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茉莉花革命一周年 西方的忽略反而是好事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國際 | 全球話題

茉莉花革命一周年 西方的忽略反而是好事

撰文者:佩爾特斯
大師開講 2012.04.27 14,987

阿拉伯茉莉花革命已經屆滿一年,但其後續發展仍充滿不確定,雖然大家都對革命會來得這麼突然感到驚訝,對於其掀起的社經效應也似乎都能體會,但西方社會的反應,卻頗耐人尋味。

雖然革命已經對中東地區國家,帶來結構性的影響,但大部份的政治人物及分析家,都似乎不願意正面看待其產生的發展。以前,西方政治圈喜歡將中東國家,根據歐美國家的利益,分成:溫和及極端兩種類型,但在茉莉花革命中,被推翻的政權,不少是西方國家原本認為可以為區域政治帶來「穩定」的領導人,例如,沙烏地阿拉伯,到目前為止,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都還認為其政治相當穩定,對深藏其社會裡層的問題,故意視而不見。

往事已矣,西方社會既不能預測中東之春的發生,也沒有辦法干預其結果,就算是利比亞,雖然北約已經決議干預,但仍無法像以前一樣,為當地公民決定未來。外來的影響小,對中東地區其實是比較健康的發展,如此,在突尼西亞、埃及及其他阿拉伯地區發生的民主浪潮,就會被視為是出自於國內民眾的反動,而非外國的策動。但歐洲仍然必須為這些南方的鄰居發聲,善意的忽略,反而是件好事。

廣告

西方世界應該學習換一種角色來處理中東民主化的問題,當然,這與他們之前的積極介入的立場,有很大的不同。目前這些發生革命的國家前途未定但這些國家必須切記當西方勢力企圖影響政情時一定要展現強烈的信心斷然拒將改革的希望寄託於人民

美國及歐洲國家,也不需要在新政權建立時選邊站,因為經過民主化浪潮之後建立的新政權,應該會更民主且多元。就像土耳其、印度、巴西及南非民主化的過程一樣,阿拉伯國家也會找到自己經營國家的方法。歐美國家則必須試著在這些國家民主化的過程中,找到彼此共同利益的所在。

一個國家如果年輕族群多,資訊取得管道多元,社會不公平情況日益嚴重、貪污情況普遍,加上極權統治,政權就很難穩定。以這個標準看,亞塞拜然、衣索比亞及伊朗,都可能是下一個發生民主浪潮的國家,有一些國家的統治者已經以阿拉伯之春為鑑,開始管制新聞或轉移民眾焦點。

阿拉伯地區的極權統治者,最常用區域衝突為工具,讓極權統治繼續運行,但這招已經漸漸不管用,如果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倒台,新任領導人應該仍會堅持格蘭高地的所有權,不過,阿薩德政權仍然一定會被推翻,問題是別的國家會不會趁機介入,北約國家在利比亞的行動,已經讓國際社會再次辯論:是否應該以人道立場介入敘利亞?這次,半島電視台對聯合軍事行動的支持與否的重要性,比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支持與否還重要。

北約必須決定,在缺乏安理會決議背書下,是否應該介入敘利亞政局,藉以保障人權,阿拉伯之春的興起,已經徹底推翻以往歐洲國家穩定至上的中東政策,阿拉伯的領導人也一直誤把,民主體制的停滯不前,與穩定劃上等號,歐洲國家希望中東國家安定固然重要,但這不代表所有的改變及民間活力,也要一同消失不見。

歐美國家必須認知,茉莉花革命的目的,就是要爭取民主、民權、司法獨立及個人尊嚴,一些人擔憂中國的掘起,會使得極權政府更加穩固的看法,顯然是多慮了。雖然,阿拉伯之春的發動者,可能會發現,在歐洲政客眼中,這個議題並無法引起他們觀注,但他們擁抱的理想,可是歐洲國家百年來所一直珍視的,因此,我們相信,歐洲國家對阿拉伯之春的態度,就會像當年東歐國家革命一樣,支持到底。

佩爾特斯(Volker Perthes)是德國的科學與政治基金會主席,中東問題專家。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中東之春 茉莉花革命 埃及
大師開講
Project Syndicate

從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哈佛、耶魯等知名大學教授到聯合國官員;從中國、新興市場、歐美到中東、阿拉伯世界,全球財經大師開講,深入淺出剖析國際大事。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