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menu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中國年輕人在小紅書發起「請100位陌生人喝咖啡」挑戰:覺得和他人距離沒那麼遠了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至頂箭頭

國際 | 趨勢中國

中國年輕人在小紅書發起「請100位陌生人喝咖啡」挑戰:覺得和他人距離沒那麼遠了

中國年輕人在小紅書發起「請100位陌生人喝咖啡」挑戰:覺得和他人距離沒那麼遠了
從2022年年底開始,「請100位陌生人喝咖啡」的活動開始在中文社群媒體上出現。這項活動「人傳人」,不斷有更多人在網路上發起同樣的活動。 (來源:Dreamstime/典匠影像)
撰文者:畢安娣
Z世代觀察 2023.12.13
摘要

1.從2022年年底開始,請陌生人喝咖啡的活動開始在中文社群上出現,這項活動「人傳人」,不斷有人在網路發起同樣的活動。

2.「未知」是請100位陌生人喝咖啡的魅力所在,你永遠不知道對方的故事會怎樣打動你,甚至改變你。許多人嘗試後發現,和陌生人沒有目的的聊天,其實不難。

3.和陌生人喝咖啡,和今年流行的CityWalk(城市漫步)有異曲同工之妙:回到當下,用最直接的方式了解所處世界,你也不必擔心自己不夠好。

年輕人有多渴望建立連結?

在上海的一間咖啡館裡,小布和一位男士喝著咖啡,聽他傾訴自己的隱密愛好——打扮成女人。這件事很難在生活中向身邊的人坦露,但面對小布這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這位男士倒是卸下了負擔。

小布前陣子在網路上發文,發起「請100個陌生人喝咖啡」的活動,報名的人絡繹不絕,這位男士就是其中之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在武漢的一家咖啡館,一個2000年後出生的女孩帶著一首詩,交給了咖啡店主魚蛋。魚蛋也發起請100個陌生人喝咖啡的活動,女孩報名,在赴約的前一晚,她就先偷偷到咖啡館探勘,並在那寫好一首詩。

從2022年年底開始,請陌生人喝咖啡的活動就在中文社群媒體上出現,並很快傳開來。發起活動的人,多會在網路上用文字記錄和陌生人見面的感受、聊天內容。這種活動「人傳人」,不斷有人發起同樣的新活動。

如果你去報名,會發現,排程往往已經排到一個月以後。

和陌生人喝咖啡,「未知」正是魅力所在

「陌生」意味著未知,這種未知也是請100位陌生人喝咖啡的魅力所在。未知,是你永遠不知道對方的故事會怎樣打動你,甚至改變你。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魚蛋還記得,有位曾在韓國坐牢的女孩,向她講述自己的經歷。她說自己在韓國誤入詐騙集團,雖然知道事有蹊蹺,但又因為想賺錢,於是沒有深究,最終被捕入獄。女孩坦誠面對自己過去的勇氣,讓魚蛋深受觸動:「我想隱藏一輩子的事情,可能也可以試著把它說出來。」

未知也意味著,活動的走向也許不在意料中。

小布剛開始發起請100個陌生人喝咖啡,是想和人談論死亡。去年底,43歲的她被檢查出疑似癌症,雖然經過手術,確認是良性腫瘤,但這次經歷讓她有重獲新生之感,讓她開始思考死亡。

小布發現,想和她聊死亡的人寥寥無幾。但是,她收獲了驚喜,她發現2000年後出生的年輕人明確的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且「不畏懼談論躺平」,和自己年輕時完全不同。她還發現不少人正經歷失業,1980後出生的青壯年人,是負擔很重的一代人。

漸漸的,小布請100個陌生人喝咖啡的活動,已經進行好幾輪,累積超過400位陌生人。她把感受發在小紅書帳號「布蘭達」上,依然不斷有人報名,目前已經報名但未安排時間的還有上百人。有人甚至建議她開辦「紅娘」業務,但小布對1980年後出生的一群人很感興趣,也更有共鳴。於是,她建立相關的群組,並籌辦多人見面的聊天會。

曾經當了將近10年「滬漂」的王曉龍,則希望透過和陌生人聊天,了解一座城市。王曉龍經歷超過半年的失業,今年5月剛離開上海,回到老家內蒙古,並在陌生的呼和浩特市落腳。在上海工作時,他在廣告的主業之外,有豐富的生活。住在上海法租界內,去哪都方便,他參加各種活動、和人聊天,也和同好切磋街舞。

在呼和浩特定居之後,他還是會跳街舞、和夥伴出去吃飯,但他發現自己想聊的,和夥伴完全不同,連早已習慣的AA制,在這座城市也不是共識。於是,王曉龍開始和陌生人喝咖啡,他好奇這座城市的年輕人究竟是什麼樣子,也期待找到聊得來的朋友。

王曉龍的請100位陌生人喝咖啡,只進行不到一半就喊停。因為見了四十多位陌生人後,他覺得相同工作的人密度太高,這些陌生人想聊的內容大同小異,也難有共鳴。最後,和他最聊得來的,竟然是一位四十幾歲的大哥,王曉龍和他變成朋友。

