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支持川普就是腦包?廣告小妹:從一個白人窮女孩的故事看,美國人到底在怒什麼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特別企劃
川普總統,來了!

國際 | 全球話題

支持川普就是腦包?廣告小妹:從一個白人窮女孩的故事看,美國人到底在怒什麼

撰文者:凡槿
小妹看世界 2016.11.10 193,882

川普獲勝了,我們迎來了史上最具爭議性的美國總統。可我心中唯一的美國總統人選只有一位:桑德斯。川普與希拉蕊,無論誰當選對於美國來說都有可能會是一場災難。我個人對希拉蕊的厭惡,有一部分是來自其支持者的盲目。好像只要不支持希拉蕊的都是傻蛋,都是沒文化,都是不尊重女性。也不去想一想,川普為何會當選?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選民決定投票給誰,很多時候不是靠理性思考,更多的是個人情感在作祟。就說我吧,在美國保守派眼中,我是一個左到不能再左整天揮舞正義大旗的覺醒青年。我支持同性婚姻多元成家,支持合法移民讚賞美國多元文化,支持加強槍枝管理甚至還挪用菜錢捐款相關機構(不能讓我老公看到這段)。但是不瞞各位,跟希拉蕊比起來,我私心偏向川普多一些。

廣告

呀呀呀,我已經可以隔著太平洋聽見許多人的驚呼聲了。我怎麼可以這麼腦包又北七呢?因為我真的受夠了。希拉蕊與我在許多議題上的立場非常相近,支持她應該更能體現我的價值觀。但是某一個女孩的背影,勝過了這一切。

七年前的某一日,我下課後被教授攔下,他憂心忡忡地說:「上週瞧見妳在校門口為收容所及街友們募款,所以我有一事想請妳幫忙。我另一個班上有一個女孩,她來自肯德基州的一個小鎮,父親平日在農場工作,母親罹肺癌後在家休養,家境很不好。為了圓她的設計夢,家人還是盡力湊了一些錢幫她買了一張車票來紐約上­­大學。可是自從上個月她的盤纏用完後,她就沒有地方住了,只能住在臨時收容所。但收容所只允許她住三天至兩週不等,所以有時她來上課還帶著一個睡袋。我不是想給妳壓力,只是想說妳可能對收容所體系及制度比較瞭解,不知妳有沒有辦法幫她找一個可以長期居住的地方?她每幾天換個地方住也不是辦法啊。」

我當時只是一個剛加入這個非營利組織沒多久的菜鳥,僅有兩家收容所是我的負責對象。於是我轉向另一位資深隊友尋求幫助,她專負責女子收容所。可我卻得到出乎意料的回覆:「妳的這位女同學年輕、無子女、不是高危險族群(例如被家暴),妳就算幫她遞交了申請表也是被排在最後。更何況,她是白人,紐約收容所通常只有幾個床位會留給白人。跟妳說句明白話,她就是不夠弱勢又不是少數族裔,幫了也是白幫,還會被人家唸說我們機構搞特權。妳倘這個渾水是要做什麼?只會落得裡外不是人的下場。」我不能理解隊友的邏輯,態度不太好地說:「我們幫助人,不是不應該看對方膚色嗎?我只知道她需要幫助,我管她是白的還是黑的。」她笑了一聲,並回應了一句非常曖昧的話:「妳高興就好。」我想,她更想說的應該是:「孩子別傻了。」

我回家的路上細細琢磨了隊友的這番話,選擇做了一件讓我後悔了7年的事情:為了避免麻煩與保護自己,我隔天告訴女孩與教授謊稱我已盡力,找不到空床位。數週後,我在學校走道遇見那位女孩,她左手抱著一個小型折疊型床墊,右手提著棉被。她笑著告訴我:「天氣涼了,睡床墊會比較舒服,我把睡袋捐給了其他人。」她揮手向我道別,我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被大包小包壓滿身的小小身軀,內心非常複雜。

此後,我陸續幫海地小朋友籌募童書、去哈林區發放物資給非裔家庭、為不識字的文盲同胞填寫糧食券申請表,所有人都說我好棒棒好有愛心。我真想對著自己翻白眼,這算哪門子有愛心。摸著良心說,選擇做這些事很多時候不是因為這是「對的事情」,而是因為「政治正確」。助學金、機構得獎、旁人稱讚,要啥有啥感覺特別好(飄飄然)。我告訴您這些事不是想表現自己多麼偉大又多麼優越,這都是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事情。但是我若不說,主流媒體壓根不會去報導這些。

