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褚士瑩:我期許成為一個,在困頓時不需要別人網路集氣的人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國際 | 全球話題

褚士瑩:我期許成為一個,在困頓時不需要別人網路集氣的人

撰文者:褚士瑩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2016.05.02 32,406

我問一位在烏干達代表美國Peace Corps(和平部隊)工作兩年的大學學妹王怡珺,以做為第一線工作者對於美國公益律師Bob Goff在《Love Does(中文譯名:為自己的人生做點事)》這本書中描寫在當地進行一個叫做「修復學校」計畫的看法時,她是這麼說的:

「宗教與禱告的確是烏干達當地人生活非常重要的力量,對於北烏干達的人來說尤其如此,因為畢竟那邊常年戰亂,許多人家庭顛沛流離。但我個人其實不是很喜歡烏干達人的這種心態,想用禱告解決所有問題的心態、連想中樂透也禱告,我也不是很認同書中查理帶著那個男孩祈禱的舉動,讓那些沒有幸運被他握著手禱告的人該如何是好?」

「那麼如果不是禱告,你覺得烏干達教育需要的是什麼?」我的腦海裡出現烏干達半調子監獄的畫面,其實烏干達的監獄囚犯常在路邊做各種勞動服務,在外面的時候,甚至也可以像一般人那樣自由地去雜貨店買東西,到底有沒有人因此逃獄,也不得而知。

廣告

「他們需要的不是偶爾有幾個外國律師過來幫幾個幸運兒禱告、然後神奇的釋放,而是司法結構的改善。」

從NGO工作者的觀點來看,我完全可以理解她的挫折感。

烏干達是一個讓人充滿想像,充斥著非洲刻板印象的國度,正因為如此,王怡珺對於這點也特別敏感:

「LRA最後在烏干達境內的攻擊是2006年,到2012年時美國和平部隊已經在Gulu地區有志工計畫,進行戰後重建,這點Bob Goff應該比別人都更瞭解,但是他卻仍然把2012年的烏干達,形容成猶如仍在戰亂中充滿危險的人間煉獄,即使是南蘇丹和剛果都不應該被形容成這樣,畢竟全國並沒有一整個世代被消滅的事實,當地人均年齡很低的真實原因,並不是人均壽命太短太早死,而是因為新生兒太多,為了故事效果而這麼說,不就是加深讀者對於非洲的刻板印象嗎?」

所謂的LRA,是烏干達北部以及南蘇丹部分地區的游擊叛軍「聖主抵抗軍(Lord's Resistance Army)的簡稱,本身就是基督教傳到烏干達之後變形的怪物,1987年藉上帝之名,參與針對烏干達政府的叛亂,造成非洲其中一次持續時間最長的衝突。根據維基百科,聖主抵抗軍由約瑟夫·科尼領導,他欲建立一個基於十誡和阿喬利傳統的國家。但該組織被指嚴重侵犯人權,包括涉及致殘、施虐、強姦、綁架平民、使用童兵和屠殺等。

他們禱告嗎?我相信他們每天禱告。

無論是烏干達還是緬甸,當地人買了彩券,也都會祈禱中獎,他們虔誠嗎?不但挺虔誠的,還很真誠。

做為一個長期間在貧困社區中工作的NGO工作者,如果認為到教堂禱告、在神佛面前謙卑祈禱、在網路上集氣、從神轎底下鑽過去,可能不是這個世界最需要的,那什麼才更重要?

王怡珺說:「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他來自比Gulu更北邊的Kitgum,那是當年內戰最嚴重的地方,他絕少提到自己的家人,在戰亂中他逃到烏干達的南邊。等到LRA撤退之後,他才再次回到自己的家鄉,創立一個社區組織,幫助像他一樣受到戰爭影響的年輕人,透過愛、關懷和信任,重新修補社區的防護網,也重新修補這些年輕人的內心。」

我相信修復的力量。這也是為什麼,我時常在對於從事NGO工作有興趣的年輕人面前,引述達賴喇嘛說的一段話:「這個世界並不需要更多成功的人,但是迫切需要各式各樣能夠帶來和平的人,能夠療瘉的人,能夠修復的人,會說故事的人,還有懂愛的人。」

然而烏干達需要修復的,不只是監獄體系,也不只戰後的百孔千瘡,還有國族的自信心。

之所以這麼說,是任何一個看到Bob Goff在烏干達當地照片的人,都無法不注意到他是唯一的白人,而且是個外國人的事實。為什麼烏干達會找一個美國人,代表自己的國家去擔任駐美國的大使呢?對此,王怡珺也發表她自己的看法:

「如果我被找去當烏干達駐美大使,我其實一點也不會開心。因為這代表烏干達政府仍然沒有自信、或者沒有人才,才會找一個非烏干達人來擔任這個職位,這完全不值得我高興啊。」

這讓我想到在路透社擔任駐中國記者的友人,對於電視競賽節目「Apprentice Asia」這一季中的中國代表卻是法國人,覺得荒誕無稽。其實這背後的文化意涵,比想像中還要深刻,要不然,每一年菲律賓或是泰國選美比賽中勝出的佳麗,不會幾乎每屆都剛好是有著一半歐洲血統的混血兒。

我期許自己能夠成為一個擁有修復能力的人,如此當我在困頓的時候,不需別人代禱、網路集氣,也能找到一條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麗的道路。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褚士瑩 褚士瑩官方網站 褚士瑩wiki 褚士瑩維基百科 褚士瑩 wiki 褚士瑩維基 追夢人計畫wiki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