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一個帶領緬甸走向更好的總統,為什麼他卸任隔天立刻低調出家?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一個帶領緬甸走向更好的總統,為什麼他卸任隔天立刻低調出家?

TheinSein As Monk(圖片來源:May Yuya Paing臉書)
撰文者:褚士瑩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2016.04.05 37,261

緬甸前總統吳登盛,卸任隔天,也是4/1愚人節當天,低調剃度出家了,但這並不是個玩笑。

雖然在3/31日曾看到新聞稿,但出家寺院的地點時間都保密,日昨終於在為緬甸高僧擔任翻譯工作的好友臉書上,看到披著袈裟的前總統的相片,心裡還是五味雜陳。

「他到底是誰?」

廣告

TheinSein Ordained(圖片來源:May Yuya Paing臉書)

當年他脫下草綠色的軍服,換上傳統緬甸的沙龍,原本是軍方安排的傀儡,沒想到棋子卻有了自己的想法,成了假戲真做的總統,將緬甸帶到不可逆的民主改革道路上,如今脫下沙龍,穿上了橘紅色的袈裟。他究竟和我們一樣,在人生的道路上一邊走一邊學習一邊改變,好像舞台上的演員,總在努力進入不同的角色,還是從頭到尾,吳登盛其實就是個穿著軍服的和尚,只是我們沒看出來而已?

「到底重要的是宗教信仰,還是宗教情操? 」作為一個NGO工作者,無可避免會與不同宗教背景的NGO組織交手,這是揮之不去的內在激辯。

從2007年吳登盛在公民社會懷疑的眼光中走馬上任緬甸總理開始,一直到2016年以總統之姿下任為止,緬甸無疑的已經變成一個比原本更好的地方,這是即使最嚴苛的批評家也無法否認的事實。

廣告

但是背後支撐他這麼做的動力,跟他一直自詡為虔誠的佛教徒有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今天,他是緬甸這個國家為數不少的基督徒,伊斯蘭教徒,或是天主徒呢?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一定不可能有機會被軍方賦予這個職務,所有的一切改革,也都不會發生。

在工作上,我也看到世界上許多努力讓這個世界變成一個比較美好的地方,他們的動力並不見得是宗教信仰,而是宗教情操。

我不知道支持著吳登盛的力量是什麼,或者他為什麼選擇在卸任隔日就出家,但是我相信一個能夠讓世界變得更美麗的人,或許可以沒有宗教信仰,卻不能沒有高尚的宗教情操。反言之,一個擁有堅定宗教信仰的人,也可能因為缺乏宗教情操,而成為一個很糟的、盲信的教徒。就像一個虔誠基督徒的公益律師Bob Goff在《Love Does(中文譯名:為自己的人生做點事)》這本書第十四章裡說的:

如果你去問一千個不肯跟宗教沾上邊的人,為什麼不碰宗教呢?他們會說出各種各樣不喜歡宗教的理由,可是我懷疑他們所描述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宗教。

許多包括來自台灣的國際志工,抱著崇高的理想來到印度德蕾莎修女創立的「垂死之家」, 陪伴瀕死的漢生病患(俗稱痲瘋病),在擔任志工的過程當中,很快地發現並不是所有的志工都是一樣的。

來自日本的國際志工,雖然不是天主教徒,面對讓人作嘔的病人排泄物、嘔吐物,總是義不容辭地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毫無怨言地做最骯髒的工作。然而那些來自歐洲即將成為天主教神父的修士,卻在旁邊擦窗子裝忙,避之唯恐不及。

這種「宗教信仰」還不如「宗教情操」來得重要的體悟,其實也就是所謂「實踐信仰」和「有價值的行動」。

以烏干達北部以及南蘇丹部分地區的游擊叛軍「聖主抵抗軍(LRA,Lord's Resistance Army)來說,本身就是基督教傳到烏干達之後變形的怪物,1987年藉上帝之名,參與針對烏干達政府的叛亂,造成非洲其中一次持續時間最長的衝突。

根據維基百科,聖主抵抗軍由約瑟夫·科尼領導,他欲建立一個基於十誡和阿喬利傳統的國家。但該組織被指嚴重侵犯人權,包括涉及致殘、施虐、強姦、綁架平民、使用童兵和屠殺等。

這場戰爭,說的正是另一個只有宗教信仰、卻沒有宗教情操的故事。

在烏干達的美國和平部隊工作兩年的學妹王怡珺說,烏干達北邊是她最喜歡的地方,因為在那裡,除了充滿野性美的自然風光,還居住著俱有堅強韌性的淳樸人民。

「那些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故事,常常讓我於心不忍,那些烏干達人如何在時代的苦難中求生,又如何向自己的同胞伸出援手的故事。他們總是若無其事地把故事講完,留下我愣在原地,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怎麼也無法想像面前的這個人,是如何在如此困難的大地上堅強地生存下去的,瞬時間,我發現自己所有的煩惱都如此微不足道。」

「『生活還是要過,因為神在看顧著我』,他們總是這樣跟我說。」

衝突只能透過愛來融化,憤怒只會帶來更多的紛爭。北烏干達曾經是片龜裂的大地,但透過多年來各方的愛和努力,已經漸漸的長出生命之花。

我想到每次在針對NGO工作主題的演講中,最後一張投影片,我都會放上達賴喇嘛說的這段話:「這個世界並不需要更多成功的人,但是迫切需要各式各樣能夠帶來和平的人,能夠療癒的人,能夠修復的人,會說故事的人,還有懂愛的人。」

達賴喇嘛並沒有說,這個世界如果要變得更好,需要更多佛教徒。

在改變世界之前,要記得先學會改變自己。

在修復世界之前,當然也要先學會修復自己和世界的關係。

剩下的,都只是枝微末節而已。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低調 緬甸 總統 卸任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