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因國安法「煽惑分裂」被捕!專訪香港民運領袖周庭:我抱持希望和絕望參與運動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因國安法「煽惑分裂」被捕!專訪香港民運領袖周庭:我抱持希望和絕望參與運動

香港社運領袖周庭
8月10日,繼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之後,香港社運領袖周庭也因港版國安法而被拘捕 (來源:AFP)
撰文者:吳中傑
商周頭條 2020.07.07 5,190
摘要

1.8月10日,繼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之後,香港泛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前常委暨前副秘書長周庭,也因被控涉嫌違反港版國安法「煽惑分裂」罪名而被拘捕。

2.二月時,她接受《商業周刊》越洋專訪,分享自己,以及香港年輕人為何從「經濟動物」,轉為積極投入社運。她說,是希望跟絕望,這兩股相反的力量驅策著香港人。

3.她認為,不論哪個時代,年輕人永遠會站在最前線爭取公義,希望自己即使變成「大人」後,不會忘記,今天的自己,是為了香港的民主、自由抗爭。

「政權利用冗長、繁複的司法程序,嘗試磨滅你的意志,利用不同的保釋條件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即使有很多很艱難的部分,希望大家會繼續堅持,爭取民主及自由的信念不會被抹滅。」

8月10日,繼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之後,香港泛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前常委暨前副秘書長周庭,也因被控涉嫌違反港版國安法「煽惑分裂」罪名而被拘捕。

先前7月初,因香港國安法實施,她也才宣布退出「香港眾志」,並且因為被控涉嫌於去年6月「煽惑他人集結」包圍香港警察總部而出庭,並當庭認罪。

廣告

23歲的她,是香港民主運動中少見的女性領袖,從15歲開始,投身「反國民教育」運動,其後不論「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皆無役不與,並因擅長日文,成為香港社運人士對日本發聲的代表,甚至曾被日本媒體封為「民主女神」。她被拘捕後,不少日本網友在社群網站推特(twitter)發起#FreeAgnes(釋放周庭)標籤聲援,一度衝上日本推特趨勢第一名。

今年二月時,她接受《商業周刊》越洋專訪,分享自己,以及香港年輕人為何從過往的「經濟動物」,轉為積極投入社運。雖然採訪當時國安法議題還未緊迫,她也尚未認罪,但許多內容,彷彿呼應了她今天的舉動。

為什麼她說,希望跟絕望,是兩股相反的力量,但都驅策著香港人挺身?而她又怎麼看待,外界總認為年輕人太「衝動、激進」的標籤?以下是專訪紀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為什麼香港的Z世代(出生於90年代中至2000年代中者)成為主要站出來參與民主運動的一群人?只是因為年輕嗎?

廣告

周庭答(以下簡稱答):過去10年,中國政府不尊重一國兩制,慢慢地用不同方法干預香港很內部的事,像是選舉。反國教也是,直接干預教育政策,我們看到很大的問題,是一國兩制下,香港政府不是為了香港人服務,是為了中國政府服務。

每個世代的香港人,都有他們的任務

其實08年的時候,北京奧運,香港人,特別是當時的年輕人,對中國的認同非常高,但之後,香港人慢慢發現中國有很多問題,而且這些問題也會影響到香港。

每個世代都會有自己世代才會遇上的問題。每個世代的香港人,都有屬於他們要做的任務。

問:但不是每個人遇到不公義的事情都會站出來,例如台灣在戒嚴年代,站出來的可能是少數人,現在在香港,多數年輕人都站出來了,為什麼?

答:我覺得哪個時代也好,年輕人永遠是會站在最前線去爭取公義的一群人。

30年前(指64天安門事件)也是,當時的年輕人站在最前面說:我們要民主,我們要一個透明公平的國家。

在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時代也好,年輕人擔當非常重要的角色。可能在一些「大人」眼中,年輕人很激進。但(年輕人)激進不一定是行動上,是思想上,會覺得社會有很多問題,我們要提出、解決。

可能10年之後我不再是年輕人,(我相信)到時候也會有年輕人站出來,爭取一個更加好的社會。

問:妳從小因為什麼原因,從中學就開始關心社會,並且行動?為什麼妳不擔心跟父母輩走不同的路?

答:其實我當初發現「學民思潮」(編按:香港反對中國在香港推廣國民教育的團體)這團體真的是偶然,在Facebook上看到他們的頁面,很好奇,為什麼一群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會跟我做完全不一樣的事?

當初的我,是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的人。譬如,我們在街頭宣傳的時候,我連派傳單都做不到,因為我很怕跟不認識的人交流。

但,因為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嘛。大家的目標很清晰,就是,當時政府做的國民教育是不應該的,所以我們要反對。

問:是什麼促使妳跨出舒適圈?

答:當你有一個非常清晰的目標的時候,你就會做啦(笑)。

大家不是抱著希望去從事運動,是抱著絕望

問:只因為這樣,就願意勉強自己改變性格嗎?

答:當時有一個很大的想法是:我們的行動真的會影響到社會,還有影響到政府,所以我們必須做,這是我們的責任。

原本我是(對政治)完全沒有興趣的,我的父母也不太談政治,他們以前是非常典型的香港人,覺得政治很髒。

問:但當時,很多人可能也覺得國民教育不好,但不會挺身站出來,妳願意站出來的動力是什麼?

答:嗯……,應該反過來說,如果我們不站出來,這個社會會變得更加的差、更加的爛,我們不想看到這事情發生。

反送中運動也是,大家不是抱著希望去做這運動,是抱著絕望去做,(但相信)如果我們不做,這個社會會變得更加絕望。

問:因為看見了絕望,所以驅使你們站出來?

答:希望跟絕望,他們是完全相反的(力量),但兩個都是很大的動力,驅動很多香港人繼續參與(民主運動)。你要做,才知道會不會成功,要試一下才會知道嘛。

長大後,不要成為現在的自己會討厭的人

問:很多人覺得現在的年輕人,雖然物質更豐富,但其實也是更絕望的世代,出生就面對嚴重汙染、極端氣候、極端的政治環境,妳同意嗎?

答:對,希望跟絕望是非常重要的元素,驅動很多人,特別是中國,實在是太強大的政權了。

每次遊行,你去問,這次遊行,真的會改變香港政府嗎?很多人也會說不會,遊行有100萬人、200萬人也好,香港政府也不會改,很多人都知道這結果,但大家會繼續,因為相信,這些力量,一次、兩次不會成功,但力量積累之後,可能會有更加強大的力量出現,然後,那力量會促成改變。

問:許多人覺得,Z世代或年輕人有理想,是因為「還沒出社會」、「沒有養家壓力」,妳覺得自己到了30、40歲,依然會做出跟上一兩代人不同的價值判斷跟選擇嗎?

答:我希望吧,很希望自己長大後,不要成為現在的自己會討厭的人,就是這樣而已。

照顧好自己還有家人的生活,這當然很重要。但不要忘記,今天的我,是為了香港的民主、自由這些價值,去做很多事。不要忘記今天的自己,不要忘記今天的我,所抱持的這些價值觀,這很重要。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國安法 周庭 反送中 香港眾志 周庭拘捕 香港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