充斥穆巴拉克時期的最高法院,這些法官亟欲癱瘓新國會,並進一步阻止它召開大會起草新憲法。

關鍵行動發生在2012年6月,當時,完全由穆巴拉克時期遺老所組成的最高法院,以似是而非的理由宣布國會選舉結果無效,軍隊因而重申它擁有完全合法的權力。

革命爆發讓經濟惡化
亟需IMF金援,卻無果

隨後穆西贏得總統選舉,也因而掀起一場國會和憲法未來如史詩一般的戰爭:穆西想保護民選國會,但軍隊卻拚命要解散它。最終,穆西堅持民選國會召開制憲大會,並催出草案,正式於2012年12月公投通過。

埃及的經濟情況在這些權力鬥爭下變得更加惡化,這種結局與典型政治革命相差無幾。革命往往讓新政府一方面要面對社會需求急遽高漲,像是人民紛紛要求加薪、增加社會福利支出,另一方面又遭遇資本出走、金融動盪和生產力嚴重崩潰。就埃及而言,革命爆發後,最重要的觀光旅遊業因而大幅萎縮,失業率飆升、貨幣貶值,物價激增到堪稱危險的程度。

所有這一切局面都在意料之內,也絕非一個欠缺經驗、市場信心和充分掌握權力平衡的新政府所能處理。從歷史角度來看,外來第三方組織因而扮演舉足輕重角色。各國政府與國際貨幣基金(IMF)是否會擴大新政府的救命融資?抑或是任由新政府在貨幣貶值與通貨膨脹的海嘯中載浮載沉?

這下,一邊對民主大放厥詞、一邊仇視穆斯林,而且向來不牢靠的西方國家攤牌了,但它們說出來的話卻是模稜兩可、滿口託詞,而非承諾與援助。穆巴拉克垮台兩年半了,國際貨幣基金一直跟埃及政府閒扯淡,一毛錢都不借,這不僅封殺埃及的經濟前途,更導致社會不安和最近的政變。

西方國家冷眼旁觀
打民主之名行幫兇之實

媒體紛紛報導,西方最終默許埃及軍隊推翻穆西、逮捕穆斯林兄弟會領導人,鎮壓伊斯蘭教徒;美國總統歐巴馬遲遲不願表態支持埃及民選領導人,或甚至不願將這次推翻稱為「政變」(藉此保護持續從美國流向埃及軍隊的資金)。這些跡象在在表示,事到臨頭時,西方與反伊斯蘭陣營反而會破壞民主。當然,若套一句英國左翼作家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話,西方「所做的一切,都是打著民主之名」。

埃及政變和西方一旁觀戰的志得意滿(假設兩者沒有共謀),最終可能會毀掉埃及。穆斯林既不是邊緣政治團體,也非恐怖主義勢力,他們代表埃及人口中的極大部分,可能高占一半以上,因此也肯定是這個國家組織最嚴謹的政治力量。不管西方與埃及反穆斯林派如何試著將其行為正當化,試圖鎮壓穆斯林兄弟會、否定穆西透過選舉得來的總統地位,這些作為極可能導致大規模暴力並箝制民主。

就這一點而言,西方正確的做法應是呼籲埃及軍隊恢復穆西總統職位、立即提供資金以助穩定埃及經濟,並且支持真正的多元主義,而不是那種一旦選舉結果不合意,就重提軍事政變的那一種多元主義。

真正的多元主義意味著接受伊斯蘭政治勢力在新埃及和中東地區國家茁壯的事實,一旦少了它,西方到最後很可能淪為使埃及落入暴力與經濟崩潰輪迴的幫兇。

小檔案_薩克斯Jeffrey Sachs

聯合國秘書長特別顧問
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所長

作者簡介_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大師開講」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穆巴拉克 金援 憲法 軍權 穆斯林兄弟會 穆西
大師開講
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