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金融時報精選》北京鬆綁家庭儲蓄海外理財,中國大媽錢進世界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金融時報精選》北京鬆綁家庭儲蓄海外理財,中國大媽錢進世界

中國人民幣。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金融時報
金融時報精選 2021.07.09
摘要

1. 中國對境內的儲蓄限制即將鬆綁。滙豐銀行認為,中國儲蓄錢有能力湧進國際市場,不過荷蘭合作銀行分析師也認為,資本帳戶擴大開放恐怕會導致境內資產價格、貨幣價值暴跌。

2. 中國與香港發起「跨境理財通」,允許中國大灣區家庭進行海外投資,目標是鞏固香港成為投資國際市場的門戶。花旗、渣打等銀行認為,雖然投資額度不大、產品也有所限制,但這是打進中國市場的大好機會。

3. 今年,中國官方擔心房地產恐存有「泡沫」。資金外流可能舒緩價格壓力,但也可能阻止閘門開放。專家認為,雖然中國看似正小心翼翼邁向自由化市場,但,實則不會完全放開對市場的監控,並會隨時調整計畫。

它可以讓你在哈佛大學讀書一年,在紐約洋基棒球場買到好幾個豪華包廂,或是在倫敦麗思飯店(Ritz Hotel)住上好一段時間。但是,中國人民每年能匯款5萬美元到國外,他們可能很快就要拿著這些錢做些不一樣的事:投資。

二月,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State Administration of Foreign Exchange, Safe)官員葉海生表示,政府正在研究這個自2007年以來未曾變過、不需要特別批准,並主要用於旅行和教育的額度,是否也可以用於購買海外證券和保險。

就算中國已經作為經濟強國崛起,它仍然保留嚴格的資本控管,將龐大家庭財富限制在境內,也反應出中國共產黨繼續控制整個國家。

廣告

今年,有更多的跡象顯示,對儲蓄的限制即將鬆綁。以及,額度也可能會改變,政府在六月時,批准了創新高的金額,透過官方投資配額而流向境外。中國也將與香港發起「跨境理財通」(Wealth Connect)計畫,允許中國南方的家庭進行海外投資。

「這對我們來說,是很有趣的時機。」景順大中華區(Greater China at Invesco)執行長潘新江(Terry Pan)說,該公司有資格透過「跨境理財通」計畫管理資金。「自由化正在我們眼前發生。」 

雖然中國的資產管理外流金額規模還小,但這些資金也是將來擴張的重要轉變之一。中國更大的金融體系正在開放,吸引全球最大的銀行和資產經理人。滙豐銀行(HSBC)就是最積極的參與者之一,它估計中國家庭在2025年前,將會擁有人民幣300兆元(約合46.3兆美元)的可投資資產,規模相當於美國整個債券市場。

「有了更多境外投資管道,家庭可以真正選擇分散投資到海外證券。」滙豐銀行在五月時指出。

廣告

過去,中國不太可能鬆綁資本控制,除非是在邊緣領域。然而,當人民幣顯著走強,且二月股市還超越了2007年的高峰,將儲蓄限制在一處的經濟政策重新受到檢視。政策制定者變得更大膽地發表意見,警告資產價格上漲,尤其是中國境內的房地產部門,多數家庭財富持續投入那裡追求報酬。

如果突然允許它在全球追求回報,從中國和西方角度來看,可能會產生混亂的結果。中國儲蓄的錢有能力湧進國際市場——如果只有10%的家庭在國外投資5萬美元,滙豐銀行估計,總額將來到2.4兆美元。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全球市場分析師埃夫里(Michael Every)說,「胡蘿蔔已經懸在西方銀行眼前」,但是資本帳戶若要再擴大開放,「在結構上極不可能」,因為這會導致中國境內資產價格和貨幣價值暴跌。

但中國的政策轉變幾乎是不知不覺發生的。就像它二十年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就讓全球經濟產生共鳴一樣,連資本帳戶自由化的微小可能性,都在整個金融體系引起急迫的疑問:中國儲蓄會釋放到全世界嗎?如果會,那又會發生什麼事?

