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為什麼要反核?台灣燃料池 全世界最危險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焦點 | 時事分析

為什麼要反核?台灣燃料池 全世界最危險

撰文者:劉黎兒
非讀BOOK 2013.03.08 99,751
(來源.Photo Credit : CC By Nisa Yeh @Flickr)

核電當局常宣稱「核電是最乾淨的能源」,這是天大的騙局,核電廠其實是「沒有廁所的公寓」,用過核燃料和核廢料沒去處,而且是非常骯髒的能源,甚至被稱為「髒彈」,核電廠留下的高階核廢料,是會遺毒十萬年的超級「負的遺產」,禍延子孫。

用過的燃料棒和核廢料無處可去

在福島核災之後,不僅日本人民,世界上大部分國家都已經把核能當作「瘟疫」來對待,而不再像石油危機時當作救世主來看,而核電很髒也已經是公開的祕密。

廣告

核電不僅在發生核災時會不斷放出令人類致癌的輻射物質,汙染大氣、海洋、土壤,毒害生物以及人類食材,即使沒發生核災,也有用過燃料棒的處理問題,以及燃燒過含鈽燃料,毒性是沒燃燒過燃料的一億倍。另外,被歸類為低放射性的廢棄物也沒去處,而且當中其實也常含有高階核廢料。

在核電發展初期的六○年代,人們都只關注如何讓核燃料有效地連續發生核反應,沒有人注意到核反應發電後的副產品,也就是用過燃料棒和核廢料的問題,而即使現在注意到了,也還是無法解決。

人類至今找不到處理核廢料的辦法,眼看著將來也不可能找到,因此連使用核電的基本資格都沒有,尤其東亞地區都是新生不穩定地層,找不到安定板塊來掩埋這些棘手的劇毒核廢料。擁核的人應該先想想,台灣這麼一座小島,現在就已經擁抱著近五千噸劇毒的用過燃料棒,以及中低階核廢料近五十萬桶。

剛用過的核燃料因為含鈽,毒性是沒用過的一億倍,而且毒性要十萬年才會逐漸消失,最初要一直放在燃料冷卻池裡降溫。燃料棒理應約每年換四分之一,每四年一個循環,但現在各核電廠的冷卻池都大爆滿。

燃料棒在池裡保持距離非常重要,否則很容易發生核反應,爆發嚴重的核災,不要說是從上方故意丟炸彈、飛機失事或從天井掉東西下來,即使只是池邊不小心掉了什麼到池裡,都可能讓燃料棒破損而導致核反應。 燃料池的危險性其實高於構造嚴密的原子爐,但核電業者都故意不提這個問題的存在。

燃料池大多建在核島內原子爐的上方,是非常簡陋的暫定設備,原本只是在定檢時暫時存放取出的使用中的燃料棒,但像現在日本國內的中繼儲存設施不足或還沒有永久儲存設施,因此用過燃料棒目前都「暫放」在燃料池裡,一暫放就是好幾年或好幾十年。

取出的用過燃料棒沒地方放,無法換新棒,核電廠就會因為燃料棒沒去處而無法持續運轉,因此有的核電廠如福島核一廠,便在廠裡建造所謂的「中繼貯藏設施」,也是一種燃料池。這種中繼貯藏設施其實也只是急就章而已。雖說是稍微低溫化的用過核燃料,但即使從爐心取出五至十年,其實都還有七十度左右,還會長期釋出輻射線,因此也是非常棘手的玩意。日本同樣為了找不到永久儲存設施的候補地點而傷腦筋。

這就是核電廠「沒有廁所的公寓」的寫照,亦即在公寓(核電廠)的居住者(原子爐),沒有廁所(儲存用過核燃料的設施),只好跟自己的糞尿(用過核燃料)繼續同處一室,只要這種情形持續下去,核能不能不說是「骯髒的能源」。

高放射性廢棄物現在有〈倫敦條約〉以及〈巴塞爾條約〉的規約,限制拋棄到海外、海洋或是有毒核廢料跨越國境移動等,因此幾乎無法拿到外國去丟了。 用過核燃料含鈽,半衰期長達2萬4千年,即使放了10萬年,也還有十分之一的輻射能。

日本現在認為,走投無路的用過核燃料只有兩個做法,一個是永久儲存在福島核一廠內,反正現在誰都知道該廠方圓五公里之內已經是不得不永遠放棄的死地了,另外一個就是跟俄國簽約,拿到西伯利亞去儲存,但日本和俄國因為有北方四島的領土糾紛,現在的關係並不是那麼好。