因為我這種人的明哲保身、媒體的視而不見、執政黨的袖手旁觀,逼得美國白人必須站出來捍衛自身利益(為自己發聲還被說是野蠻人)。如果可以有個智者帶領美國,誰會想要川普?大多數川普支持者並不認同川普的言論,也不認同他這個人。但是除了藉由他的手來呼執政黨巴掌,沒有其它方法(誰敢上街遊行舉著「白人也很重要」標語都會被媒體及旁人解讀成種族歧視者)。很多美國白人打從心底裡歧視移民及有色人種是事實, 但這只是小部份人,美國文明了這麼多年,心胸寬闊的人還是佔多數。只是能上媒體的都是激進份子,不然哪來的收視率?

希拉蕊的旗號是:「不要分裂美國!」,可美國明明就已經分裂很多年了。我們每一次申請學校、工作、政府福利,都要勾選種族選項。表格最下方還很假掰的用小字寫上一行「我們絕對一視同仁,不存在任何偏見」(既然一視同仁不分彼此,幹嘛還要我們填寫種族!)。從前我還跟著一起認真勾選「我是亞裔」,後來很多表格乾脆只剩下這個:「如果你是非裔、西語裔或者美洲原住民,請勾選這裡。」登愣!!!原來我們升級跟白人同一組,我都不知道!

前幾日我想申請看看某家名校的商學院,一見表格上有「少數族裔」選項,正想勾選時發現亞裔不被算在內。我嘀咕著:「啥?我不算少數族裔喔?亞裔人口再怎麼增長還是比非裔少啊!」當下我明白到,我們早已不是少數族裔,亞裔有錢社經地位高,不需要被特別列入保護對象,申請學校也不會有加分。我想,我可能需要把姓氏改成 Garcia 或者 Shapiro,前者可以混入西語裔獲得同情票,後者是猶太裔有另一種加分效果(摸下巴)。我真心覺得,類似這種加分行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也是一種歧視行為。

基本上呢,只要你在美國是亞裔又是中產階級,就等於一個爹不疼娘不愛的野孩子。夾在兩黨之間求生存,投票給誰都對,投票給誰也都不對。既然如此,幹嘛還要指責投票給川普的亞裔?活在粉紅泡泡裡的人才會覺得民主黨跟自己是一陣線,投給希拉蕊才是自保之道。

關於床墊女孩的後續故事是這樣的, 教授告訴我女孩幾個月後有找到長期住所。某機構將她安置於一戶人家家中,通過簡單的除草、澆水等勞力活換取免費住宿與伙食(此機構幫助對象僅限女性)。我當下鬆了口氣,心想:「好在她是女孩!真是太好了!」,正是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打醒了我。原來美國已經分裂了這麼久,也歧視了這麼久。

我們從一個人的膚色、年齡、性別,來判斷有沒有必要幫助他。說好的人人平等呢?都是狗屁。如果那女孩是男性,那他就要繼續流浪。回想起從前每天一日兩次跟著同學們一起對著國旗起立宣誓說:「我謹宣誓,效忠美利堅合眾國國旗及效忠所代表之共和國,上帝之下,未可分裂之國度,自由平等全民皆享」,就覺得自己好傻好天真,深深覺得受騙(玻璃心)。

如果像我這樣的局外人,都會因為那個女孩而選擇偏向與我有著如此不同信仰、價值觀的川普。那麼,其他美國本土當事人會選擇他,就沒有那麼令人意外了呢?他們已經不滿很久了。女孩的父親當年投票給了歐巴馬,期待民主黨能兌現承諾照顧像他這樣的窮人(是有照顧窮人沒錯但是有優先順序),這一次的他又會投給誰呢?請動腦想一下,不要跟著好萊塢明星、主流媒體起舞。他們說出的是部份真相,還有另一半的真相未被呈現。

最後要呼籲一下,所謂民主,是基於各自表達意見並彼此尊重。希拉蕊如果今日當選,我也一樣欣然接受,儘管我是真心不喜歡她。我不會認為其支持者是智力測驗沒通過,每個人的政治選擇都有其緣由,需要被尊重。如同我此刻必須面對我們有川普這樣的人當總統這個事實(仰天長嘆)。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川普 美國川普 川普 美國 川普 支持 川普支持者 支持川普 美國 川普
小妹看世界
凡槿

一個生在上海,以紐約為家,但肉體裡每個細胞都充滿台味的高齡小妹。以廣告人身份走跳江湖,每到週末會變身創意美學教育家為培育國家下一代盡心(笑)。生命離不開設計、廣告與八卦。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