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加拿大鵝在中國退燒,年輕人瘋搶軍大衣和花棉襖:是潮還是省?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至頂箭頭

國際 | 趨勢中國

加拿大鵝在中國退燒,年輕人瘋搶軍大衣和花棉襖:是潮還是省?

加拿大鵝在中國退燒,年輕人瘋搶軍大衣和花棉襖:是潮還是省?
中國社群網路上興起這樣的話:「不是羽絨衣買不起,是軍大衣更有性價比」、「不是羽絨衣買不起,是大花襖更有性價比」。 (來源:翻攝自小紅書)
撰文者:張琳
Z世代觀察 2023.12.13
摘要
  1. 「羽絨衣越來越貴」、「中國產羽絨衣賣到人民幣7000元」等話題登上中國微博熱搜。
  2. 最近,中國男大生裹著軍大衣、女大生穿著花棉襖上街的各類影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
  3. 一名中國男大生表示,去年大家都在搶加拿大鵝(Canada Goose),今年則改為買軍大衣。

最近,中國北方各地大幅降溫,男大生裹著軍大衣、女大生穿著花棉襖上街的各類影片在網路上廣為流傳,「羽絨衣越來越貴」、「中國產羽絨衣賣到人民幣7000元」等話題也登上微博熱搜。(編按:本文幣別皆為人民幣。)

「不是羽絨衣買不起,是軍大衣更有性價比。」軍大衣和花棉襖知名度變高的背後,是許多年輕人不再追捧大品牌,而越來越關注產品的實用性和性價比。

為了買到一件好看且CP值高的花棉襖,90後的安琪周末起了個大早,搭了一個半小時地鐵從北京東三環趕往接近北六環的市集,卻空手而歸。「沒有我想要的款式。」回來的路上,不死心的安琪卻意外在電商平台找到了心儀的款式,立刻下了單。

廣告

年輕人對於軍大衣、花棉襖的追捧,與前幾年消費者追求加拿大鵝等大牌羽絨衣,形成反差。

隨著消費回歸理性,價格、品質成為真正的剛需。不同品類的商家也聞風而動,千方百計的降低成本、改變經營策略,以提高售價競爭力和吸引力。

「幾百元的軍大衣,穿出加拿大鵝的效果」

這個冬天,年輕人的軍大衣熱,不少商家都沒預料到會爆單。

「去年大家都在搶加拿大鵝(Canada Goose),今年都下單軍大衣了。」大二學生祁東表示,大學生們把眼光看向了「品質好又暖和的軍大衣,幾百元的軍大衣就能穿出加拿大鵝的效果,還能引領冬季穿搭新潮流,它不賣爆誰賣爆。」祁東補充道。

廣告

祁東在拼多多為整間寢室下單了6件軍大衣。

「為了買軍大衣,我纏著老闆聊了一個晚上。」祁東提到,從軍大衣是否抗風,到內裡填充哪種棉花,甚至是軍大衣怎麼穿搭,「越聊越上癮,就像趕東北大集和老闆嘮嗑。」(編按:嘮嗑,中國東北方言,指談天、閒聊。)

祁東和朋友們買爆軍大衣,安琪則和姐妹們「狂入花棉襖」。

要想挑選到一件「抗風抗凍,顏值過關」的花棉襖,並不容易。在此之前,安琪穿越大半個北京在早晨的市集上「淘棉襖」,但早市的款式老、樣式少,老闆看見是年輕人來買,更是愛理不理。

不過,在返程路上,安琪在手機上看到了心儀的款式。在她詢問尺碼後,老闆不僅立即回應,並且熱情的問了詳細的腰圍、肩寬,甚至還傳了自己的上半身照,這讓安琪瞬間被圈粉,「對於我們年輕人買花棉襖,老闆不僅理解,還陪著我玩梗,真的太有意思了。」

安琪在拼多多上買到心儀的花棉襖。
安琪在拼多多上買到心儀的花棉襖。 (來源:字母榜(安琪 供圖))

