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翻譯黃子佼聲明:道歉背後的調虎離山之意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至頂箭頭

焦點 | 時事分析

翻譯黃子佼聲明:道歉背後的調虎離山之意

翻譯黃子佼聲明:道歉背後的調虎離山之意
為什麼幫黃子佼加油的人,可能是被騙了? (來源:Dreamstime/典匠影像)
撰文者:陳睨
獨立觀點 2024.04.10
摘要
  1. 檢警於偵辦黃子佼被控強制猥褻等罪時,查獲其持有從偷拍論壇「創意私房」付費取得的7支兒少性影像。黃子佼獲緩起訴2年處分、支付國庫新台幣120萬元,在緩起訴確定後3個月內,需書立悔過書1份。
  2. 4月4日,黃子佼在個人臉書發文,表示深感歉意,承諾永不再犯,希望社會用力監督他。同時,他也委任法律事務所發函,要求媒體更正報導。其妻孟耿如隔日也發表聲明。
  3. 聲明一出,大量網友替黃子佼加油,也引來網友撻伐「幫黃子佼加油的人」。綜觀整起事件的相關聲明,你該看到的,是藏在避重就輕後的惡意,以及大眾如何「被騙」、無意識的包庇惡行。

黃子佼涉及兒童色情,為何還有人喊加油?

在去年的#Metoo時期,許多有力人士發出道歉文,我翻譯了他們背後的意圖,卻獨獨在那個時間點,沒有「翻譯」黃子佼的一串嘟囔。

當時我考量他的精神狀態,以及他們家中兒童和妻子孟小姐,看起來也沒有能力可以控制其狀態,所以決定不再添柴火。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黃子佼這次的道歉,可以說是有意識的靠多方力量,把自己洗白成「是傻,不是壞」,這點讓我無法袖手旁觀。畢竟有些惡意不說白,還真的會有人被騙著、錯喊加油。

我不能接受有點聰明的人,打著「其他人不會發現的幌子」來偷換概念。既然他想要這麼做,就要有人把他「想怎麼脫罪的意圖」給清楚寫出來。

為什麼喊加油的人,可能是被騙了

黃子佼這次付費加入偷拍情色影片論壇、收藏未成年人影片的罪行,一個字都沒有被他收錄在本次的道歉文當中。他圖的,是在大眾看不見犯行有多嚴重的情況下,用誠懇、清白、乾淨的態度,承諾會改過。

回顧去年Metoo事件,我們不難發現,黃子佼在「承認錯誤」上,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當他被指認對女性有惡意騷擾行為時,第一時間是崩潰、情緒勒索社會,並轉移焦點,開直播爆整個娛樂圈的黑料。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引用幾句他當時所說的話,整個爆料過程裡除了各種指控和「都是他人的錯」外,更有「為什麼她們能逃過這一切,我逃不過」、「大家不是還活得好好的,這些人都沒有錯嗎?」、「我就是要說出來,管你們去死,反正也沒有人管我去死」。

這一次也是。他不願意面對自己的錯誤,把事發經過寫清楚,還企圖誤導許多沒有看到新聞、沒有跟到最新消息的讀者。

沒寫清楚,有什麼問題?可能有人以為他是主動反省去年的Metoo事件,畢竟前一陣子兩方才釋出道歉文和解,若對方真的有告他,文中所指「上個月檢察官面前虛心承認」的時間軸,就剛好吻合了。

多數人完全不知道兒童色情影片事件,只知道「之前似乎有過性騷擾相關事件,但他取得了受害者的道歉」。

這次的加油聲浪,該受譴責的不是留言的社會大眾,而是講話不明不白,還企圖竊取同情心的黃子佼。

仔細爬梳,你會發現這群喊加油的人當中,有高達76%的人為女性,用自己的實名帳號幫「付費購買未成年偷拍女性影片,喜歡兒童色情的人」大聲喊加油。許多圈內藝人甚至也用自己的真實帳號聲援、按讚,倘若他們知情此事件涉及未成年、偷拍議題,等於踩了一條巨大的紅線,我不太相信多數經紀公司會願意讓自己旗下的藝人表態、接受這樣的行為。

基於此,比較合理的解釋,應該是黃子佼操弄發文,使那一千多個加油聲浪,和部分藝人成為受騙的人,更成為輿論風暴之中的受害者。

當社會檢討這些人時,就成功做到第二次調虎離山了。與其檢討這些「按讚加油」的人,請回去用力檢討「那個希望失焦的人」。

看出「律師函警告媒體」手法

黃子佼別有居心,你甚至可以在他委託律師警告新聞媒體的文件中看出,摘錄其中幾段我畫了重點的文字給大家看,應該不難發現律師函用詞中的「避重就輕」。

「本案經地檢署耗費大量時間、人力查看搜扣之硬碟,最後認定其中「7部」影片有未成年少女裸露之內容」,以絲毫不覺得犯意重大的「已載明涉案影片『僅有7部』」等弱化罪責的用詞,顯示他其實並不認為這件事情是個問題,也沒有打算認知「7部」未成年少女色情片,是一件惡貫滿盈的大事。

他一直強調,未成年色情「僅7部」呢!