台灣也曾想把核廢料拿到北韓或蒙古等地方去,但都沒成功。現在各地居民意識覺醒,不會為了台幣數千億元就接受這種十萬年毒性無法消失的用過核燃料,而且把這種禍患轉嫁給別國也不人道,台灣只能在這麼小的島上一直擁抱用過燃料棒十萬年,還能活嗎?未來只能祈禱全球一起廢核後,合力解決。

世界最密集、最危險的燃料池就在台灣

台灣的核電廠除了位處地震頻仍地帶、加上核電沒核安可言之外,更根源性的問題是沒辦法處理用過核燃料,因此原本就沒有使用核電的基本資格。累積一萬五千多束劇毒的用過核燃料,宛如綁了近五千噸的核彈在台灣人的脖子上,但台電卻從不提這個世界最密集、最危險的燃料池問題,不顧台灣人死活。

東芝前核電工程師小倉志郎是專門設計燃料冷卻池的,他對我說:「按理,不需要反核,因為各處核電廠的燃料冷卻池現在都爆滿了,新的用過燃料棒根本沒去處,無法更換,核電廠就無法運轉了!」這就是為什麼東電會急於興建新的中繼濕式貯藏池。

台灣更恐怖,用過核燃料找不到去處,也無法送到英、法處理。目前的三座核電廠,總發電量約5144百萬瓦,每年用過燃料棒約150噸(約57立方公尺),從1978年核電廠啟用以來,三處核電廠的用過燃料棒都放在原子爐上方的燃料冷卻池,而且超級爆滿,密度是世界第一:核一廠燃料池有5514束,核二廠7544束,核三廠有2401束,全部15459束,核一、核二廠的池內,束與束都快碰在一起了。台電聲稱這不會發生核反應,當然是騙人的。

1.原本燃料池的設計是只能放兩千多束,而且是為了定檢或更換燃料時用來暫放的簡陋設施,上方是輕薄的屋頂。因為燃料池的密度過高,如前所述,只要稍有擠壓或有異物從池子上方掉下,即使只是一顆保齡球,壓到燃料棒,讓燃料棒破損,就可能造成核反應。池裡的燃料棒密度越高,發生事故的可能性越高。

2.燃料池若缺水,雖然不會直接引發核反應,卻會釋放出致死的高濃度輻射線,整座核電廠的人員都必須因此撤離,而無法繼續管理核電廠的結果,會引發核反應等失控的大核災。

3.三座廠當中情況最嚴重的是核一廠,其燃料冷卻池的容量原本就小,使用年份長,池子早就爆滿了,因此在歲修時,無法將使用中的燃料放到原子爐上端的燃料池裡,只能臨時搭個池子來暫放,臨時池當然沒有耐震等功能可言,如果在歲修時發生地震等意外,後果不堪設想。

國際間認為台灣核電廠是世界最危險的,是下一個最可能發生核災的國度,但他們都還不知道台灣核電廠的燃料冷卻池也是世界危險的。

台灣要解除此項危險,唯一的方法是以廢核為前提,在各核電廠內興建濕式的中繼燃料棒儲存池。若不先確定廢核,就興建中繼儲存設施,只是讓台電這些最危險的核電廠繼續運轉下去。

台灣的核電廠都離人口密集圈很近,不適合建造沒有水隔絕的乾式中繼儲存設施,否則會放出大量輻射物質,讓台灣人的致癌率又更為升高,目前台灣的各種婦癌致癌率在亞洲都是數一數二,不要為了省幾塊錢,讓台灣人死得那麼快。乾式設施雖然成本比較低,且不須維持冷卻水照顧,但那是像美國等地廣人稀的地區才可能建造,台電想省錢,只想用簡陋的乾式設施來處理劇毒且持續放出高濃度輻射線的用過燃料棒。

台灣成劇毒核廢料之島 福島人都自嘆不如

核廢料沒去處,雖然不是台灣才有的問題,但台灣至今處理核廢料的紀錄非常不良,加上即使號稱中階或低階的核廢料,其實也都不斷在造成輻射汙染,有的中階根本跟高階沒兩樣,站在旁邊幾分鐘就會致癌或致死的,因此沒有地方願意接受這些中低階核廢料。

長年以來,台電和原能會沒有好好處理核廢料,甚至容許高濃度輻射汙染的鋼筋、冷凝銅管、長期被曝器材等轉賣以及任意亂埋,而導致整個台灣嚴重的輻射汙染,至今沒解決。例如1992年爆出的民生別墅輻射屋事件,被原能會隱匿了六、七年,許多幼稚園小朋友及居民因此白白被曝多年,而其中已有小朋友因血癌死亡。

