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哈佛最熱門國際關係課》中國崛起過程無法和平?揭美中關係的2大利益衝突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國際 | 全球話題

哈佛最熱門國際關係課》中國崛起過程無法和平?揭美中關係的2大利益衝突

撰文者:約瑟夫.奈伊, 大衛.威爾許
商周讀書會 2019.07.11 4,193

冷戰後時代最為重要的地緣政治發展就是中國崛起,中國這個曾經貧窮、落後以及農村人口占多數的國家,以極快的速度實現了現代化。它現在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城市人口占多數, 有一個數量龐大的、日益富裕的中產階層。特別是在新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也開始追求屬於大國的權利與特權。至於中國所期望的權利與特權到底是什麼,還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

中國的立場是,中國所要的只不過是被有尊嚴地對待的權利。考慮到中國曾經在超過150年裡受到其他國家的屈辱對待,中國的這種願望是可以理解的。英國、美國、法國、德國、日本、俄國以及諸如義大利、奧匈帝國、比利時、葡萄牙這些更小一點的國家,都在那個歷史時期從中國獲得不平等條約的權利。不少這類的條約有治外法權條款,換句話說,中國在當時不被視為一個具有完整主權的國家。

中國在某些時候曾經被肢解、主導和占領。比如,日本和俄國在20 世紀初爭奪對中國東北的控制,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占領讓中國深受其害。直到不久前的1999 年,澳門還是葡萄牙的殖民統治地區。英國在1997 年才歸還香港。無怪乎中國對冒犯主權、領土完整以及尊嚴的事情是如此敏感。

廣告

然而,其他國家懷疑中國所要的不只是尊嚴。有些國家,尤其是日本和越南,懷疑中國企圖重新獲得古代「中央王國」那樣的首要地位,讓鄰國淪為附庸國或朝貢國。很多美國人把習近平有關「新型大國關係」的主張,以及一再堅持的亞洲安全應該由亞洲人提供、反對外來干涉的立場,解釋為中國希望或有意最終將美國趕出西太平洋。

中國在南海、東海以及其他地方所表現出來日益強勢的行為,敲響了警鐘,並引發其他國家採取降低風險和權力平衡的行動,中國反過來把這些行動看作遏制中國的敵對企圖。

事實上,美國沒有興趣、也沒有意願去「圍堵」中國。與冷戰時期遏制蘇聯的政策意味著美蘇基本上沒有經濟和社會交往不同,美國和中國有著很多的貿易和學生交流。正如美國官員一再表示的,美國歡迎中國和平崛起,因為一個強大、富裕的中國可以為解決一些地區(以及世界)的巨大挑戰做出重要貢獻。但是,和平崛起也就清楚地意味著,中國接受華盛頓所理解的、基本的秩序規則。這包括承認美國在亞太安全中具有重大利益並扮演領導角色。在過去幾十年裡,美國透過一個與日本、韓國、菲律賓、泰國以及澳大利亞締結的雙邊同盟體系,外加對台灣的安全保障,扮演了此種角色。

某些真正的利益衝突的確存在於美中關係之中。第一,是中國日益強勢的海洋與領土主張,導致中國與其鄰國之間的關係趨於緊張,美國有條約義務保護其中某些國家。第二,更深層次的利益衝突涉及世界秩序的基本規則問題。中國越來越牴觸或者反對「西方」或「歐洲」的有關國際法和解決衝突的方式。

在某些分析家看來,這一點都不令人感到驚訝。從現實主義視角來看,崛起的大國變得很強勢以及衰落的大國焦慮地應對,這是十分自然的事情。某些人甚至認為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衝突不可避免。比如,政治學家約翰.米爾斯海默就公然聲稱「中國不可能和平崛起」。

正如我們在第一章所看到的,如果斯巴達害怕正在崛起的雅典,並不惜以戰爭來保護自己的利益,美國是否也會因為害怕正在崛起的中國而在某一天採取類似的冒險行動呢?假如人們相信衝突是不可避免的,並且採取相應行動使得預言自我實現,那麼權力轉移是很危險的。