「請陌生人喝咖啡」變商家的行銷活動、自媒體的經營素材

也有人嗅到商機。

對於販賣飲品的店家來說,請陌生人喝一杯,是一個執行起來很簡單的行銷活動。只要頻率控制得當,在放下戒備的一對一聊天下,把來者轉化成長期顧客,似乎值得期待。

在社群媒體上,發起「請陌生人喝XXX」活動的咖啡館、酒館、茶館不少,有的已經進行數個月。

魚蛋告訴字母榜,作為湖北武漢「一朵春天」咖啡館的老闆,她從今年初發起這個活動,如今已經進行到了第48位。魚蛋在大學時就曾在旅遊領域創業,自己是旅遊愛好者,但是她的旅遊工作室沒能挺過疫情。去年,她在機緣下創辦了這家咖啡館,但疫情反反覆覆,咖啡館生意慘淡。

到了今年初,魚蛋看著門可羅雀的咖啡店,心裡想著,這家店的壽命也許只剩1年。魚蛋心裡雖然很坦然,但也想在這家咖啡店裡做點什麼,於是她鎖定請陌生人喝咖啡的活動。

魚蛋認為,這個活動的確帶來正面影響。和她聊過天的陌生人,有不少變成常客,從轉化率來說相當高。

但這並非一個效率高、成效快的行銷活動。它要店家抽出至少1小時,和一個人坐下來用心聊天。魚蛋自稱是「E型人」(MBTI性格評量中,外向型的指標),和陌生人交談,是她汲取能量的一種方式。不錯轉化率背後,是店家和這些陌生人建立了真誠的連結。

陌生人變成「老朋友」,也產生出浪漫故事。曾和魚蛋聊過天的人,有人自己手寫詩歌送她,也有人去旅遊時,寄了一袋沙漠的沙子。

也有人把請陌生人喝咖啡,當作自媒體的突破點。在社群媒體上,出現不只一個專做這活動的帳號。發起請陌生人喝咖啡活動的人,往往會在自媒體上,更新和陌生人見面的故事。但目前,此類帳號的粉絲數不多。

和陌生人接觸,改變看事情視角

和陌生人坐下來喝一杯咖啡,這件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楊敏在北京從事營運工作,是標準的「北漂新人」:住在一間不到10平方公尺的房間,日常的社交對象幾乎只有工作上的幾位同事。本身就不善於社交,再加上生活單調,楊敏覺得自己在慢慢枯萎。

她曾參加付費交友會,十幾個人的聚會看似熱鬧,但她卻和別人聊不上幾句。而且大家都是抱著「脫單」目的去的,但她不在乎是否能脫單。她也曾考慮參加徒步、飛盤等運動社團,但實踐「生命意義在於靜止」的她,實在提不起勁。

剛看到請陌生人喝咖啡的活動時,楊敏有些擔憂:兩個人沒來由的聊天不尷尬嗎?她很快發現,舉辦同類活動的人不少,而且多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她可以選擇的空間多,而且還可以透過對方的社群帳號篩選。

和對方見面後,楊敏發現對方是一個看起來就像她同事的平凡男孩,兩人相談甚歡,一聊就是2個半小時。自那次之後,楊敏又參與了兩次別人發起的活動,有一次甚至是在她去杭州旅行時。

「現在也不怎麼篩選了,去了聊就是,反正也不會有什麼損失。」楊敏甚至覺得,短短3次和陌生人喝咖啡的經歷,讓她看世界的視角產生了變化:「現在看到街上的陌生人,會覺得大家沒有那麼不同,也沒有那麼遠的距離。」

咖啡店老闆魚蛋剛開始接待陌生人時,會用準備好的小活動破冰。但現在她已經放棄這麼做了,因為沒必要,和陌生人見面直接聊天沒什麼難的。

澳洲華人Kaley Chu 2018年時,透過LinkedIn邀請陌生人共進午餐,這也許是請陌生人喝咖啡的來源。她將目標設定為100人,各行各業的人她都試著傳訊息,因為她對自己的社交能力不滿意。經過100次的實踐,Chu變得更有自信,「100次的午餐,教會我真正的奇蹟,發生在舒適圈之外。」

和陌生人喝咖啡,和今年大紅的CityWalk(城市漫步)有異曲同工之妙:回到當下,用最直接的方式了解所處的世界。你不必擔心自己不夠強壯、不夠潮、不夠有錢,你只需要帶上自己,然後出發。

*本文轉載自「直面派(ID:faceurhart)」,作者:畢安娣,原文:請100位陌生人喝咖啡

責任編輯:倪旻勤
核稿編輯:陳瑋鴻

下滑箭頭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下滑箭頭
中國 年輕人 社交 咖啡
Z世代觀察
Z世代觀察
編輯精選
展開箭頭

Z世代指的是1997年到2010年代初期出生的人,目前他們已經占全球人口35%比例。作為首代從小接觸網際網路和數位行動裝置的社會群體,Z世代的價值觀與X世代、Y世代大相徑庭,也因此產生許多新奇有趣的社會現象。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