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為什麼成為領袖典範的「阿爾法女性」這麼少?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至頂箭頭

國際 | 全球話題

為什麼成為領袖典範的「阿爾法女性」這麼少?

為什麼成為領袖典範的「阿爾法女性」這麼少?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法裔美籍經濟學家杜芙洛(Esther Duflo),目前是麻省理工學院及賈米爾貧困行動實驗室(Abdul Latif Jameel Poverty Action Lab)教授,也是是諾貝爾經濟學獎設立50年來,第二位獲獎女性。 (來源:MIT News)
撰文者:洪婉恬
3分鐘頭條 2019.10.16
摘要

1、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Esther Duflo,是此獎項50年來第二位女性得主。女性和男性在學術殿堂、領導階層的差距,再度引起討論。

2、《財富》雜誌(Fortune)發現,為什麼所謂的Alpha Male(領袖型男性)居多數,卻少見Alpha Female,原因並不是「性別歧視」這麼簡單。

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剛出爐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杜芙洛(Esther Duflo),是設立此獎項50年以來,第二位女性得主。她獲獎後表示「希望這能激勵更多努力工作的女性,並讓人們對所有性別給予一樣的尊重。」畢竟,自1901年首度頒發諾貝爾獎以來,近900位個人得主中,女性僅佔約5%,諾貝爾獎的性別失衡,一度成為爭議話題。

不只學術界,政商界中所謂的Alpha Male(領袖型男性)也居多數。「Alpha」一詞,來自動物行為的研究,傳統上指雄性的動物領導者。而具有領袖魅力的柴契爾夫人,正屬於「Alpha Female」(領袖型女性)的經典代表。

廣告

商界的女性領導者並不少見,但金融業卻是個例外。花旗、摩根大通、摩根史坦利、高盛等大公司,目前都尚未迎來女掌門。

每年走出校門、踏進華爾街的女性人數,和男性其實差不多。2018年,麥肯錫的一項調查顯示,華爾街的基層職位中,女性占51%,甚至比男性還多一些。不過,到管理階層如營運長、財務長等,女性佔比就驟降至20%。

許多研究都已經證明,女性和男性相比,不論在智力、理解能力、邏輯思考力...都毫不遜色,為什麼女性領導人的數量始終遠低於男性領導人?

這個巨大的落差,恐怕不是「性別歧視」這麼單純的因素造成。《財富》(Fortune)發現,阻擋女性前進高層的,是一個長期形成的「系統性障礙」。

廣告

女性的職場人脈不利因素

麥肯錫調查發現,從第一次的升職開始,男女之間就拉開了差距。

前面提到女性在華爾街的基層職位占了一半,但初次升遷能獲得拔擢的只有8%,男性則是10%。兩者看似相差不大,但如果從基層熬到高層,必須挺進多次升遷,那麼一輪輪的淘汰下,差距也跟著倍增。

這不代表女性在業務能力上不如男性,只是儘管有更高的目標,但女性高層少見而缺乏仰之彌高的女性模範對象,不免形成消極的心理暗示。

另一個現實狀況是,中階管理職會更依賴消息的靈通程度,女性即使成功晉升,但男性在這方面卻佔有優勢,原因是,社交應酬更頻繁,更有利培養「情報網」。例如男同事下班後會相約小酌、或一同出差時的私人時間交流等,都能藉機交換資訊:誰能負責大客戶、誰能接手更重要的項目,可能就決定於此。

除了橫向情報網的差距,垂直的人脈也影響頗深。

部分西方企業推崇「導師」文化(mentor),「導師越高層級,員工的職涯發展就越快。」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和非營利組織Catalyst研究報告點出,女性傾向與組織內影響力較薄弱的導師合作,劣勢於是一環扣一環,累積到最後便不利於女性。

歸因「女性更重視家庭」,其實過於簡化

除去職場上的不利影響,但女性把家庭看得比工作重要,更是職涯斷層的原因嗎?《財富》稱這種偏見,其實過於簡化女性的困境。

調查中他們發現,的確有些女性會因家庭選擇離職,但不一定是為了家庭或孩子放棄事業。因為她們經過權衡,認為發展空間有限,且公司並未給予期許,所以繼續衝刺的動力也減弱了。也就是說,對前景無望在先,才是女性離職的原因。

再加上擔任CEO的關鍵條件,是具備多部門輪調、甚或外派的經驗,才能對企業經營有更宏觀的認知,但女性在這點也吃了偏見的悶虧。

主管容易考量部屬的家庭包袱,因此外派或長期出差的負責人首選就不會是女性。正如Alpha female當中的定義是擁有極大野心、且被人認可擁有領導力,但資歷就是獨缺那一筆加分的關鍵項目。

花旗執行長邁克爾·考伯特(Michael Corbat)認為,招募許多有潛力的女性人才進入公司,卻無法把她們留到最後。特別的是,業內數據呈現不同面貌:男性基層員工離職率18%,女性則為16%;往上到高級副總裁的層級,男性離職率比女性也多出1%。

華爾街正在讓更多女性擔任高層

美國道富銀行(State Street )在2017年實行新規,要求把性別多元納入管理者的績效考核和獎勵體系。高盛集團也要求在任命管理職時,至少要面試兩個不同性別的人選。

道富銀行執行長奧漢利(O’Hanley)不諱言,公司擴大多元化的努力,部分是源於「金融危機突顯了領導層用小團體思考的風險。」

確實有證據證明,華爾街的高層需要更多女性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8年的研究發現,女性佔決策層比例較高的金融機構,具有較高的資金餘裕、不良貸款比例較低,抗壓能力也更好。

2018年,紐約證交所誕生了226年以來首位女性執行長Stacey Cunningham,儘管她花了24年坐上金融界大位,但對於華爾街的女性領導者來說,無非是一劑強心針。今年《財富》最有影響力商界女性中,3名摩根大通的女高階主管榜上有名,而她們距離「登頂」,都只剩一步之遙。

核稿編輯:林易萱

下滑箭頭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下滑箭頭
銀行 Alpha Female CEO 玻璃天花板 華爾街
3分鐘頭條
3分鐘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展開箭頭

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全世界每天發生的新聞那麼多,但你能閱讀的時間卻剩下那麼少。如果每天只看「一則新聞」,哪一則最值得你關注?

商業周刊編輯團隊,推出「3分鐘頭條」專欄,每週一到週五,天天為你挑選一則重大新聞,並用3~5個問題,帶你看懂背後的來龍去脈,學會新的知識。

每天3分鐘,把你對世界的理解,每天往前推進一步!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