當然,中國的崛起也可能會有狀況。北京的領導人在人口、環境和經濟領域面臨著一系列長期的挑戰。隨著中國中產階層人數的增長、財富的增加以及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他們對於政治改革的訴求也相應增多。但是,即便中國繼續崛起,我們也難以想像理性考量會導致一個現代版本的雅典與斯巴達之間的戰爭。

美國和中國經濟高度相互依賴,「核水晶球效應」意味著華盛頓和北京的領導人十分清楚戰爭的可怕後果。當然,理性考量並非導致衝突的唯一路徑。領導人有可能會被公眾輿論推向戰爭,他們也會被盟友拖入戰爭,還會由於錯誤認知、錯誤判斷或者粗心大意而踉蹌地走向戰爭。修昔底德在書中曾非常深刻地提到了這些陷阱。

南海為何是「火藥庫」?

南海是一個推拉、衝撞的潛在候選地。南海北鄰中國、東靠菲律賓、西接越南、南抵馬來西亞和汶萊,是一個具有重要戰略與經濟意義的地區。3分之1的世界商船通過該海域。南海的捕魚量占世界產量的將近8%。該地區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或許可以滿足全世界1年的消費。

由於以下3個原因,南海的國際衝突是很嚴重的。第一,這個海域分布著很多所有權存在爭議的島嶼、暗礁和環礁。這些領土爭端導致五個與南海相鄰的國家,對該地區的海洋空間所宣稱的主權相互重疊。中國和台灣對幾乎整個南海宣稱主權。第二,捲入爭端的國家表現出有意願使用武力來支持自己的主張。第三,存在著產生嚴重的錯誤認知或者錯誤判斷的很大可能性,這會導致非預期的衝突。

特別令人關注的一個問題,就是美國在可能發生的任何嚴重地區衝突中所扮演的角色之不確定性。美國政府一方面表明它在領土爭端問題上不站在任何一邊,另一方面又主張根據海洋法公約南海屬於國際水域,要求保證重要的國際海上通道的航行自由。

與此同時,美國對菲律賓負有條約義務,也與越南保持友好關係,這可能會讓菲、越兩國或者其中一國做出錯誤判斷,認為它們在和中國發生衝突的時候能夠得到美國的支持,因而做得太過分。中國方面也可能低估華盛頓抵制中國意圖成為該地區主導國家的意願,而一些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略家已經清楚表達了這樣的主導意圖。

由於意識到南海是一座火藥庫,中國和東協在2002 年談判發表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該宣言雖然並非解決領土或海洋爭端問題,但是呼籲有關各方透過談判和平解決爭端,不採取可能使爭端複雜化或升級的舉動。然而,隨著中國在該地區變得更加強硬和強勢,在這個世界上的重要地區未來到底是衝突還是合作占上風,依然是個不確定的問題。

責任編輯:林舫如
核稿編輯:黃雅苓

書籍簡介_哈佛最熱門的國際關係課

作者:約瑟夫.奈伊, 大衛.威爾許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9/7/4

商界菁英、世界公民不能不修的國際關係學分!購書連結

作者簡介

約瑟夫.奈伊Joseph S. Nye

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院長,目前為該校傑出教授。

除了在學校任教,奈伊也曾在美國政府擔任重要職務:1977至1979年間擔任美國國務院副助理國務卿,主掌安全援助、科學與技術業務,並主持國家安全會議核子武器非擴散小組;1993至1994年出任國家情報會議主席;1994至1995年任國防部助理部長,負責國際安全事務;於1989至1993年間擔任美國駐聯合國秘書長裁武諮詢委員會代表。

大衛.威爾許 David A. Welch

加拿大滑鐵盧大學政治學教授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哈佛 國際關係 中國 美中關係
商周讀書會
商業周刊出版部

「商周讀書會」集結《商業周刊》出版的精選書摘。歡迎加入FB粉絲團商周讀書會商周閱讀網,精彩好書不錯過!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