用了75噸輻射鋼筋的民生別墅,當時測到的輻射值,即使福島人也都會大吃一驚,自嘆不如。1984年3月,因為遷入的齒科裝了X光檢查室,才有輻射測量計發現那是輻射屋,齒科測到是每小時130微西弗,隔壁音響公司是每小時280微西弗,汙染程度驚人。日本強制福島核一廠40公里外的飯館村全村搬遷,是因為當地輻射值為8微西弗至10幾微西弗,被認為人無法居住。

這批輻射鋼筋,是從核一廠賣給欣榮鋼鐵的六百噸輻射鋼筋或機材等輻射廢鐵,重新加料生產為七千噸的鋼筋(同一時期全部約二萬噸)。已經稀釋成近十二分之一,又包在水泥牆裡,輻射值都還如此高,可見核一廠的輻射廢鐵,原始的劑量更是數倍或數十倍高,因此一口中階核廢料也可能快速殺人。但輻射是肉眼看不見的,若沒有測量計的數字顯示,即使人在高濃度輻射物質旁,也完全沒有感覺。

這些從核電廠或核研所拆卸後的大量輻射鋼筋、輻射重砂、輻射水等,流到市場及溪河裡,變成鋼筋、水泥、水管、水龍頭、門把、鐵窗、鐵門、欄杆、人孔蓋,甚至在自來水裡,在我們週遭散布輻射汙染,台灣人「身在輻中不知輻」,不知道自己生活在高度輻射汙染的環境中。知情的原能會、台電等,必須全面公開資訊,才能讓如此悲慘的現在進行式成為過去式。

台灣是唯一將核電廠建在首都圈的國家

日本知名作家廣瀨隆曾在25年前出版過經典著作《把核電廠建在東京》,意思是政府或電力公司既然宣稱核電是如此安全便利的玩意,那麼乾脆建在東京,就建在人口最多的新宿西口好了,以供電效率而言,不是最好的嗎?為什麼要建在人口過稀的窮鄉僻壤,是那裡的人死了也沒關係嗎?這是黑色幽默,但廣瀨隆當時沒想到,全世界居然有台灣真的就是把核電廠建在首都圈!

福島核災後,我在4月30日於東京一處演講會跟廣瀨隆聊了一下,他當時正呼籲日本人及世人正視福島核災並未朝安定方向前進,也要求日本應該關閉各處建在斷層或預測地震震源上的幾個危爐,而且從長年調查及內部資料來看,他發現沒有哪個爐是安全的。廣瀨隆對我說:「我不知道下一個會重演福島核災悲劇的是日本或台灣或中國,因為都是地震大國!」廣瀨又感嘆:「是台灣吧!」

不僅廣瀨隆,呼籲應讓東海地震震源上的濱岡核電廠停止運轉的日本核電專家,都更為台灣的核電廠擔憂,因為台灣的核電廠集所有惡劣的因素於一身,例如立地於斷層邊、老舊缺陷爐、多頭建造、現場管理困難鬆散等,更嚴重的是,核一、核二廠就在首都圈內,這是全球絕無僅有的。 台灣其實是全世界唯一把核電廠建在五百萬人口的首都圈內的。

台電核一、核二廠的30公里避難圈是已經包含台北在內,但福島核災發生後,美國實際設定的美僑避難圈是80公里。依此標準,若核災發生在台灣核一、核二廠,將連新竹人也得避難,但即使是30公里圈內的五、六百萬人也無從避難,因為不可能全擠到南台灣。日本政府殘忍地將被曝基準提高,不敢擴大避難圈的範圍或疏散學童,也是因為避難本身對災民或政府都很困難,災民等於得放棄至今擁有的人生乃至平凡的夢想。

因為福島核一廠是供應東京首都圈用電,核災發生後,福島人說:「把核電送還給東京!」但若是台灣核一、核二廠發生核災,根本連送還問題也不存在,因為核電廠就建在首都圈內!這其實也是因為台灣很小,無論建在哪裡幾乎都算首都圈,都會導致「台灣喪失」。

現在不廢核,絕對會後悔!

搞核電的人神經是跟普通人不同的,尤其在地震頻仍的東亞,核電早已跟政治及財經利益糾葛不清,福島核災沒辦法改變東亞擁核當局的想法,像日本的原能會重估核電成本時,居然表示「今後每五百年才會爆掉一個原子爐」,日本有五十個爐,也就是即使日本每十年爆掉一個爐,他們也還要繼續搞核電!不僅日本,搞核電的人心態就是如此,能繼續容許嗎?

