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德國之聲》來台港人成「社會底層」?買電話卡、打工維生都困難,港人:每日都想放棄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德國之聲》來台港人成「社會底層」?買電話卡、打工維生都困難,港人:每日都想放棄

由於台灣缺乏完整庇護機制,因反送中逃來台灣的港人,生活處處充滿不方便。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李澄欣/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 2021.06.12
摘要

1.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兩年,不少前線抗爭者逃到台灣,但因為台灣難民法已多年沒修法,造成來台港人生活處處不方便,甚至淪為社會底層。

2.在台港人找工作、結婚、申請居留,每一關都要有護照。一旦護照過期,屆時就會變成無身份人士,因為他們根本無法回香港補辦。

3.多個人權組織都指出,由於台灣缺乏庇護機制,目前港人要先取得居留身份才可就學、就業,小至買不到電話卡,大至無法打工求生,來台港人表示:「每一日都想放棄」。

香港反送中運動兩年至今,警方拘捕逾1.2萬人,約2600人捲進漫長訴訟,當中約750人被控暴動罪,面臨長達10年刑期。這兩年不少前線抗爭者逃到台灣,但當地沒有《難民法》和完善的庇護機制,香港青年要在台生活只能循「就學」和「就業」兩個途徑,惟前提是要有相關簽證和居留身份。

護照一旦過期,什麼事都做不了

18歲的在台港人Kristy(化名)2019年曾參與理大一役,當時因未成年,被警方抄錄個人資料後獲放行,但隨時有被捕風險。她從理大逃出來後的半年,每幾天要換住處以逃避警方追捕,在捉迷藏的生活中勉強完成高中文憑試,考上台灣的大學,去年9月以僑生身分到台灣讀大學。

原以為抵台後能鬆一口氣,可以專注學業和融入社會,但她很快遇到身份危機——她的護照明年夏天將過期,她因安全疑慮無法回港更換,屆時就會變成無身份人士。

廣告

她對德國之聲說:「除了即將失去出入境自由,我連留在台灣繼續生活也有困難,因為以後找工作、結婚、申請居留,每一關都要有護照。而且台灣行政手續官僚、死板,不能補交其他文件作替代,公務員會建議你回港補辦,但我根本不能回去!」

Kristy在九七前出生,沒有BNO護照(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她形容台灣是她的唯一希望,現在卻感到失望。「吸引了香港人才過來但沒有下文,沒想過後續怎麼協助和跟進,上面沒有制定一套SOP,下面的公務員也不懂處理。」相較之下,和她同期流亡到英國的朋友很快獲得當地居留身份,並開展庇護程序,手續具彈性和透明度,當事人明確知道多少年後能申請入籍。「他們前路清晰,可以安心生活和規劃人生,我就要天天擔心護照過期的問題。」

《難民法》卡關16年未通過

有別於西方國家,台灣沒有完善的庇護機制,內政部早在2005年提出《難民法》草案,2016年通過初審,但至今沒有徑付二讀丶三讀。反對聲音主要擔心會有中國滲透,而台灣憲法表明港澳與大陸地區不屬「外國」,若制定《難民法》就意味著要修訂對有關地區的「國籍」定義,牽一髮動全身。

2019年9月反送中運動期間,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訪問台灣並公開呼籲當局制定《難民法》,台灣總統蔡英文則表明沒此必要,指現存《港澳條例》已有足夠基礎為港人提供必要協助。但多個人權組織都指出,由於台灣缺乏庇護機制,目前港人要先取得居留身份才可就學、就業,身份問題影響到當事人生活的各個層面。

「每一日都想放棄」

記者訪問另一位在台讀書的香港學生,他表示希望使用在港抗爭時的化名「生理鹽水」,對他來說能延續抗爭精神。他去年流亡台灣,來台後第二個月開始找學校,但因為沒有居留身份而申請不到學校,而無法就學又無從取得居留證,形成惡性循環。他對德國之聲表示當時感到絕望,「每一日都想放棄」,苦候一年半才循不便透露的「特別途徑」申請到入學,取得學生簽證及居留證。

在沒有身份的一年半,他在台灣生活非常不便,小至買不到電話卡、考不到駕照,大至租房子要找人代簽租約,以及無法打工維持生計,這一切都讓他感到無助。「情緒很不穩定,高高低低,一直都很負面、很辛苦,只有自己一個人。」

廣告

被問及希望台灣政府如何提供協助,他和很多流亡香港抗爭者一樣,都表現得消極和無奈。「生理鹽水」不願多說,只道:「台灣不是自己的地方,不可以有太多要求,否則會招人反感。」

來台港人變社會底層,支持香港成為政治口號?

