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為什麼台灣的新聞媒體那麼不客觀?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為什麼台灣的新聞媒體那麼不客觀?

來源:edkohler@flickr, CC BY 2.0
撰文者:周偉航
人渣文本 2014.04.21 28,270

最近有很多學生問我,學運時期的媒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會那麼不客觀,甚至有意造假新聞。這是因為記者素質太差,還是媒體主事者所刻意製造出來的結果?

台灣新聞媒體的公正性早已飽受質疑,只是現在亂報那些學生「自己親眼可以看見」的事物,他們所獲的震撼較大。有些學生甚至已完全不看電視新聞,而這「有些」高達七成以上。

部份學生懷疑新聞傳播系的教育是否出了問題,導致記者素質太低,但也有許多學傳播的同學跳出來指那些亂搞的記者多數不是學傳播出身的。我認為把問題集中新聞記者的素質上,的確是有點太簡化了些。

廣告

就我個人的受訪經驗,這一年來我遇過的記者,素質都還蠻高的。和十幾年前我還在做政治公關時比起來,應該也差不多。有些現在的電子媒體記者,大腦還更清楚些。那為何還是會有一堆奇怪的新聞和刻意的走向呢?

因為意識形態。

「意識形態」的定義大概有三百種,幾乎是一人一個調。我把意識形態定義為「一組系統性的價值觀,讓人得以解釋一切的社會與自然現象,並得以建構行動的目的與選擇行為手段。」像你早餐吃美而美而不是湯麵,就是意識形態的影響,你的意識形態告訴你早餐「就應該是那樣」。

你所看到的奇怪新聞,都來自於強大的意識形態。這些記者、編輯、老闆的意識形態過強,雖然他們或許以為自己在做中立、客觀的新聞,但其成果只不過是特定意識形態的展現。

廣告

當然,我們無法說某某新聞就一定是某種意識形態,比如說「統派」意識形態、「大中國」意識形態(這兩者又有點不同)。多數的新聞「產品」(或「文本」)都包括了好幾種意識形態的根源。

因為個人意識形態通常有三種來源:「個人生命歷程」,「目前所在環境背景」,以及「主要日常活動」。記者有其自身的出生到長大的生命經歷,會傾向某種意識形態(比如說客家人),而他所在的媒體集團,又有其意識形態(統派電視台),加上他採訪的現場,也會存在著特定的意識形態(年輕人的次文化)。三者交匯、拉扯、碰撞,就產生你所看到的意識形態產品:奇怪的新聞。

如果你想追求的「客觀」,是指「產品」不具有任何的意識形態,那在實務上根本不可能做到。只要你講中文,你的話語就會有中文的意識形態,不可能避免。

你能做到的客觀是「相對」的客觀,這「相對」指的可能是在一個文本中盡量讓不同的意識形態呈現,或是在各種意識形態中取得一個最大公約數。

但這種成品的客觀程度高下,說實在也無法驗證,往往只是自爽,因為「評價者」也會有自己的意識形態。你就算弄得很「中性」了,還是會有人覺得那很主觀。

有時我們只能承認,讓一個社會充滿多元的各類媒體,每家自行大鳴大放,或許就是一種可以被多數人接受的相對「客觀」。

這樣很亂?

想想某個社會有二十五家媒體,這些媒體都力求「客觀」,報導排除一切「價值判斷陳述」(好壞、美醜),全是人事時地物的「事實判斷陳述」(有客觀真假值的話語。如「今天降雨量為25公釐」)。結果會怎樣呢?你會發現這二十五家媒體的報導全都一樣,只是字多字少的差別。這種極端的媒體環境是你要的嗎?

當然,還是有很多同學抱持著馬克思主義的熱情,想要把困在「虛假意識形態」中的大家救出來,特別是學傳播的同學。救不出記者,至少可以先救身邊的同學,以免他們之後變成記者時「大腦有問題」。這當然不是件容易的事,也不見得是對的事:你其實也只是想把別人轉換成自己的意識形態。

但有些意識形態的確問題蠻大的,像是包括種族主義在內的意識形態,我們還是會傾向於破除這類的看法。要揭開這種意識形態內藏的邏輯問題,需要透過批判思考。

批判思考有很多種原則與具體方法,最簡單的方式,並不是批判別人,而是批判自己。有些學生提出與眾不同的意見,就自以為是批判思考,其實那只是種自爽。

最基本的批判思考就是自省。你若是主張「A」,那就想想自己是否有支持「非A」的理由,或是「A」有什麼潛在問題。你如果反對進攻立院或政院,你就不該只是去問進攻者「為什麼你會支持這種違法的行為?」而是要問自己「我什麼時候會採取違法的行動?」「我的和平手段會有什麼樣的缺陷?」

這是一個漫長的自我改造過程。這沒辦法讓你去除個人意識形態,但可以透過檢討提升你現有的意識形態,讓你可以有「更具競爭力」(講到某些人的關鍵詞啦!)的意識形態。

做好自己先。那其他人的意識形態呢? 「不是盡力,而是盡量。」

有個哲學寓言是這樣的。有一群人自小就被關在洞穴中,世世代代都活在黑暗裡。他們透過一個小洞照過來的光線,可以看到投影過來的各種木偶陰影,便以這些陰影為事物的真相。木偶已經是假的人事物,他們相信的「真實」更為低階,只是木偶的陰影。有人從洞中逃出去,看到外頭真正的樹木與山川世界,匆忙回去洞中回報,要大家快逃。眾人卻以為他瘋了,根本不願離開。

有些「先知」更慘,還會被堅持舊知識的老人所捕殺,因為老人們無法接受自己相信一輩子的事物居然是假的。

要怎麼讓人從意識型態的障蔽中離開,至少接觸像樣一點的知識?不斷溝通是最常見的方式,也是我一直在奉行的方式。但請記得,「不是盡力,而是盡量。」

你如果覺得溝通無效,那看看要不要學方仰寧底下的大軍,直接用棍子敲昏後,把人從洞穴中拖走吧。反正「他們」說這樣也是個好辦法。

─本文獲「人渣文本」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_周偉航

筆名人渣文本,經營粉絲專頁「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輔仁大學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曾從事政治公關工作,目前為時論專欄作家。

「人渣文本」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媒體新聞 新聞媒體 不客觀 台灣媒體素質
人渣文本
周偉航

幼時想當言情小說家,如今在各大學兼課當流浪教師,將來計劃騙一筆錢來開深夜食堂。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