日本學者已經指出,地震國度如日本,只要震度六的地震來,平均耐震係數0.6G的所有核電廠都會倒,未來每二十年都會有一次福島核災發生,而只要發生五次,日本就會滅亡,亦即一百年後日本就不存在了。這個數字一點也不誇張,因為日本原能會估計十年爆掉一個爐,核電運轉率約五成,正好是二十年一次福島級核災。

但日本還夠大,可以經得起五次核災,台灣呢?台灣連一次核災都經不起的,而且台灣的核電廠耐震係數只有0.3G和0.4G,連震度五的地震都耐不住的。至今沒發生核災,我們只能想「又僥倖地過了一天!」

只要稍微認清核電,便會發現世界上沒有比反核、廢核更明確的價值,這真如歌手長溯剛所說的:「老實說,核電是不行的,行不通的!不需要任何歪理,不行的東西就是不行,不需要任何歪理的。自然會消失的,面對這種不行的玩意,必須拿出勇氣,馬上把核電切割出去才行!」

台灣更是應該要廢核,更應該大喊:「我們不要核電!」「Stop核電!」只要認清核電本質,這是跟核電利權無關的你我都很自然會發出的聲音!

因為全球最危險的核電就在台灣,就在你我的身邊!而且即使台灣現在就廢核,也已經有相當於廣島原子彈23萬顆份的核分裂生成的輻射物質,以及大量核廢棄物無法處理,我們已經註定要遺留十萬年乃至一百萬年才能無毒化的劇毒垃圾,給我們的子女以及他們的子女了!

現在是個人發聲的時候了!而且要發的夠力才行!個人的廢核行動力無限,可以做的事很多,像是:

(一)每個人透過自己的表現手段來要求廢核,不管是文字、繪畫、音樂、舞蹈、影像等都可以,或許在大眾傳媒,或許在臉書、推特、部落格等個人媒體上。

(二)廢核的價值是絕對而中立的,在台灣尤其不要因為藍綠問題而停止思考,每個人都應該要求自己支持的政黨廢核,並用選票來淘汰那些通過核電預算的政客。

(三)個人建立對擁核媒體、學者及核電當局說法的讀識判別能力,不要生活在被故意遮斷、偽造核災與核電資訊的世界,多方閱讀、深入討論,因為知識就是力量,認清核電真相後,就不會繼續被他們荒謬的邏輯與不實的謊言所欺騙,就能終結擁核當局長年蓄意洗腦的狀態。

(四)雖然沒有核電,也不會沒電可用,但應該要求轉換成自然能源;而最究極的減碳與環保,還是直接節能。台灣因為核電當局長年搞低電費政策來強迫國民用電,硬把台灣人培養成浪費電的罪犯,現代的機器或家電都很聰明省電,個人甚至業者,只要稍有自覺,省個兩成的電力完全不是問題。台灣對核電的依賴率才18%,備載率達26%,根本完全不需要核電的。

個人的力量是可以改寫台灣歷史的!為了自己的基本生存權,以及不再增加劇毒遺產給後世,因為我們已經在花用幾千個世代子孫的信用卡了。必須要廢核,台灣有十個乃至一百個理由必須廢核。現在不廢核,絕對會後悔!

書籍資料

書名:台灣必須廢核的10個理由
作者:劉黎兒
發行日期:2011年11月30日
出版社:先覺

劉黎兒

旅居日本的資深媒體人與知名作家。

基隆人,畢業於台灣大學歷史系,後進入台大歷史研究所。1982年赴日,曾擔任《中國時報》駐日特派員、東京支局長,現為專職作家,為《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今周刊》《新新聞周報》《La Vie》《瑞麗伊人風尚》等刊物專欄作家,書寫對於日本都會情愛和生活文化的觀察與解析。

親身經歷日本三一一震災後,積極奔走、聯繫日本各地反核團體,促成《核電員工最後遺言:福島事故十五年前的災難預告》一書中文版的翻譯出版,並採訪各領域核電廠工作人員,揭開核安的潘朵拉盒子,將荒謬至極的核電廠運作實況,揭露在讀者面前。誠心希望她摯愛的兩個地方,台灣與日本,不會再有可怕的核災發生。著有《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核能 反核 反核理由 反核能 反對核能的理由 反核原因 為什麼要反核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