更重要的是,段落中還明寫著,「檢察官曉諭縱黃子佼先生不知法令修改⋯⋯黃子佼先生『才』接受緩起訴處分」,看到這裡才醒悟他真的毫無悔意。如果沒有修法保護未成年人的話,黃子佼不一定會接受這個處分。

全文塑造「黃子佼不知道這是違法的、他被告知之後也立刻後悔」的形象。因為「不小心」才觸法,會以為是笨,而不是壞。「蓄意去看未成年色情影片」和「不知道原來影片裡面的人是未成年」的結果,是一樣的,但很多人還是會覺得後者沒那麼過分,或只是無心之過。

他發布律師稿、要求媒體修改用詞的態度,更是黃子佼不願意正面承認、也不認為事態嚴重的寫照。

「包庇惡行」也是惡

再來,是他的妻子孟小姐的發文。我不認為譴責一個人,也得共同譴責他的親友。但如果她沒發文的話,收到的同情可能比現在更多。

為什麼?正如她自己在文章開頭所說,「字字句句都很難精確的表述現在的狀態」。我同樣引用劃線的部分,可以看到很多反應者真實狀態的細節,包含孟小姐把自己跟律師事務所失敗發言切割的論述:「很多事情我是同時間跟大家一起得知很多細節,相關的審判和聲明是交由律師事務所去做回覆」,以及我個人覺得最明確點出「他們對本次議題的定位」的一句話:「非常抱歉起初黃先生未了解販售者影片的取得來源,而忽略了網站背後細思極恐的犯罪問題。」

孟小姐選擇使用的藉口,到底是受到了黃子佼的引導、還是她自己在心中對他的的美化?「並不了解販售者影片的取得來源」露出了弱化惡意的馬腳。我找到記者臥底進到相關社團、聊天群組中所截下來的畫面,這句話的目的,不攻自破——將明確的犯罪事實擦脂抹粉成「他只是笨,而不是好這口味」。

為什麼這麼寫?說著「不了解」、小事沒做好才釀成大錯,就是為了規避「黃子佼是喜歡看未成年色情片的人」的印象,也才選擇針對「並沒有調查來源是否合法合理」道歉。哪怕整篇開頭有提到未成年的性議題不合法,真正要道歉時,卻把觀眾引導到輕如鴻毛的「未查核影片是否為合理來源」之上,連偷拍、網站是怎麼傷害女性都沒有講到。

這就是「打著道歉名號,卻意圖洗白」的活生生案例。

「漠視受到傷害的人」也是惡

是納粹倖存者、同時也是政治哲學家的20世紀重要思想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提過一個概念,讓我想到在這兩人關係之中的依從狀態。

這個概念,原本是指納粹時期從軍令作惡的軍官們,後被擴及解釋為何在一個短暫的時期之中,舉國上下看起來都是壞人,這個概念叫做「平庸之惡」。在鄂蘭的定義中,邪惡不一定是第一手的燒殺擄掠,也不一定是真正去做有害行為的人,只要是接受、甚至相信其運行邏輯、漠視受到傷害的人,就勾得上惡的範疇——屬於「因平庸而邪惡」。

我情願孟小姐是被黃子佼的遮掩騙了,而不是礙於家庭和認為「這是自己的選擇」,所以在多方考量之後,決定為虎作倀。不過,即便是真的被騙,只要真相被發掘,或許還有些什麼是可以突破和努力的。

組成家庭很難。但平庸的邪惡就是一種邪惡,畢竟如果沒有他做這些事、也沒有「為他遮掩、相信他的遮掩」的人,也許不會有那麼多女性,需要終其一生受盡由內到外的各種責難。

只能說,不論孟小姐如何抉擇,希望她都能做出對自己最好的安排。

當壞人裝笨,更該看清楚

本人道歉、律師函「威脅」媒體、再到妻子發文代為道歉的過程,反應了黃子佼無法真正面對自己錯誤的事實。

至今,社會大眾還沒有等到這位公眾人物真正站出來,表示他對自己的錯誤感到悔恨,而是他為了顏面所做的小動作、小聰明、小脾氣。

事情會隨著時間被淡忘,熬過一陣子,也許又能復出,重新獲得鎂光燈和流量的青睞,但被傷害的人、甚至是蓄意造成他人終生遺憾的事,絕不該在網路的健忘中被翻篇。

尤其當主題是兒童色情、甚至是偷拍類的兒童色情,除了要深度的譴責犯行當事人、給予正確的性教育、尊重他人身體自主權,當周邊的人有惡性時,我們也要嘗試鬆開遮著眼睛的手、踏出平庸之惡的框架,才能杜絕惡行。

尤其,我們要看出「很多壞人裝笨」,企圖讓形象還有翻盤空間的語言陷阱。

最後,我想說,黃子佼該道歉的對象不一定是社會大眾,而是每一個在這個群體裡面被他偷看過、被他「付費下載」過的、甚至被他傳播出去過的那一群受害者。

人之所以作惡,就因為「不把人當作人」。如果你看過《黑鏡》其中一集,士兵在屠殺手無寸鐵的民眾時,得戴上特製的頭盔跟眼鏡,因為這些頭盔跟眼鏡會把可憐的村民投射成一群噁心的蟲子,讓他們心安理得的虐殺這群人、降低負罪感。

到現今社會,網路匿名性還有多人參與的分攤感,更加強了「事不關己」的錯覺。看偷拍片的人從未接觸過受害者本人,便把素不相識的受害者作為某種展演「工具」,或是某種沒有情感、也不會受傷害的「物體」。這種心態的出現,也絕對是這次事件中,需要關注的議題。

人可以被詐騙的東西有很多,除了金錢還有你的認知、價值觀跟立場。面對各種引導和偏頗,只有看得懂,才能保護自己。

*本文獲「陳睨」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責任編輯:陳柏燕
核稿編輯:倪旻勤

下滑箭頭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下滑箭頭
Zofia 創意私房 黃子佼 MeToo 孟耿如
獨立觀點
獨立觀點
編輯精選
展開箭頭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red_chen@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