後門投資

2016年,中國人民銀行禁止使用「雙幣信用卡」,中國人民不得透過Visa、Mastercard信用卡的國際網絡在國外購物。銀聯(UnionPay)是中國最大的信用卡品牌,也被禁止用來購買香港的保險。

就像鄰近澳門的賭場一樣,香港以非法資金流出中國而聞名,包含現金袋或操控貿易票據數字。但這片領土,在這兩年間經歷了異常的政治動盪後,現在提供了合法到中國境外投資的大好機會。

「跨境理財通」將是目前最具象徵意義的里程碑,目標是鞏固香港成為投資國際市場的門戶。 今年,預計啟動一項試驗計畫,將允許中國大灣區(Greater Bay Area)九個城市的家庭,包含深圳、廣州等7000萬人口,最多以人民幣100萬元(約合15.4萬美元),投資註冊在香港的低、中風險基金。這會讓他們進入美國等其它市場。

境外投資者也可以透過該計畫購買中國的產品,連結中國與香港的股市、債券市場。香港金管局總裁余偉文(Eddie Yue)認為這個計畫「鞏固香港在中國開放金融市場中的戰略地位」。

然而,跨境理財通代表北京對海外合法投資的謹慎態度。重要的是,它依照封閉的貨幣循環運作,代表中國的投資者套現時,必須把收益換回人民幣。每個交易方向的總量限制為人民幣1500億元(約合231億美元)——僅占家庭財富總額的一小部分。

「跨境理財通將會是中國第一次,為了境外投資,而合法允許中國人民直接把錢轉移出境。」渣打銀行大灣區執行長Anthony Lin表示。「雖然現今的額度不大、產品也有所限制,但我們相信這會隨著時間改變。」

對於國際銀行來說,跨境理財通只是中國儲蓄的一部分,大部分都還是在境內管理。二月,滙豐銀行表示,接下來五年將花35億美元,發展在亞洲的財富規模和個人銀行業務,目前約占全球業務三分之二。花旗銀行和渣打銀行也制定類似計畫,目標是在接下來五年內,讓中國及香港的財富管理員工數和收入翻倍。

「雖然你可能只會得到一小部分,但這個機會是很有意義的。」滙豐亞太區財富管理及個人銀行業務主管欣格雷(Greg Hingston)表示。

儘管各界樂觀看待跨境理財通,但是彭博行業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數據預估,由於最初上限,參與該計畫的銀行,每年可分到的手續費(收入)可能會低於5億美元。

對於外國玩家而言,這場賭注的一部分是,(中國政府)放寬對這些財富限制的速度會更快。與中國合作的主要美國銀行也強調,他們比境內投資者擁有更大的境外機會。

「我們的目標是建立客群,當中國將來進一步開放資本帳戶時,我們與這些客戶的關係會更加緊密。」渣打銀行大灣區執行長Anthony Lin說。

資產泡沫領域

去年,國外對中國的直接投資(FDI)金額來到1630億美元,首度超過流入美國的資金。

今年,官方更加擔憂國內資產價格通膨。三月,中國最高銀行監管機構警告,國內房地產恐存有「泡沫」。政府已經開始限制國內最大開發商的槓桿水平,但是房地產價格仍繼續飆漲。

雖然,這些因素看似能鼓勵資金外流,以舒緩價格壓力,但,他們(中國政府)也可能阻止閘門開放。「長期來看,只有在解決國內結構的脆弱性之後,資本帳戶全面自由化才會發生。」任宣凱表示,並指出「高企業債務水平」是最大問題。三月,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警告,不只國內房地產有泡沫化傾向,國外市場也是。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Crédit Agricole)的經濟學家Dariusz Kowalczyk則認為,(中國)完全自由化是不可能的。因為政府「還想要繼續插手經濟」,因此會需要「保留資本控制和匯率,而不是被拋入全球經濟系統難以捉摸的波動之中」。

中國的地位非常不尋常,且會隨著中產階級擴大而提升。匯豐銀行預估,其中產階級很快會達到5億人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書中提到,「很難想像隨著中國成為中上收入經濟體,全球最大經濟、貿易體之一的它,會無限期地掌控資本流動。」

資本帳戶自由化的試驗對國外資產管理師、中國投資者都是機會。但,在國際金融市場上,資金外流可能會造成無法預期的重大影響。

像是溫哥華、雪梨等西方城市,海外企業活動,或是向擁有國外收入來源的富人購買,已經促成重塑過熱的房市。

跨境理財通的第一階段,只允許儲戶購買低、中風險的商品,例如高評級債券,這反映出政府謹慎的態度。在假設中國所有儲蓄都湧進低風險商品的情況下,景順的潘新江認為,購買債券會推高價格並降低收益,「顯然你會看到更多負利率」。

跨境理財通計畫中的230億美元不會影響全球市場,但是北京若為了進一步改革而奠下基礎,那麼金額上限可能會及時改變。

雖然中國的政策軌道是循序漸進的,它還是容易產生變動。「歸根究柢,中國的一切就是控制、維持控制、保持控制;且它絕不會讓事情失控。」花旗集團的Stewart Aldcroft說。

責任編輯:邱韞蓁

核稿編輯:田習如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外流 國外 資本 儲蓄 中國
金融時報精選
金融時報記者群

《金融時報》是全球領先的新聞機構之一,致力於向商業菁英和企業決策者提供商業、經濟、市場、管理和科技新聞,因其權威性、完整性和準確性而獲得國際認可。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