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敘利亞化武攻擊,美國開轟抵制是對的!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敘利亞化武攻擊,美國開轟抵制是對的!

撰文者:布萊爾
大師開講 2013.08.30 10,732

在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後,美國、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加拿大、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等國軍事領導人在約旦召開緊急高峰會後發表聲明,是一項值得歡迎的舉動。

在漫長而痛苦的伊拉克、阿富汗行動後,我理解一切躲避動盪、冷眼旁觀但拒絕親身參與、在旁指手劃腳卻不願插手改變現狀的心態。但我們必須明白拒絕腳踏實地努力的後果。

只要想到「干預」,我們就會倒抽一口氣。但是否考慮過坐視不理將會帶來的後果:敘利亞被阿薩德的殘暴和基地組織分支機構的屠殺所吞沒,演變而來的危險遠勝於20世紀90年代阿富汗的極端主義溫床;埃及則陷入混亂;還有伊朗自己,儘管換了新總統執政,但仍然是掌握核武器的政教合一的獨裁統治。西方將無所適從、盟國會感到失望、而敵對勢力則有恃無恐。這的確是噩夢般的場景,但它的出現卻並不牽強。

廣告

先說埃及。在很多西方人看來,很明顯是埃及軍方推翻了民選政府,而且仍在鎮壓合法政黨,屠殺該黨的支持者並監禁其領袖。因此我們越來越傾向於排斥新政府。我們認為這樣做是在堅持我們的價值觀。這種想法我完全可以理解。但這麼做將犯下嚴重的戰略錯誤。

這種看法的謬誤在於穆兄會的​​性質。它不是我們眼中正常的政黨。如果想加入英國保守黨、德國基督教民主黨或美國民主黨,你可以非常輕易地這樣做,因為他們將敞開胸懷歡迎你的加入。上述所有國家的所有黨派都尊重基本的民主自由。

但穆兄會卻不是這樣的政黨。成為黨員需要長達七年的誘導和灌輸,是等級制度管理下的運動。

看看他們的演講——這些演講針對的不是西方,而是自己人。他們在埃及的所作所為絕非「執政不利」。如果選出了糟糕的政府,那麼很遺憾——你只能接受。相反,穆兄會全面篡改憲法並控制政府,以此來鞏固自身的統治。它所追求的價值觀與一切民主主張相抵觸。

因此,你可以理所當然地批評埃及新軍政府的行為,但卻很難批評軍政府發動干預的動機。現在埃及面臨的所有選擇都非常凶險。傷亡者中既有大批軍警、也有普通民眾;同時,作為利比亞格達費倒台的副產品,埃及現在到處都是武器。但單純地譴責軍方,也換不回民主制度。

埃及不是19、20世紀全球權力遊戲的產物。它的古老文明可以回溯幾千年,民族自豪感非常強烈。軍隊在社會中佔有特殊地位。民眾的確希望民主,但卻對穆兄會的民主威脅,以及極端天真的西方評論家嗤之以鼻。

我們理應支持新政府採取穩定行動;敦促所有人、包括穆兄會成員遠離街道;迅速組織各方都能接受的派遣獨立觀察員的選舉。應當起草新憲法保護少數族裔權利和國家的基本精神,所有政黨都應該按規則行事,以確保民主進程的承​​諾和透明度。

這是唯一能夠幫助多數真正渴望民主的民眾的實際方法,而不是利用選舉走上獨裁之路。

我們很清楚敘利亞發生的一切,而且清楚它其實不該發生。但此時我們應拋開道德觀以全球利益為重。坐視不理意味著敘利亞解體、在流血事件中四分五裂、威脅到所有周邊國家的安全、讓恐怖主義浪潮席捲整個區域。阿薩德將繼續在阿富汗最富裕的地區掌權,該國的東部腹地則陷入痛苦的宗派憤怒。伊朗將在俄國的支持下實力不斷增強——而西方國家則明顯束手無策。

我聽到的說法顯示,西方國家似乎根本無法做什麼:敘利亞的防禦系統太過強大、問題太過複雜、而且為什麼要在沒有更好方案的情況下做出選擇?

但別人正在表明態度。他們在面對外來干預時並未驚慌失措。他們正在支持以前所未有方式對平民發動攻擊的獨裁政府。

我們現在應該做出選擇:支持與我們有同樣願望的群體;他們看到我們的社會雖然有種種缺點,但仍有值得敬佩之處;他們清楚不該在專制和政教合一之間做出選擇。我厭惡我們眾多評論背後所隱含的潛台詞,即阿拉伯人、甚至伊斯蘭人根本無法理解自由社會,我們不相信他們能夠接受賦予宗教恰當地位的現代化政治制度。

這種說法是不對的。伊斯蘭未來的生死鬥爭正在進行中,而極端份子的目的是要顛覆其開明的傳統和現代世界。

我們不應在這場鬥爭中隔岸觀火。從伊朗到敘利亞、埃及、利比亞、突尼斯、以及非洲,中亞和遠東的其他地方,無論極端主義在哪裡毀滅無辜民眾的生命,我們都應該在他們身邊給予幫助。

身為2001年911恐怖襲擊後的決策者,我清楚這些決策所帶來的衝突、痛苦和代價。我明白輿論為什麼會發生如此大的變化。但沒有必要恢復以前的政策就能夠改變現狀。今天捲起這場風暴的力量,正好是讓阿富汗和伊拉克干預行動變得如此艱難的同一股力量。

這種力量必須被打敗。無論需要多長時間我們必須打敗它們, 否則它們會持續存在。這些力量將會發展壯大,直到我們再次走到十字路口;到那時,我們將​​別無選擇。

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1997到2007年擔任英國首相。

作者簡介_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大師開講」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中東 911 獨裁 民主 埃及 軍權
大師開講
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