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律師找不到工作,該怪政府還是自己?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律師找不到工作,該怪政府還是自己?

撰文者:柯宜姍
非法之境 2013.12.25 25,015

耶誕佳節與新年腳步的邁進,在不景氣的頹敗中賣力地呈現了華麗狂歡,掩蓋了幾則只有相關人士才會注意的消息:律師考試在12月24日放榜,共892人通過考試,平均錄取率是10%。

諷刺的是,在律師放榜前一天,也出現新聞(一案難求 全台流浪律師逐年增)直指律師大量錄取,供過於求,市場大餅不夠分,造成「流浪律師」與實習律師找不到地方實習的問題。新聞也同時提到,以往律師寡頭獨占,案件多、人數少,律師費用高昂,使得一般民眾請不起律師,所以為了使律師「降低接案價碼,讓一般民眾有需要都能請得起律師,不斷提高律師高考錄取人數,律師錄取人數變多,但案件成長有限,市場大餅不夠分,流浪律師一年比一年多。」

亦有識者建議,無論是在學時或是通過考試、進入市場之前,律師們應該積極培養第二專長,「就不用侷限在訴訟領域,可以進入企業界發展,壯大自己的能量」。(律師供需失調 學者:踏出訴訟領域路更寬

廣告

律師執業的困境,全是因為律師錄取人數大量增加嗎?筆者認為,我們可以從互為因果的觀念問題與市場問題,思考一下這個專門職業的問題。

觀念問題與市場問題

人類畢竟是社會的動物,只要在社會上有所互動--無論是和你具有血緣關係的親人或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他人,即會產生權利義務的交互作用。而法律,就是為了這些權利義務的交互作用與結果,所產生出來的遊戲規則。

無論是正義使者還是魔鬼代言人,無論你對於這個職業的感覺好壞與否,律師這個職業,正是協助「爭取」與「配置」人們的權利義務,而在社會上扮演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在法律專業已發展數百年的歐美國家,律師的名稱或有不同,然為「爭取」人們權利義務的訴訟律師,和幫忙「配置」人們權利義務的各式「非訟」或商務律師,各司其職的存在於社會當中,扮演各自的角色。

廣告

然而,可惜的是長久以來,台灣社會上傳統觀念,相關制度的建置甚或法學教育上,對於律師這個職業的定位,偏差地僅侷限在「爭取」人們權利義務上--亦即對於律師的認知,就是那些「跑法院的人」,「訟則終兇」,所以能不進法院打訴訟,就不會與律師接觸,而忽略了律師在其他人類行為上,包括商務方面所應該扮演的重要角色。此使得台灣律師能發揮的功能相當有限,自然市場也相對狹小。

而其他需要法律大量支撐的產業,也因為產業本身的問題,使得即使身懷專長的律師,無用武之地。典型的例子是,欲振乏力的台灣金融業,在Qatar金融組織所發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當中,可悲的由去年的41名下滑到50名,在亞洲除了遙遙落後香港、新加坡,更輸給東京、首爾、上海與深圳。

以筆者所待過的香港而言,即使是一個小地方,自身尚有不得不面臨的諸多問題與挑戰,但十多年來其政府傾全力將自己打造成與紐約和倫敦齊名的世界金融中心、和進出入中國投資的國際門戶,卻是個不爭的事實。香港所開放的各式各樣金融服務,需要大量的法律人才支撐,吸引世界法律專才慕名前往,包括台灣的律師,近年亦有許多取得國外碩士與執照,前仆後進的前往香港工作。

一個「小國」,考量其經濟活動和人口數,究竟應該容有多少律師,尚無一個定見。但筆者向來認為,與其說是僧多粥少,使得執業市場產生困境,不如說是政府無視於「作多」市場,加上律師自身怠於或不知創造市場所造成,結果就是幾千律師大軍,永遠在訴訟的紅海當中不斷打滾。而考選部僅知「別的先進國家大量錄取,我們也應該這樣做」,這也不過是反映政府向來最擅長的「便宜行政」罷了。

作者簡介_柯宜姍

在台北市出生、長大。小時候喜歡畫畫,最大的夢想曾是當漫畫店老闆,長大後卻進了哈佛法學院念碩士,當了律師。曾從律師界轉戰金融界,在美國紐約梅隆銀行 (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香港分行環球信託部擔任副總裁執行跨境交易,是極少數由法律界轉戰國際金融資本市場的台灣律師。離開金融界後回法律界自行創業,現為立凱法律事務所(IK Partners) 創所律師。喜歡詩歌、音樂、戲劇、閱讀、唱歌和游泳、慢跑及練瑜珈,將和朋友間的知心交流視為人生一大樂事。

「非法之境」臉書

「非法之境」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律師工作 找不到工作 政府 律師 法律
非法之境
柯宜姍

一個法律人,以不那麼法律的角度,說著當下形形色色的人生。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