最終,覺得自己「被理解」的安琪,不僅挑到自己喜歡的款式,還拉好友一起下單,「就按老闆推坑的,碎花棉襖配素色旗袍,我們一起拍套新中式穿搭大片。」

「入拼門」的年輕人,也總能在拼多多找到自己的「網路親戚」。

「有次買垃圾袋,快遞出了問題,老闆直接補發。還有上周買的愛媛橙,運輸途中壓壞一層,老闆直接補送了一箱。」作為不擅長殺價的大學生,祁東早已把手機另一頭的老闆,當成「網路親戚」。

對他而言,「感覺老闆們很像我大阿姨,主打一個實惠,不會讓我吃虧,不管是大件小件,我不用擔心買貴,售後態度是最好的。」

花棉襖到貨後,安琪迫不及待穿上身,連拍了好幾張照片,還傳給了店主。儘管早已習慣不和賣家有過多的對話,她還是很想感謝老闆幫忙挑選了合適的款式。

讓她感到暖心的是,「老闆誇我搭配得好看,還要了我裙子的資訊,」在買賣雙方之外,接地氣的聊天,也讓北漂的她似乎回到老家,「就像和我大姨嘮嗑,不管多久沒見,總能聊起來。」

拼多多商家不只拚商品CP值,更拚親切度

11月15日,90後的軍大衣店主孫晗,在工廠倉庫中,身穿自家販售的綠色軍大衣,和使用者「對暗號」,不斷傳著「王子請下單」、「公主請下單」打字到手抖。與此同時,他也意識到,突如其來的巨大關注度,總算來了。

孫晗今年9月在拼多多開店。他去年畢業,20萬元是他全部能拿出的啟動資金,進貨、租庫房和招人後所剩無幾。開店成本低是他選擇拼多多的主要原因,「只需要1000元保證金。」

去年,孫晗留意到軍大衣紅了一陣子,預判今年還會有一波購買潮,但他不確定自己的小店能不能接到這波流量。「一開始,我設想每天能有個200單就不錯了,現在日銷量已經達到2000單。」

「大學生是主要購買客群。」在後台,孫晗看到不少人一買就是4件、6件,收件地址都是某某大學。年輕人的購物方式也不走尋常路,「對暗號」成為交易的基礎。

「現在已經從王子、公主請下單,升級為國王、王后請下單了。」在孫晗看來,做年輕人的生意,不僅要有高cp值的商品,商家還要跟上網路潮流。「對暗號,大學生才覺得你是自己人,才會在你這兒下單。他們收貨後還會發圖問我潮不潮,我每個都回覆『真潮』。」

除了像孫晗一樣的個人創業者,不少由代工廠轉自銷的公司,也感受到線上流量的巨大推力。

「5萬了!」就在剛剛過去的雙十一,楊宇公司生產的「暖腳寶」在拼多多萬人拼團活動中,單日售出5萬件,甚至一度賣斷。

看著不斷上漲的銷量,楊宇撥通了工廠負責人的電話,要求對方增加生產量。「取暖設備並非單純依靠大促銷提振銷量,氣溫是更重要的影響因素。」

在楊宇看來,在堪稱紅海的中國電商市場,只有做品牌才能延長企業的生命周期。2018年,在楊宇以電商負責人的身份進入公司之時,公司已經將電商通路的重心轉移到拼多多上,「對於工廠而言,拼多多或許蘊藏著新品牌的新機會。」

 (文中安琪、小敏、祁東均為化名)

*本文獲微信公眾號「字母榜」(ID:wujicaijing)授權轉載,原文:告別加拿大鵝的年輕人,正在瘋搶軍大衣

責任編輯:倪旻勤
核稿編輯:陳瑋鴻

下滑箭頭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下滑箭頭
拼多多 年輕人 穿搭 羽絨衣 電商 中國
Z世代觀察
Z世代觀察
編輯精選
展開箭頭

Z世代指的是1997年到2010年代初期出生的人,目前他們已經占全球人口35%比例。作為首代從小接觸網際網路和數位行動裝置的社會群體,Z世代的價值觀與X世代、Y世代大相徑庭,也因此產生許多新奇有趣的社會現象。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