Kristy也形容自己「寄人籬下」,處於「食物鏈最底層」,指台灣沒有義務幫助香港人,自己在台沒有發言權,但心情非常矛盾。「我也不想承認香港抗爭者變成了蔡英文的政治手段、籌碼,但這是我的真實感受,有點被遺棄。當初蔡英文的選舉宣傳片有香港的抗爭,一部分票源是來自香港因素,但她有沒有兌現承諾?」

目前台灣協助港人是根據《港澳條例》第18條,「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台灣陸委會去年6月18日宣布《香港人道援助關懷行動專案》,​7月1日開始營運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設「專案管理」服務。

Kristy曾就護照問題向該辦公室求助,職員卻表示愛莫能助,僅著她繼續以僑生身份就學,「多等幾年」,等未來更多同類求助個案,才可給政府壓力要處理。

「但什麼叫等幾年?幾年是多少年?在制度上會怎樣解決?感覺他們只是答問題的機器,而題庫內沒有我問的問題,所以無法回答我。」她感到無奈和彷徨,也求助無門,「這個辦公室是蔡英文政府成立的,連他們都幫不到我,請問還有誰可以幫我?」

德國之聲就此向台灣陸委會查詢,至截稿前未獲回應。

政府靠不住,Kristy只好自己想辦法,現時把寄望放在同樣曾在理大前線丶目前有案纏身的香港男友,他本身已有台籍,若今年審訊結束、走運不用坐牢的話,就可以赴台生活,兩人擬趕在明年Kristy護照過期前結婚,「我才18歲,從沒想過這麼早結婚,但護照過期後連婚也結不了,而且這是延長居留的唯一出路」。她承認這是權宜之計,「身份問題是個計時炸彈,結婚是延遲它爆炸的時刻,我婚後兩年可以申請入籍,但還是需要護照和良民證等文件,到時一樣會爆炸」。

情緒困擾不敢求助

一場社會運動,徹底改變了無數香港青年的人生軌跡。「生理鹽水」在台灣享有自由,卻不自主,他終日郁郁寡歡,多次表示絕望,「因為自己的人生已成定局了,讀完四年書還要在這裡工作幾年才有機會拿到身份,但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誰會想離開自己的家?」

他透露,自己因反送中運動患上創傷後遺症(PTSD)、焦慮、躁狂等情緒病,但因為安全疑慮及曾被出賣,變得難以信任別人,加上在台灣學校內遭本地同學排擠,即使情緒困擾也不願求助。

因理大一役患上創傷後遺症的Kristy,也表示感到漂泊,沒有人能理解她的心情。「香港同學暑假還能回家,他們會討論回去要吃什麼美食,而我連護照都快沒有;有台灣同學家住萬華,說因為疫情,暑假前都應該不能回家,媽媽會很想她。我在旁一邊聽一邊忍住眼淚,因為我永遠都不能回家。」

她說去年走得太急,沒跟家人好好道別就離港,早年喪父的她,現在只剩下母親在家,她頓一頓道:「媽媽身體不好,一個人孤伶伶在香港,我覺得很對不起她,我最大心願就是回家跟她吃一頓飯。」而她明知道在可見的十年、二十年,這也是不可能完成的願望。

※本文獲《德國之聲中文網》授權轉載,原文:香港反送中兩周年 在台抗爭者:被蔡英文遺棄

責任編輯:謝佩如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難民法 社會底層 護照過期 庇護 反送中 來台港人 港人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DW)是德國國際廣播電視臺,提供世界焦點事件的最新報導及深度分析。DW全球有1億名聽眾和觀眾,藉由DW超過30多種語言的新聞、專題節目、以及包含商業,科技,政治,藝術,文化和體育主題的紀錄片,更近一步了解影響全球的事件。目前DW提供24小時英文內容 ,受亞洲觀眾/聽眾喜愛。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